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999【妡有灵西】配合她表演
    a ,最快更新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最新章节!

    喝完牛奶,贝七夕将杯子还给他。

    贝聿铭又递上来一盒口香糖,“再感觉不舒服,就嚼这个。”

    这个时候拒绝,未免有点矫情。

    所以贝七夕收下了。

    “谢谢。”她礼貌而客套地说道。

    贝聿铭有些无奈地皱了皱眉头,“我们什么时候便这么生分了。”好听磁性地嗓音抑扬顿挫的响起,是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声音。

    贝七夕铁了铁心,“以前是我不懂事,失了分寸。现在我们都长大了,你是王子,应该对你怀有敬畏之心。”贝七夕硬着头皮说完然后匆匆离去回到了餐桌上。

    “没事吧?”东方无琼关心道。

    贝七夕笑着摇摇头,“我没事。就是有点受不了蒜味。现在好多了。”贝七夕若无其事地说道。

    东方无琼露出一丝欣慰的样子,而后状似不经意地问:“对了,你的那两位中国朋友回去了吗?”

    贝七夕反应了一下便知道东方无琼说的是赵清妡和乔隽西,“还没有,他们似乎还要在倾城呆两天。”

    贝七夕这会儿突然想起之前赵清妡和乔隽西来贝瓦兰廷找贝怀泱的事,于是便顺嘴提了一句,“大伯母您知道大伯父什么时候有空吗?”

    东方无琼特别平静地问:“怎么了?”

    贝七夕便将赵清妡和乔隽西要找贝怀泱的事给提了一下。

    这件事,东方无琼当然是知道的。否则那天他们去王座殿找贝怀泱的时候,她就不用装晕了。

    不过她还是表现地十分平和,因为她知道赵清妡和乔隽西恐怕没有心情再找贝怀泱谈话了。这会儿两人不闹离婚都是好的情况。

    但是既然贝七夕说了,她何不卖她一个面子?

    所以她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特别和蔼可亲地道:“等我打听好了告诉你。不过你应该也知道,贝瓦兰廷不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进的地方。”

    贝七夕露出一抹感激的神色,“好的。那就先谢谢大伯母了。”

    东方无琼的眸底闪过一道暗暗的幽光,不易被察觉。

    而后她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了下去,“既然是你的朋友,人家难得来倾城一趟,你也该尽尽地主之谊。”

    贝七夕瞬间受到了启发,赶忙拨浪鼓似得点点头,”听大伯母会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显得有些不厚道。我现在马上去找他们。”

    贝七夕本来这么说就是为了躲避贝聿铭,好让自己能够尽快地从这个尴尬的饭席上逃离。

    然而她还没来得及离开,贝聿铭便又回来了,重新坐到了他之前的位置上。

    贝七夕再次垂了垂眼眸,不敢去直视贝聿铭的目光。

    “我吃完了。我这就去找他们!”贝七夕还是觉得自己离开会比较安全。她怕自己再待下去会掩藏不住内心深处的秘密。

    “你吃饱了吗?”东方无琼和叶贤英不约而同地问道。

    “嗯嗯。那我先走了。”贝七夕简单打了个招呼便离开了。

    贝聿铭打量着她慢慢远去的背影,略有些无奈。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r />

    有必要躲他像躲洪水猛兽一般吗?

    离开了贝瓦兰廷的贝七夕,转而便去了赵清妡和乔隽西的酒店。

    半路上看到一家水果店,她又进去买了一些好吃的水果一并带到酒店。

    他们住的房间号贝七夕是知道的,之前他们举办婚礼的时候,贝七夕作为伴娘曾经来过。

    所以也算熟门熟路。

    是赵清妡开的门。

    赵清妡看到是贝七夕,又惊又喜,“你怎么来了?快进来。”

    贝七夕噘了噘嘴,脸上挂着一抹歉意,语气又带了几分撒娇的意味,“不好意思,这么些天都没有好好招待你们。主要是怕耽误了你跟乔总的二人世界。”

    赵清妡嗔怒地睨了她一眼,“那你现在怎么又来了?不怕耽误我们二人世界了吗?”

    贝七夕自知说话不慎,调皮地扯了个鬼脸,“当我刚才什么也没说。”

    贝七夕一边跟着赵清妡往里走,一边又道:“对了,你们上次不是要见我大伯父吗?刚才在贝瓦兰廷吃饭,我跟大伯母提了一下。她说大伯父有时间了会告诉我,到时候我想办法再带你们进贝瓦兰廷。”

    赵清妡听到贝七夕提到了东方无琼,心里难免“咯噔”一下。

    “王后?”东方无琼会有这么好心?

    几个小时前,这个尊贵无比的女人才在电话里对她袒露出希望她和乔隽西尽早离婚的心声。

    “是呀。她还说让我好好款待你们。毕竟你们现在是来到了我的地盘上。所以,我就来了。这是我挑选的f国最好吃的几种水果,你跟乔总尝尝。有些因为不好保存,无法远距离运输,所以在中国可是吃不到的。”贝七夕特别热情地说道。

    这样的贝七夕跟在贝聿铭面前的贝七夕判若两人。

    有时候她自己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精神分裂。

    否则自己怎么一看到他就变了一个人?

    “王后让你来的?”赵清妡似乎捕捉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

    “也不能这么说呀。我自己良心发现来看看你,你就别那么计较了。”贝七夕撇了撇嘴说道。

    赵清妡明白了。东方无琼利用了贝七夕。想让贝七夕来看看她现在是不是特别狼狈沮丧的样子。以确认“王安意”有没有欺骗她。

    还真是费了她一番良苦用心呢。

    “来就来,破费什么。我一个人又吃不完。”赵清妡邀请贝七夕坐下,“你要喝点什么?”

    “矿泉水就行了。”贝七夕将水果放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什么一个人?你可以跟乔总慢慢吃。我买的也不多。”贝七夕来了这么一会儿都没见到乔隽西的身影,于是便问了一句:“乔总呢?”

    赵清妡刚想开口,但想到贝七夕是东方无琼派来打探消息的,所以话到嘴边改了口,“谁知道呢?”

    无奈的语气又伴随着一声叹息,在别人听来,这四个字显得格外意味深长。

    贝七夕听出一些不对劲,她揶揄地一笑,“你怎么能不知道?”

    赵清妡并不想利用贝七夕,也不想把她牵扯进来,但她也不能告诉她其中的是非曲直。现在,她只能对东方无琼的出招进行无声地化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