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1【妡有灵西】赵清妡被掳是假的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东方无琼倏地又想起一事来,这一次,她没有再打电话问东方无渊。因为她从之前的电话里察觉到了东方无渊的抵触情绪。

    所以她特地回了一趟娘家。

    东方家族在f国也是颇有威望的名门望族,历代从政。也是因为家世显赫的关系,当年东方无琼才能和贝怀泱定下婚约,成为一代王后。

    虽然现在王室已没有实权,但是王室成员依然能受到万民的拥戴。

    而她作为王后,在形式上和国王形成日月相映的气象,母仪天下,为万千女子的表率。

    这也是她此生引以为豪的一个身份。

    天下多少女子想进入王室,想麻雀飞上枝头当凤凰,一千个人做着当王后的梦,就有一千零一个人求而不得。

    东方无琼自然是东方家的荣耀,所以她回去的时候得到了一家人的恭迎。

    东方无渊大概能猜到东方无琼忽然回来所为何事,至少不会是什么好事。所以他没办法笑脸相迎。

    “我们去你的书房谈吧。”而东方无琼是专程来找东方无渊的。

    当着众人的面,东方无渊不好忤逆东方无琼。

    “你来找我什么事?”东方无渊略带反感地问道。为着之前的事,他还在气头上。

    东方无琼没料到向来对她言听计从的东方无渊气性这么大,“你打算以后都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吗?”东方无琼叹了口气说道。

    “难道你回来找我不是想对我颐指气使?”这些年给东方无琼当枪使,完全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姐姐。作为弟弟,他必须维护她的王后的形象,帮她稳固王后的地位。但是再被东方无琼呼来喝去、骂了个狗血淋头之后,东方无渊感觉有点累了。

    看到东方无渊的抵触情绪很大,东方无琼不得不先缓和二人的姐弟关系,她开始作出自我检讨,“我知道之前我说话的语气重了些,你别放在心上。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太紧张了,你是我弟弟,你应该知道这二十几年来,我最在乎的东西是什么。”

    听到东方无琼这么说,东方无渊心底的怨怒消退了几分,脸色有所缓和。“其实姐你大可不必这样,陛下是个重情重义的人,你跟她夫妻二十七年了,没人能够撼动你的地位。你又何必还要跟死人的女儿计较。”

    东方无琼想要驳斥他,但想到自己的来意,她还是忍气吞声下来。“但事已至此,我总不能坐以待毙吧。议会讨论过了吗?真的要彻查此事?”

    东方无渊脸色沉了沉,“听说已经请有关部门介入调查了。乔隽西身份不一般,总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的。”

    东方无琼捏了捏拳头,似是担心地问:“会查到你头上吗?”

    东方无渊斟酌了几秒,聊以**地开口,“毕竟我还顶着外交部长的头衔,总不至于为了给他们一个交代而大动干戈的。”

    &n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bsp;  东方无琼露出了抱歉的神色,“是姐对不住你。不过你说的也有道理,所谓调查可能也就是做做样子。东方家族的底子在这摆着呢。纵然不比当年,也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惹得起的。只要我在王后的位置上一天,东方家族便与王室荣辱与共。议会总不至于要让王室出丑吧。”

    东方无琼的这番话听着深明大义,但仔细一推敲就会发现东方无琼是为了明哲保身。她在提醒东方无渊,哪怕查到他头上,他也不能把她供出来。她的体面,是王室的体面,也是东方家族的体面,一旦她的王后声誉受损,也就是王室声誉受损,到时候她的王后之位岌岌可危,那将是对东方家族最大的打击。

    虽然东方无渊觉得东方无琼的这番话自私了点,但也不无道理。

    “姐,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东方无渊沉声说道。

    东方无琼欣慰地点点头,“聿铭迟早是要加冕为王的,我会尽量给她挑选一个家世、人品、才学都无可挑剔的王子妃。”

    东方无渊的脸色变了变,他凝睇着东方无琼,一时竟无话。

    东方无琼的意思,他懂了。

    沉默了片刻,东方无琼又高高在上地问道:“我要的赵清妡的照片弄到了吗?”

    东方无渊不禁愕然,“王后,你要做什么!”他直接就改了称呼。都这个时候了,东方无琼难道还不肯罢休吗?

    东方无琼面色阴冷,冷笑着撇了撇唇,“我自有我的用处。你只管把照片给我就成。”她要让赵清妡浪荡的样子曝光在天下人面前,受到天下人的不齿!让她再无翻身的余地!

    东方无渊皱着眉头,有种拂袖而去的冲动。

    “没有。”他冷声回了两个字。

    东方无琼的盛气凌人瞬间就坍塌了,表情僵了僵,大惊失色地问:“你说没有是什么意思?”

    东方无渊抿了抿唇,眼底深处聚敛起一阵寒意,他不知道东方无琼为什么会变成今天这样。他反躬自省,或许是自己这么多年来对她的言听计从助长了她的自私自利之心。但是现在是非常时期,她却还是不知收敛,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境地。东方无渊再也找不到助纣为虐的理由了。

    “老实跟你说吧,我们中了赵清妡和乔隽西的计了。他们这次来倾城举办婚礼,就是为了引蛇出洞。从我们声东击西把拖住乔隽西开始,我们就已经落入他们的圈套之中了。赵清妡离开酒店的时候虽然上了我们事先安排出租车,但是一直有保镖跟着。”

    这些都是东方无渊刚才调查得到的消息,但亡羊补牢,为时已晚。

    东方无琼着实不敢相信,一时间都听糊涂了,她直摇头,“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这会儿,东方无渊反倒是松了口气,本来这件事他还不知道怎么向东方无琼开口,现在……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赵清妡被我们的人掳走是假的,赵清妡被迷晕是假的,赵清妡被人侮辱也是假的,甚至赵清妡被带到酒店也是假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