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17【妡有灵西】当年的故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贝怀泱在赵清妡对面坐了下来,“这恐怕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你有时间吗?”

    赵清妡抿了抿唇,沉默片刻,有些难懂这眼下的局面。

    不过她这次来f国就是为了解决这件事的,横竖都快耽误半个多月了,也不差这点时间。

    “您说吧。我听着呢。”

    赵清妡以为贝怀泱要开始讲述这段冗长的故事了,结果却听得贝怀泱气定神闲地跟她打招呼,“稍等一下,讲故事的人一会儿就到。”

    赵清妡愣了一下,片刻后倒是想明白了。既然贝怀泱失忆了,又怎么能告诉她当年发生了什么呢?

    只是这个讲故事的人……

    贝怀泱抬手看了看手表,而后对文清侧首道:“煮一壶太平猴魁来。”

    文清就站在贝怀泱身侧,闻言他特别平和地回复说,“已经吩咐下去了。”

    赵清妡不知道这是不是巧合,之前听梅文瀚说过母亲生前最爱喝太平猴魁。于是顺嘴问了一句,“陛下也爱喝太平猴魁?”

    贝怀泱准确地抓住了赵清妡言语中的关键字眼——“也”。

    “不,这是为讲故事的人准备的。他爱喝。我嘛,还可以,谈不上钟爱,但太平猴魁的确值得一品,茶汤厚而甘甜,茶气如兰,中国人不是称之为’君子茶’吗?”

    听了贝怀泱的话,赵清妡若有所悟。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讲述者是梅部长?”梅文瀚怕是这件事来龙去脉的知情人了。之前她跟乔隽西去找梅文瀚的时候,梅文瀚有意隐瞒。

    到了这会儿,贝怀泱都已经知道了。想必他也没有再隐瞒的必要了。

    贝怀泱微微有些诧异,“你都知道?”

    赵清妡平静地喝了口咖啡,“我去找过梅部长,他说我母亲最爱喝太平猴魁。没想到他也最钟意此茶。”如此看来,当年,他们“亚洲三剑客”的关系还真是不菲。

    思及此,赵清妡的语气不免多了几分怨念,“之前梅部长不愿意说,草草把我打发了,只是没想到他连您都瞒着。”

    贝怀泱蹙了蹙眉头,他下意识地搓了搓手,略带歉意地道:“我问过他几次,他也都搪塞过去了。我也就没有多问,没想到这其中竟然藏着这么大的隐情。这件事怪我没有刨根究底。”

    这时,赵清妡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她沉思了一下,才对着贝怀泱提出来,“我想这件事王安意也有知情权。”

    贝怀泱对这两个女儿心中有愧,如今听赵清妡提到王安意的名字,贝怀泱更是过意不去。“当然!她在倾城?”贝怀泱不是非常确定。

    “是的。”

    “我派人去接她。”一下子多出来两个女儿,贝怀泱的心情有点复杂。他对王安意有所了解,之前文清调查过王安意。但是却没有同王安意打过照面,所以对王安意这个女儿还是感到十分陌生。

    “要不我让乔隽西带她过来吧?”赵清妡还是留了个心眼,如果贝怀泱派人去的话,她怕王安意会说出被自己软禁的事情来。

    虽然软禁王安意这件事并不难解释,但赵清妡不想再生事端。

    贝怀泱点点头,“也好。”

    于是赵清妡便给乔隽西打了电话,简单地说明了事由。

    未央殿里骤然安静下来,谁也没有说话,或许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而气氛显得有些尴尬。

    “要不我先说说关于我失忆这件事吧。”最后,还是贝怀泱打破了沉默。

    终究,是他这个做父亲的,亏欠了两个女儿。

    总是要给她们一些交代的。

    他不想背上不负责任的骂名。

    在还可以做出一些弥补的时候,他希望能够尽可能地补偿赵清妡和王安意,不论是从情感上、名份上、或是物质上。只要她们有需要,只要他还有能力办到。

    赵清妡的确是对贝怀泱失忆的事情充满了疑惑,一个人好好的,怎么就会得了失忆呢?

    “如果你对f国的历史有所了解的话,或许会知道那时候的f国时局动荡。100年前,立宪派学习英国通过光荣革命完成了社会转型,f国变成了君主立宪政体。但也有一部分反动派,一直试图推翻王室,建立属于他们的新政权。三十年前,f国爆发经济危机,后来又受到经济制裁,导致国家经济发展停滞不前,政府和王室的公信力下降,这也成了反动派行动的最佳时机。北部地区的首领又试图搞独立,他联合反动派煽动谣言,并且对王室成员展开了暗杀……”

    听到贝怀泱心平气和地说出“暗杀”一词,赵清妡却有种心惊胆战的感觉,“您遭遇了暗杀?”这个常常在谍战片里听到的词不期而遇地蹦到她眼前,并且由真人诉说,赵清妡不由得暗暗倒抽一口气,甚至影视剧里常常营造的那种紧张气氛都扑面而来。

    “那时候我的父亲还在位,我是王位继承人。因为国内时局混乱,王室成员的活动都是保密的。但是我秘密去英国的消息不知怎么就暴露了。于是反动派的人安排了一次爆炸,我只记得有个人救了我,是一张年轻的东方面孔。后来我才知道他叫洛纪元。我的记忆到这里就断片了。后面的事恐怕要梅部长来补充。”

    赵清妡通过贝怀泱的陈述对事情发生的背景有了一定的了解。

    不过她稍稍一琢磨,便觉得不对劲了。“不对呀,如果您是因为爆炸案得了失忆,不是应该爆炸前的事情都忘掉吗?怎么会这些事都记得,反而爆炸案后面两年的记忆丢失了呢?”那不就等于做了一个长达两年的梦,醒来梦里的内容都不记得了?

    赵清妡的话音刚落,梅文瀚便来了。

    梅文瀚并不知道贝怀泱急匆匆找他来所为何事,但是一进未央殿看到赵清妡和贝怀泱面对面坐着,梅文瀚的眼皮不由自主地跳了跳。

    “国王陛下,您找我?”梅文瀚收敛起内心的困惑,一本正经地开口。

    “找你来是私事,不用这么拘礼。坐吧。”贝怀泱转而又对文清道:“把梅部长最爱的太平猴魁端上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