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0【妡有灵西】去查一下赵清妡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至此,贝怀泱和东方无琼两人各怀心事,未再言语。

    回到贝瓦兰廷,贝怀泱便去王座殿处理公务去了。这也给了东方无琼自由的空间和时间。

    “我去休息一会儿。谁都不要打扰我。”东方无琼留给侍女们一句话,便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确定四下无人之后,东方无琼立刻给东方无渊拨了一通电话。

    “到底怎么回事!”此刻,东方无琼再也掩饰不住内心里的嫉恨,脸上全是愠怒。

    东方无渊自是了解她的脾气,想必此刻她一定气疯了。但是事已至此,他也无能为力。

    “我刚刚看了新闻才知道。我已经去查了,我也想知道到底哪一环出了问题。”东方无渊此时也是焦头烂额。

    东方无琼的怒火无处发泄,只得全部施压给东方无渊,“现在查有什么用?早干嘛去了!被人耍得团团转还自以为是!你听到那小贱人说的话了吗?谁给她的胆子这么神气活现?”

    “那个……国王陛下想起来什么了吗?”对于东方无琼的喜怒无常,东方无渊早就习惯了,他更关心贝哲泱的反应。

    东方无琼阴狠的眸子里也全都被怒意所填满,她语焉不善地道:“要是王想起来了,我还能在这儿跟你打电话吗?不过谁知道呢,王的心思谁能猜透。兴许他已经起疑心了。”东方无琼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心情也是凌乱至极。

    忽然她瞳仁深处凝结了一片寒意,她冷笑了一声,“既然她千方百计地要来f国结婚,那我就送她一份结婚厚礼——”

    东方无琼话还没说完,便被东方无渊打断了,“姐,你还是冷静一段时间吧。”

    东方无琼听到东方无渊这么说,眼底燃起一片熊熊烈火,直接怒吼道:“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还怕了那个小贱人不成?”此刻的东方无琼无异于一个骂街的泼妇,该有的大气、仪态、优雅、尊贵全都被她抛至九霄云外。

    东方无渊也是一肚子闷火无处发泄,“我是你弟弟,不是你的奴隶。你朝我吼什么!”

    东方无琼向来习惯了高高在上、凤临天下的姿态,而且这个弟弟也向来听她的话,现在东方无渊忽然反抗,更是让她恼羞成怒,“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吗?没有我,你能有今天的地位和成就?”

    东方无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我是看在你是我姐的份上才帮你的,可是这么多年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下人,呼来喝去!你做了这么多事,无非是为了满足你的一己私欲。作为弟弟,奉劝你一句,清醒清醒吧,别再执迷不悟了。赵清妡在婚礼上的那番话已经引起了首相和议会的重视,他们将会讨论彻查此事。说不定很快就会查到我身上。”

    东方无琼目瞪口呆,她没想到赵清妡轻描淡写的一番话会引发这么严重的事态。

    “所以查到你身上的时候,你一定不能供出我是主谋,知道吗?”东方无琼的脾气稍稍收敛了几分。贝哲泱是个嫉恶如仇、赏罚分明的人,如果他知道自己所做的那些事之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后,一定不会轻易原谅自己的。到时候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不堪设想。所以这一刻,东方无琼一下乱了阵脚,不知所措。

    这下轮到东方无渊目瞪口呆了,他简直难以相信东方无琼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忽然意识到,这些年东方无琼一直都活在仇恨里,早已丧失了本心。他痛心疾首地咒骂了一声:“无可救药!”然后就挂断了电话,再跟东方无琼说下去,他怕会气到胸肺炸裂。

    被挂了电话之后,东方无琼的眉目变得十分沉重。

    不,这件事不能查到她头上,她得想办法阻止!

    而此时,在王座殿的贝怀泱已经放空半小时了。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什么事也没有做。

    自打进门坐下来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始终保持着这样一个姿势,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般。

    看得文清也是一脸愕然。想要知道贝怀泱是否安好,却又不敢出声打扰。于是只得默不作声地候在一旁。

    所以这偌大的王座殿,明明有两个人存在,却悄无声息,安静得诡异。

    文清最后实在熬不住了,只得小声地上前询问,“陛下,您没事吧?”

    贝怀泱的眸子这才找回了焦点,他摆了摆手,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神态悠然,俱是从容,“我没事。”

    “这两天天气炎热,您喝口凉茶吧。”文清提醒道。

    贝怀泱垂眸看了看,果然手边搁着一杯凉茶。他端起杯子闲适地喝了一口。

    “你是哪一年来我身边工作的?”贝怀泱搁下茶杯的同时问道。

    文清意外了一下,而后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是您加冕之后才跟着您的。”

    贝怀泱意味深长地点点头,“那我之前的事你恐怕是不知道了。”

    文清知道贝怀泱问的是什么事,“您想起了什么吗?”文清知道贝怀泱有两年的记忆是空白的,但是他那时候还不是贝怀泱的私人秘书,所以并不知道他那两年经历了什么。

    贝怀泱沉默了片刻,在文清以为他只是一时兴起问了这个问题的时候,贝怀泱忽然又说道:“去查一下这个赵清妡,我要知道她的全部资料。”

    两次见到赵清妡,都让他某部分的脑神经产生了共鸣,这种情况在他在位的二十多年里从未发生过,他相信这绝不是偶然。

    “是。”文清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

    “这件事暗中进行。不要让任何人知道。”贝怀泱特地叮嘱了一声。

    文清点点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他抬起头看向贝怀泱,却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就说吧。”贝怀泱看出了他的心思。

    文清犹豫了一下方才开口,“您何不问梅部长呢?大家都知道当年您同他一起前往英国留学。”

    贝怀泱摇摇头,“他若愿意说,早就说了。又何须等到二十四年后我去问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