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2【妡有灵西】余生,因你静而不争
    贝怀泱打算留赵清妡他们在贝瓦兰廷吃晚饭,算是彼此增加以下父女感情。

    但是被赵清妡拒绝了。

    眼下这种情况,跟贝怀泱还有梅文瀚一起吃饭,她会觉得很尴尬。她不想勉强自己去忍受这种尴尬。

    虽然对于这样的结果她早就做好心理准备了,但是对于梅文瀚讲述的故事,赵清妡还是想回去消化一下。而这样复杂的心情,她只想跟乔隽西一个人分享。

    王安意倒是很想留下来享用晚餐。来倾城的这些天,一直被赵清妡软禁着,虽说在吃穿用度上赵清妡并没有亏待她,但是这种被软禁的滋味却着实不好受。如今能有一个可以摆脱赵清妡夫妇的机会,王安意当然不想错过。

    况且,从小到大,她还没有尝试过f国皇家晚膳,到底是怎样的盛筵,王安意也想见识一下。

    并且这会儿她也意识到刚才她跟贝怀泱说话太呛了,似乎有点让贝怀泱下不来台了。所以也想利用吃饭的机会补救一下,毕竟跟贝怀泱的关系弄僵了对她没好处,她还指着这个亲爹扭转人生呢。

    “你要留下来用晚餐?”临走之际,赵清妡问王安意。

    王安意岿然不动地坐着,似乎态度很坚定的样子。

    ”你确定吗?那我们可就走了。“这次是乔隽西问的。

    乔隽西的气势与赵清妡完全不同,子夜般的星眸看似无害,只是轻轻一挑,脸颊的肌肉也是似笑非笑,语气中更是带着一抹慵懒和随意,但偏偏让王安意感觉毛骨悚然,感觉震慑。

    她一下子变得不确定起来,该走,还是该留?

    虽然她心里有自己的计较,但是她又不敢与乔隽西正面为敌。

    忖了忖,她还是在乔隽西的威势中败下阵来。她讪笑着起身,“我忽然想起来我晚上还有点事,恐怕不能留下来了。我还是跟你们一起走吧。”

    她这么说,贝怀泱也没挽留。毕竟要彼此接受,都需要时间上的过渡。

    踏出未央殿,王安意便念念有词起来。什么国王,邀请别人吃饭一点诚意都没有,别人拒绝难道不应该表示挽留吗?看来他要留他们吃饭,也不过是做做样子罢了。

    然后看着走在她前面的乔隽西和赵清妡,更是来气,“你们不想留下来可以,凭什么不让我留下来啊。”

    两个人都没理她。

    “喂,赵清妡,你什么意思?别太过分了!”王安意气势汹汹地说道。但一想到这阵子被赵清妡软禁的日子又有些担惊害怕,赵清妡并不是她想象中的小白兔。于是气势上一下又落了下乘,“你现在也该知道,我是受了东方无琼的指使才做了那些事的,只能怪东方无琼心狠手辣,手段歹毒,不能全怪我。”王安意拼命地想要撇清关系。

    其实从这次赵清妡软禁她的事件里,王安意便知道赵清妡对她的姐妹之宜已经被她消耗完了。

    赵清妡从来都不缺少亲情,之前对她一再忍让,不过是不想破坏了这种血缘之情,但是在经历了这种种事情过后,赵清妡似乎已经对血缘失望了。所以才会在公开身份的事情上那么不上心吧。

    赵清妡还是没有理她。

    王安意有点自觉无趣。

    直到坐上车,王安意才听到赵清妡启齿,“其实,公开身份对你而言未必是件好事。”赵清妡意味深长地说道。

    王安意却本能地排斥听到这样的话,“贝怀泱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这么替王室说话。我知道公开身份对王室有绝对的负面影响,但是对我个人能有什么影响。”王安意满心认为赵清妡得了好处才跑来替贝怀泱说好话。

    而贝怀泱一副正人君子、温润如玉的模样,其实不过是道貌岸然罢了。

    赵清妡摇了摇头,不再多言,“随你便吧。”该提醒的,她都已经提醒了。

    回到酒店,赵清妡便解除了对王安意的控制。然后她便开始收拾行李,准备第二天回s市。

    在倾城,她已经耽搁地够久了。

    而且再过半个月,二哥和李加岑就要从阿富汗回来了,她得提前安排替他们把樱花坞以及山顶别墅给打扫一下。

    接下来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迎接二哥和李加岑的荣耀回国。

    说实话,虽然李加岑做事一向都有点出格,但是赵清妡没想到那么不着调的李加岑,竟然会做出加入无国界组织的壮举。所以当时她也只能成全李加岑了。

    倾城的事情算是已经圆满解决了,收拾完东西,赵清妡着实松了一口气。

    回想这半个月来发生的一切,赵清妡依旧觉得不可思议。

    好在,跟东方无琼斗智斗勇半个月,顺利告终。

    赵清妡坐在沙发上,紧绷的眉头渐渐松缓下来,她看向正在吧台那边的乔隽西。

    男人身后便是偌大的窗户,此刻斜阳正盛,热情似火的夕阳正透过稀薄的云层,然后又穿过玻璃,投射进来,笼罩在乔隽西的周围,让他看起来整个人都闪闪发光。

    乔隽西正在那边煮咖啡,空气中飘散着香浓的咖啡味,带着温暖人心的力道,仿佛这连日来的疲惫都被熨平了。

    “这么瞧着我做什么?”乔隽西正等着咖啡煮好,乍然抬头,便与赵清妡的目光不期而遇。心里像是被撩拨了一下,他嘴角轻轻扯开,好听让人心动的声音便从唇齿间跑了出来。

    赵清妡有种被撞破心事的赧然,她微微一笑,“忽然想到一句很文艺的话,我拿来借花献佛一下。”

    “什么话?”乔隽西眯了眯眼,深邃的瞳仁里尽是期待。

    “你是北大西洋暖流,我是摩尔曼斯克港,因为你,我成了世界不冻港。”

    乔隽西听完却默默地转过了身。

    赵清妡翘了翘嘴角,以为会看到乔隽西傲娇的模样,然而他竟然没什么反应。

    乔隽西有条不紊地拿着杯子,从咖啡机里街上煮好的咖啡。而后他转过身,缓缓向自己走来,五官明润,眉目清浅,线条柔和,飘逸宁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