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4【妡有灵西】将她抱到床上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杨溪又拿出了一张“亚洲三剑客”的合影,从照片里,的确能够看得出王珺琪当初与两位男士的关系很好。

    赵清妡仔细地看着两张照片,越看越觉得那人像贝怀泱。

    “那这个洛纪元是什么来历?”赵清妡同乔隽西对视了一眼,达成了共识,这其中必定有猫腻。

    明明是一张他们认识的脸,却凭空出现了另一个身份,这怎能不让人浮想联翩。

    “我查过了。这个洛纪元也是f国人,二十七年前去英国深造,但是在二十四年前,死在英国了。”

    “死了?”赵清妡长长的睫毛抖了抖,这下算是死无对证了!

    “你怎么看?”赵清妡捏着照片又看了几眼,然后搁在了一旁,问乔隽西。

    这个人出现得蹊跷,死得更是蹊跷。

    “怎么死的?”乔隽西波澜不惊地眯了眯深邃的眼眸。

    “死于当年在英国的一起恐怖袭击事件。我查过了,那起恐怖事件的确存在。”杨溪将查到的资料一一在乔隽西和赵清妡面前摊开。

    赵清妡快速浏览了一下,尽管时间和历史都对的上,但实在太巧合了!

    “你们是不是也觉得这个洛纪元出现得太莫名其妙了?”杨溪之前看到照片的时候也疑惑和惊讶了许久,但后来把这个人的生平都翻了一遍了,并没有什么疑点。

    洛纪元,出生于远离倾城的一座偏远小镇的没落贵族家庭,带着重振家族的使命,前往英国求学,只待学成归来能够凭借一身才学复兴家族,却不料在英国遇难。

    “看着的确是没什么疑点,但是不是有点太刻意了。一个人的经历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也不可能就这么三言两语地概括。纵使他英年早逝。”赵清妡觉得这件事越来越复杂了,仿佛他们被套在了一个迷宫里,越往下走,就陷得越深。

    杨溪皱了皱眉,“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有点悬。我在调查洛纪元这个人的时候,挺顺利,顺藤摸瓜一下子就把他的生平事迹都找到了,感觉有人知道我们会去查这个人,早就把资料给我们准备好似的。”

    乔隽西从洛纪元的资料上撤回了自己视线,“这个凭空出来的人可能就是用来打掩护的。先不管他。至于其中的人物关系,现在看来只有问梅文瀚才能知道。毕竟这照片里的三个人已经死了两个。梅文瀚最近有什么动静?”

    杨溪摇摇头,“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我听说今天在讨论要不要对伤害乔太太的事件立案侦查的时候,梅文瀚持的反对意见。他说没必要为了一个外国人而大费周章,而且乔太太被中伤的事情都是在中国发生的,他们没这个义务调查。最重要的是,乔太太在婚礼上暗指蓄意伤害她的人是f国人并没有真凭实据。如果他真的不知情的话,那他的分析还是挺理性的。但若是他知内情的话,那他就是在袒护那个始作俑者了。也或许,他就是那个幕后的恶人。哦,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最后一句话我乱猜的,不具备任何参考意义。”

    “但如果真的是梅文瀚做的这一切,他的动机是什么呢?”赵清妡有点想不通。既然他跟自己的母亲是旧识还是至交,撺掇故友的孩子反目,再三设计伤害故友的孩子,那恐怕有点说不过去吧?

    杨溪耸了耸肩,“我说了我是乱猜的,你别问我。”

    “不必想了,明天我们直接去拜访这位梅部长。”乔隽西不想在白费心思去猜了,既然梅文瀚认识赵清妡的生母,那他肯定也认识赵清妡的生父。

    “可是,我们冒然去见他,他会见我们吗?”赵清妡有些顾虑。

    “以王珺琪的女儿的身份,他不会不见的。”乔隽西似乎很有把握地说道。他想,梅文瀚总不至于昧着良心说不认识王珺琪吧。

    “我都汇报完了,我可以告退了吗?”杨溪看了看时间,默默地心疼了自己一把。都这么晚了,顾熠是个极其自律的人,到点上床睡觉,看来今晚他跟顾熠没有多长时间可以“看星星看月亮谈人生谈理想”了。

    “退下吧。”乔隽西撩唇冷笑一声,颇有点嫌弃杨溪的意思。

    杨溪也是个识趣儿的,知道自己工作完成,就不被乔隽西待见了。学着宫廷剧里的某一类角色,拔高了嗓音道了声“嗻”,然后就麻溜儿地离开了乔隽西和赵清妡的房间。

    赵清妡不由得被杨溪搞怪的样子给逗乐了,谁又能想到这位大名鼎鼎的杨特助私下里是这副逗逼的形象呢!要知道在商场上听到杨溪的名字就会联想到乔隽西,不是闻风丧胆,就是死命巴结。

    杨溪这些年跟着乔隽西创业,然后成立商业帝国,也算是所向披靡了,却偏偏在顾熠这里屡屡碰钉子。思及此,赵清妡又着实为他叹一口气。

    “你这啼笑皆非是要做什么?”乔隽西盯着赵清妡生动的表情,眼神一寸寸地深沉下来。赵清妡的每一寸表情对于乔隽西来说都是极富感染力的一种存在,她笑,他会情不自禁地心生欢喜,她愁,他也跟着怫然不悦。

    “我在想杨溪……”

    乔隽西眉心微皱,“当着我的面想别的男人?”

    赵清妡白了他一眼,“我话还没说完。杨溪这两年在故意身上花了挺大功夫的,却始终求而不得,我在想我要不要帮他一把,也帮顾熠一把。”赵清妡知道顾熠的担忧在哪里,但是让这份担忧和顾虑耽误两个人的幸福,似乎有点不划算了。

    乔隽西转过身定定地看向赵清妡。

    赵清妡被他看得心底发慌,头皮发麻,“不是吧,这也能吃醋?”

    下一秒乔隽西直接起身将赵清妡打横抱了起来走向卧室。

    赵清妡猝不及防,一阵眩晕过后才反应过来,“喂,乔隽西,你要做什么?”

    乔隽西将赵清妡放到卧室的床上,顺势俯身下来,温情脉脉地开口,“我看你太闲了,竟然有空关心别人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