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89【妡有灵西】你以为乔隽西是简单的小人物?错!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仔细说起来,东方无琼和贝怀泱的婚姻带着许多历史因素。

    当年她和贝怀泱就是为王室、为国民而缔结的婚姻,没有任何的感情基础。

    二十七年前的时候,正值f国内忧外患之境,对外,f国经济受到经济制裁,导致国家经济发展停滞不前,进而造成政府的公信力不断下降,对内,经济的危机造成社会混乱和动荡,烧杀抢掠事件频发,北部地区的首领试图趁机搞独立,内战一触即发。

    国家危难的时候,王室必须发挥凝聚国家力量的象征性作用,王室也是民族利益和民族精神的代表,更是维护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的中心力量。王室的繁盛会影响国民的士气。所以作为到了适婚年龄的王子——贝怀泱不得不承担起自己和王室的职责,用一场盛大的婚礼来给陷入低迷的国民们鼓舞士气,用王室的“繁荣兴盛”来安抚人心。

    于是王室便选中了名门望族的东方家小姐——东方无琼,据说她优雅大方,才华横溢,堪为天下女子作出表率。

    而东方无琼从小就被算命先生说有王后命,她终于等来了这一天。

    并且她对贝怀泱是一见钟情,看到贝怀泱的第一眼,她只能用一句话来形容:静则似画,动便如诗。这样一个秀于外,刚于内,温和不失风骨的男子,她情不自禁地就被吸引了。

    但是贝怀泱对她却始终都淡淡的,于是他们的感情就相敬如宾地维持了这么多年。

    她知道对于贝怀泱来说,他们的这段婚姻更多的是出于责任。

    在贝怀泱的内心深处,始终为这场婚姻感到遗憾。

    但是没关系,只要她深爱他就可以了,只要她顶着王后的头衔就可以。至少他对自己从来都是客气的,至少他们之间还有“一夜夫妻百夜恩”的情分在,至少在世人眼中国王和王后伉俪情深,同心同德。

    “还有别的事吗?”见东方无琼有点心不在焉,贝怀泱波澜不惊地问道。

    东方无琼回过神来,稍稍理了理情绪,而后婉转地开口,“有件事我知道我不该过问,但是我还是想插嘴说一句。”

    闻言,贝怀泱转头看向她,“你说。”在他看来,东方无琼一直知道自己的分寸,既然她提出来了,说明事情一定有其不合理的地方。

    “听说警方真的对那位乔太太的受害事件介入了调查,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他们是中国人,在倾城的这段时间也相安无事,就凭这位乔太太在婚礼上的几句话,就要动用我国警力展开调查?这不是糟蹋我国纳税人的钱吗?”

    贝怀泱的眸光里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继而眉目沉了几分。

    东方无琼见状,内心里有点心虚,唯恐贝怀泱会瞧出端倪。

    “我就顺嘴提一句,你就当我什么也没说。”东方无琼唯恐贝怀泱觉得她干政。

    “你说的其实不无道理。”

    结果贝怀泱却淡淡地说了一句,肯定了她的观点。

    东方无琼有点受宠若惊,眼睛一亮。

    贝怀泱顿了顿又继续道:“不过赵清妡在倾城受到劫持是事实,那些人已经承认了。而且婚礼的视频传播之后网络上呼吁彻查的声音很高。为了提升中国人对f国旅游的好感度,政府不得不采取一些手段和措施。”

    听贝怀泱这么分析,东方无琼倒是松了一口气,被抓到的那些人根本不足为惧,他们并不知道什么。“所以警方出力也只是做做样子?”

    “那倒不是。否则乔隽西那里没法交代。具体的我也不清楚。这件事不在我的职责范围。”贝怀泱也不想过问太多。

    “乔隽西不过是个做生意的,有必要向他交代吗?”东方无琼的字里行间已经是克制了。如果不是在贝怀泱面前,她恐怕会将鄙夷之色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

    贝怀泱的脸色变得有几分深不可测,平展的眉头皱了皱,却还是不紧不慢地开了口,“乔隽西可不是你以为的只是个简简单单的生意人,他只用了短短几年时间就创立了中国的标杆性企业帝业集团。不可一世的梅宏都愿意跟他合作,莫赛雯女士都跟他交好,你觉得他是个简单的小人物吗?这么说吧,既然警方已经介入了调查,就不能做做样子,还要尽快地把案件调查清楚,给乔隽西夫妇一个交代。如果嫌疑人不是f国人,那对f国来说也是自证清白的一个机会,如果嫌疑人确定是f国人,那必定要对他严惩不贷。否则乔隽西自己先查到了真相,而且嫌疑人是f国人的话,那我们的政府会在国际上成为一个笑话。”

    贝怀泱的话,听得东方无琼一阵毛骨悚然,眸子里的神色一片兵荒马乱。

    “乔隽西自己会查?既然如此,我们出警不是多此一举?”东方无琼强装镇定地说道。她怎么忘了这一茬,乔隽西一定会不依不挠、不死不休地查出真相,查出罪魁祸首的!

    东方无琼慌乱的小情绪无处隐藏,一些细碎的掩饰内心慌乱的小表情不由自主地就出来了。她眼神飘忽着,嘴时而抿紧时而往两边撇。

    “当然。否则那几个试图掳掠赵清妡的人又怎么可能轻易抓获?你怎么突然对这件事上心了?”贝怀泱平心静气地问道。

    他隐隐觉得东方无琼在赵清妡的问题上有些敏感。昨天参加他们婚礼的时候,东方无琼的反应就有点反常。

    现在她又是一副惊惶无措的样子。

    东方无琼垂了垂眸子,稍稍躲过了贝怀泱眼里的疑窦,“不是。我就是觉得有点小题大做了。不过听王这么一分析,我倒是明了了几分。”

    “查不查是乔隽西自己的事情,但是f国给不给交代那就是我们国家的事了。说白了,什么时候能查明真相,直接体现了f国的软实力。”贝怀泱虽然没有参与到这件事的讨论和决策当中,但他完全赞同政府的做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