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2【妡有灵西】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东方无琼的瞳孔不期然地放大又缩小,她的眸光直直地定格在东方无渊身上,脸色惨淡,久久才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来,“你骗我?你不是说乔隽西心急火燎地寻找赵清妡的下落吗?甚至找了一夜,没回酒店?”她的眉头拧紧,原本看不出年龄的一张脸,此刻额头上出现了好几道皱纹,就连眼角的鱼尾纹也固执地跑了出来。

    所以,她期待他们的婚礼变成一场笑话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莫大的笑话?

    所以,她期待着赵清妡声名扫地这件事是痴人说梦?

    她一直以为他是一个运筹帷幄的操控者,哪料却是一场旗鼓相当的博弈,而她在这一局当中输得一败涂地。

    说不定这个时候,乔隽西和赵清妡正在嘲讽她的狼狈不堪吧。

    一想到这些,东方无琼便又忿然作色。

    “我得到的也是假消息。”东方无渊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其中的玄机,“你知道,保险起见,这中间隔了好几道环节。具体到执行这一环节的时候难免会出差错。现在想来也是,赵清妡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被我们控制住呢。她这一次来倾城,完全是有备而来。”

    东方无琼气的脸都白了,眼底像是被一层寒冰封住了,“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我想知道的是,那些人会不会出卖我们!”

    东方无渊眸色渐深,叹息着道:“应该不会。层层下达,乔隽西控制的那些人并不知道你我是这件事的策划者。”

    东方无琼的怒色这才有了好转,“那就把所有可能成为证据的东西都毁掉。这样就算这把火烧到了我们这里,我们也可以全身而退。”

    东方无渊只得应了下来。他当然不想引火烧身,但现如今,想要全身而退,恐怕是不可能了。

    乔隽西和赵清妡夫妇废了那么大的劲儿来到倾城斥巨资办婚礼,恐怕是非要把罪魁祸首揪出来才肯作罢了。这位常年养尊处优的王后,大概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有一点,东方无琼确实想得没错。

    这会儿乔隽西和赵清妡正在火拼智商,追查幕后主使。

    的确东方无琼的奸计刚刚开始就已经被乔隽西和赵清妡识破了。从赵清妡离开酒店坐上出租车的那一刻开始,就有众多保镖跟着,全程保护赵清妡的安全。

    他们把赵清妡带到了郊外的废工厂,欲行不轨之事,结果全都被保镖拿下了,还被逼着说出了全部的计划,包括要把赵清妡迷晕带去酒店。

    所以后来乔隽西和赵清妡便将计就计,上演了新娘失踪的一场戏。

    但是幕后主使没能问出来,因为他们只是拿钱办事。

    “计划全面失败,你说那个人现在是不是气得火冒三丈?只可惜,没能刨出他的老底,不过挫一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挫他的锐气也是解气的。”赵清妡的心态很好。既然那个人不想她好过,那她偏偏要过得声色犬马。

    赵清妡窝在乔隽西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一边看婚礼现场的视频回放,一边脑子里不断回想。

    乔隽西看她化身女侦探的样子着实有点无奈,他好茶好点心地伺候着她,“我举办这场婚礼的主要目的就是想给你一场浪漫而盛大的婚礼,我不想老之将至的时候,你会埋怨我欠你一场婚礼。但你现在是不是有点本末倒置了?你这样会让我觉得这场婚礼充满了阴谋。查找始作俑者的事情f国政府已经出面了,我也会追查下去的,你用不着这样费心费力。”乔隽西还是希望赵清妡能够获得简单一些。”

    赵清妡抬起精致的小脸回头看乔隽西,魅惑众生的容颜赫然映入视线,那深邃的眼眸中满满的都是晕不开的柔情,赵清妡情不自禁地便凑上前在他菲薄的唇瓣上吻了一下,蜻蜓点水一般。

    “你要给我的浪漫我已经感受到了,整场婚礼我都很享受。你看看,这么多人都从我们的婚礼上感受到了幸福,我作为当事人怎么可能没有感觉。”

    赵清妡回看直播的时候,偶尔也会打开弹幕,看看大家的评论。

    “你认为那个人会出现在婚礼上?”乔隽西回给她一个吻,然后跟她一起回看婚礼现场的视频。既然赵清妡想要追查“案情”,那他就帮她一起分析分析好了。

    “90%的可能性吧。他可能是在南宫外观礼,但我觉得更大的可能性是他会出现在我们婚礼的现场。”

    乔隽西的声音落在头顶上方,“这么有把握?”

    赵清妡在播放的视频上点了暂停,然后起身离开了乔隽西的怀抱,坐到了一旁。随后她一丝不苟地表达自己的见解:“你想啊,这些年他一直费尽心机地折磨我,不想让我好过。现在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我主动送上门的机会,而他又自以为设的局那么成功,他肯定会想要亲眼目睹我凄惨悲戚的样子。而婚礼,便是他能获得最大成就感的地方,照理来说,他不可能不出现。”

    乔隽西对赵清妡的说法表示赞同,“那你觉得谁最有嫌疑?”

    赵清妡噘了噘嘴,“我不是还没看完视频吗?”赵清妡将鬓上的碎发拨到了耳后,“其实我也不是非得把那个人揪出来,如果这次能够对他起到一个震慑作用,他从此不给我找麻烦的话,我愿意息事宁人。”

    乔隽西有点意外,略深沉的嗓音缓缓响起,“你觉得可能吗?”

    赵清妡不抱希望地摇摇头,“从他以往对我做过的那些事来看,他对我的敌意很大,甚至到了一种病态的程度。所以他大概是不会轻易放下恨意的。或许在他心里,我跟他,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所以我不能指望他浪子回头,痛改前非。我能做的就是跟他斗智斗勇,直到有一个人彻底出局。”

    赵清妡正欲重新播放视频,乔隽西的电脑上忽然弹出了一条消息,是杨溪发来的:“你之前让我调查梅文瀚,有点眉目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