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29【妡有灵西】捉拿归案
    警察局长早就料到了东方无琼会有这种反应,他翘着二郎腿,有点漫不经心地开口:“你可能觉得这很不可思议,但是你应该相信我们警方的实力。若是连记者这种角色都演不好,我们怎么当卧底深入犯罪团伙内部?”

    东方无琼知道警察局长这个时候不可能跟她开玩笑,表情僵硬着,迟迟都没能反应过来。

    “原来……你一直……都防……着我?”半晌后,东方无琼期期艾艾地说道。

    警察局长神色清明地笑笑,“做了几十年的警察,这点侦查能力还是要有的。”

    东方无琼沉吟了一下,事已至此,她只能认命。

    “那……王……他?”东方无琼有点不敢提起贝怀泱。自从昨天他从这儿离开之后就再也没有在她面前出现过了。

    “陛下当然是知情的。虽然你做的这些事大大出乎陛下的预料,但是你的脾气秉性,陛下还是了解的。我把你的提议跟陛下商量之后,陛下给我提供了召开假记者会的思路。不知道该说庆幸还是该说遗憾,陛下猜中了。”

    东方无琼满目皆是荒凉,没想到到了最后,竟是贝怀泱算计了她。

    她的确是输了。

    输给了贝怀泱。

    输给了赵清妡。

    输给了王珺琪。

    她环伺了一眼自己的寝殿,恐怕以后再也没机会来这里了。

    一片疮痍的眸子里满是不舍和留恋,然而,不会有人挽留她。

    “如果你的疑惑都解开了,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警察局长将逮捕令拍在了桌上,神清气爽地问道。

    东方无琼朝着门口瞥了一眼,目光里涌动的点点期待。

    “如果王后是在等陛下的话,那大可不必,陛下是不会来的。”警察局长直接断掉东方无琼的念想。

    东方无琼冷睨着警察局长,“为什么?”好歹夫妻二十多年,都这个时候了,贝怀泱也不出现,未免也太狠心了。

    “因为陛下去参加阵亡将士纪念活动了。”警察局长好心地替东方无琼解开了谜团。

    东方无琼算了算日子,这两天被拘在这里足不出户,她倒是把日子过忘了。

    看来她是等不到贝怀泱了。

    “走吧。”东方无琼黯然道。

    警察局长跃然而起,响亮地吩咐了一句,“收工!”

    次日,f国警方便对外宣布,关于赵清妡的案子已经侦破,嫌疑人是东方无琼。她已认罪,并且认罪态度良好。现已捉拿归案,择日将会由法庭来定罪。

    此消息一公开,引发f国内一片哗然。

    东方无琼和贝瓦兰廷再次被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这到底是为什么?王后,多少女人梦寐以求地终极荣耀,她都已经得到了。真是给我们f国抹黑。这下可好了,丢人丢到全世界去了。锒铛入狱的王后,全世界的历史上恐怕也没几个吧?”

    “难不成王后还活在十九世纪之前,以为王后坐拥一人之下万人之下的权利,可以为所欲为?”

    “王室是怎么挑选媳妇的,怎么这样品行的人也能当王后?现在想想她当初做慈善时的嘴脸,真是觉得恶心。”

    “这下她的王后生涯就此结束了。王室为了撇清关系一定会把她休了的。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难道只有我对这背后的故事感兴趣吗?这芸芸众生,王后为什么偏偏要针对赵清妡,你们想过没有?”

    这件事一公布,东方无琼便再次抢占了热点。并且此事迅速传播开来,世界各国的国民都成了看客,开始拿这件事消遣。

    与此同时,贝瓦兰廷宣布将于周一召开新闻发布会,说明情况。

    于是所有人都在等待着这场新闻发布会,贝瓦兰廷要如何替王室洗白,将王室的负面影响减至最低。

    赵清妡看到这条国际新闻的时候,乔隽西刚刚做好早餐,让她吃饭。

    她付之一笑,而后关了电视。

    终于,没有人再给她的生活添乱了。

    早饭才吃了一半,赵清妡的电话忽然响起。是贝怀泱打来的,邀请她参加周一贝瓦兰廷的新闻发布会。

    赵清妡再一次拒绝了。

    早就决定好的事情,无需犹豫。

    在f国耽误了半个月,如今她又要回到正常的生活秩序中来。

    于她而言,她现在的身份有三个,赵小七,乔隽西的太太,一加一公司的法人。她不打算再接纳新的身份了。

    赵清妡说不想要新身份为自己加冕的时候,乔隽西意味深长地看向了她。

    “怎么了?这么瞧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东西?”赵清妡挂了电话后问他。

    乔隽西放下了手里的刀叉,好整以暇地问道:“你真的不打算接纳新的身份吗?”

    赵清妡疑惑地眯了眯漂亮的眸子,“你希望我去当f国的公主?”

    乔隽西面色未改,“不是,我是指别的其他的新的身份。”

    赵清妡一边拿起刀叉切煎鸡蛋,凉了就不好吃了,一边不解地问:“什么别的其他的身份?”

    “比如……”乔隽西拖着声音,隔了两秒才说出后面的主要内容,“我孩子的母亲?”

    赵清妡的手一顿,噘着嘴皱了皱眉,“你怎么又提这个?”

    倒不是说反感,而是乔隽西一次次明里暗里地提起,会让赵清妡感到很有压力。

    总觉得要孩子这件事应该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

    乔隽西耸了耸肩,知道自己的试探再次失败,便重新拿起刀叉,略带失落地道:“万一哪天你就答应了呢。”

    “等我想好了,我会通知你的。”赵清妡的言下之意是,以后你不用再试探了。

    乔隽西有点憋屈地撇了撇薄唇,小声呢喃,“马上皇甫家的老二都能打酱油了。”

    赵清妡看着他难得露出几分孩子气的样子,心底一软,险些就要纵着他答应了。不过在出声的前一秒,她又守住了自己坚持。

    她当做没听到乔隽西的自言自语,继续吃自己的早餐。

    嗯,险些又中了这个男人的套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