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8【妡有灵西】明天去见国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很快,赵清妡便结束了通话。她放下手机,语气轻松,“我们不用想法子去贝瓦兰廷了。”

    乔隽西挑了挑眉,“解决了?”

    赵清妡喜上眉梢,“嗯。七夕邀请我们明天去贝瓦兰廷参加宴会。等会儿她会将请帖给我们送来。”

    不得不说,贝七夕的邀请简直就是一场及时雨。赵清妡终于不用再为如何拜访贝瓦兰廷而烦忧,一下子轻松了不少。

    是夜,贝瓦兰廷里一片灯火辉煌,美轮美奂。

    贝瓦兰廷是倾城最宏伟的建筑之一,也是历代君王的住所。

    贝怀泱同往常一样,在书房看国际新闻。

    文清敲门进来,平心静气地汇报:“陛下,您让查的人有眉目了。”

    “这么快?”贝怀泱惊讶于自己的情报部门竟然有了如此高的效率。

    文清呈上一个u盘,“这位赵清妡女士,在f国也算是个知名人士,她的诸多事迹新闻都有报道,所以并不难查。”

    贝怀泱没有接u盘,而是直接下了命令,“打开瞧瞧。”

    于是文清直接将u盘连到了主机上。

    “你说说吧。”贝怀泱一边拿鼠标一目十行地看有关赵清妡的个人资料,一边听文清的总结汇报。

    于是文清开始做简单的总结:“赵清妡,中国著名企业家赵柏林之女,家中排行老七。但在两年前,被爆出并非赵家亲生,其生母为s市王家之女,名叫王珺琪,有英国留学经历,后旅居美国,因病辞世。对了,这就是她亲生母亲的照片。”

    刚好贝怀泱翻到王珺琪的照片,文清便提醒了一下。

    贝怀泱的视线在扫过屏幕上的照片时,心跳突突乱了几拍节奏,这是比看到赵清妡还要强烈的触动。他不由得将手停在了鼠标上,久久凝睇着这张照片上的容颜,虽然找不到相对应的记忆,但是就这张脸,却能够引发他无穷的想象。

    仿佛曾经,在他们之间发生过许许多多的故事。

    “陛下?”见贝怀泱的动作停了下来,文清轻轻地试探了一声。

    贝怀泱有如从梦境里醒来,目光亦仿佛从遥远的地方撤退回来。他又恢复到眉目悠远的样子,“噢,你继续。”他手指轻轻在鼠标上一滑,屏幕内容便翻到了下一页。

    “赵清妡还有一个姐姐,叫王安意,一直跟随母亲在美国生活。两年前姐妹相认,但关系似乎并不好。后来王安意因涉黄案件而被中国警方遣返。两姐妹的关系也花残月缺。现在屏幕上显示的就是王安意的照片。”

    贝怀泱手上的动作再次停顿了一下。他若有所思地说道:“这姐妹俩长得还挺像。”

    文清:“是的。有新闻报道说王安意曾经利用这一点,让赵清妡一度陷入****事件。不过后来王安意自己站出来做了澄清。”

    “王安意,安意,平安如意,zoey……”贝怀泱小声地自言自语。

    “陛下,您怎么知道王安意的英文名字叫zoey?”文清异常惊讶。大屏幕上的资料似乎还没翻到具体介绍王安意的那一页呢。

    文清的话将贝怀泱的思绪再次拉回到现实中,“是吗?真的叫zoey?”

    文清对自己的记忆力很有自信,“没错的。”

    贝怀泱握着鼠标的手隐隐泛白,手指的骨骼分明。他刚才只是下意识地喊出了这个英文名字,没想到竟然说对了。

    贝怀泱很清楚地知道自己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但这也绝不是巧合。

    他相信这是自己的记忆在觉醒,这个名字一直藏在他的记忆里,所以他才能如此自然地说出来。

    “你刚才说王珺琪曾去英国留学?是在哪一年?”贝怀泱似乎已经能够判定王珺琪跟自己缺失的那部分记忆有关了,并且是有着密切的关系。否则不可能通过对赵清妡的匆匆一瞥,触发他那根记忆的神经。更不可能将王珺琪的女儿王安意的英文名字脱口而出。

    “她是二十七年前往英国留的学,跟梅部长和您是校友。”文清如实说道。

    贝怀泱按了按太阳穴,他知道他离那段记忆只剩下一层窗户纸的距离了,但是他却还是怎么都想不起来。

    敲门声打破了书房里的氛围。

    贝怀泱朝着文清看了一眼,文清便朝着门外问了一声:“哪位?”

    门口传来东方无琼的声音,“是我。”

    贝怀泱关掉了屏幕上的内容,切换到国际新闻的相关视频。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好像是下意识的动作。

    “我没打扰你吧?”东方无琼走进来,优雅从容地说道,俨然一个体贴的好妻子。

    “有事吗?”贝怀泱的语气淡淡的。一种前所未有的迫切想要回忆起那段消失的记忆,却因为东方无琼的到来而打断了进程,让贝怀泱的表情有点冷淡。

    东方无琼心思敏感,当然能感受到贝怀泱对她的冷淡。

    她忽略掉内心里的落差和不适,朝着文清看了一眼。

    文清意会,“我先出去了。”

    待文清走后,东方无琼才说明来意,她沉静温婉地开口,“明天的宴会已经定下来了,邀请函也都发出去了。你到时候露个面吧,大家看到王出现的话会很开心的。顺便你也帮聿铭物色物色。你的话,聿铭会听的。”

    贝怀泱并不赞同东方无琼的提议,“我就不要出现了,以免他们都拘束放不开。既然是年轻人的聚会,那就让他们在宴会上好好玩、好好享受吧。至于聿铭的感情和婚姻,还是要看他自己的意思,我们就不要操之过急了。

    “关键是聿铭年纪不小了,国民都在催。”

    贝怀泱始终立场坚定,“这种事急不来。如果我向议会提出立法:f国公民必须在25岁之前结婚,否则就要被判刑,他们会愿意吗?中国有句古话,叫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惜很多人都不懂。”

    东方无琼的脸色变了变,有点难看。她知道贝怀泱为什么要这么说,这都是他从自己身上总结的经验教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