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6【妡有灵西】女人的心机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句话,但赵清妡听完,的确是有点懵。

    “我去,这谁啊?听起来这是要撬清妡的……墙角。”纪小芮很是气愤,替赵清妡打抱不平。或许是遭遇过像林子涛那样的渣男,所以纪小芮对类似的事情格外敏感。

    李加岑起身,大刀阔斧地撩起了袖子,“走不走?”

    赵清妡看她这一副去干架的阵势,扯着她让她坐下,“你要干嘛?”

    “当然是让她们断了这种非分之想!乔总也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觊觎的?你得拿出你作为正室、作为当家主母的威仪出来。”李加岑一阵热血上头,她想替赵清妡讨回公道。

    赵清妡嗔视了她一眼,“你在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宗寒的为人我是清楚的。况且这件事最终还是取决于乔隽西。”

    没错,赵清妡听出来了,这电话录音里其中一个声音是属于宗寒的。

    这种形势赵清妡还是拎得清的。一时冲动、贸然就去找宗寒撕破脸,未免显得她对自己的婚姻太不自信了。

    “你认识?”李加岑赶忙又翻出相册找出刚才偷拍的一张照片。虽然不是绝对的正面照,但若是认识,那看到照片应该一眼就能认出来。

    赵清妡瞄了一眼李加岑手机上的照片,“点点头。她现在是帝业集团的cfo。”

    在座的三人不约而同地露出一副惊愕的表情。

    顾熠有点膜拜这样的角色,“乔隽西的左膀右臂?传说中的商界女魔头?”

    纪小芮先是对宗寒表示出几分望尘莫及之感,随后又露出一脸鄙夷之色,“之前有媒体评论她是乔隽西背后的女人!当时把我气得不行。天下谁人不知乔总的太太是赵小七。”纪小芮故意面向门口扯着嗓子喊道,唯恐在附近的宗寒听不到似得。

    李加岑的语气微微有点酸,“那她也是够好命的。能够跟着乔总一起打拼。跟着什么样的人,就能得到什么样的成长。宗寒算是三生有幸做了乔总的手下。”

    “好了。快吃饭吧。”赵清妡心里自然是架着一杆秤,孰轻孰重,谁是谁非,她是清楚的。所以对于这件事,她不甚在意。

    不过听赵清妡这么一副若无其事的口吻,李加岑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喂,赵清妡同学,你可长点心吧。虽然你的确自身条件优越,但也不可盲目自信,要知道你老公可是有颜有钱有智商的稀缺型男人。多少女人蠢蠢欲动想要挖你墙角呢。”

    赵清妡听李加岑说的煞有介事,忍不住笑了笑,然后夹了一块肉放进她碗里,“如果宗寒能成事儿的话,就没我什么事了。”

    李加岑毫不客气地将那块肉送进了嘴里,像只贪吃的小松鼠快速地咀嚼了几下,然后咽了进去。

    紧接着她又开始说教,“你还真是单纯呢!女人心海底针没听过吗?如果那位宗小姐真的对乔总有想法,那她默默蛰伏这么多年你不觉得很可怕吗?这说明她一直在等待机会,可是这些年她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乔隽西恋爱、结婚,她拼命压抑自己的情感,很容易就会心理扭曲了。如今一有机会,她会孤注一掷。别说我没提醒你,万一她心机得逞,那你后悔都来不及。”

    赵清妡捏了捏自己的耳朵,又给李加岑夹了块肉,“你怎么去了阿富汗之后,心理变得这么阴暗,心态变得这么悲观了?”

    李加岑毫不客气地享用了肉肉,过了几秒似乎才反应过来,“你这肉是嘉奖我呢?还是想堵住我的嘴?”

    顾熠和纪小芮都不由得笑了。

    恰逢此时又上了菜,顾熠便圆场道:“好了,清醒心里有数的。我们好久没聚一起吃饭了,不说扫兴的人和事。”

    赵清妡给顾熠默默递了个感激的眼神。

    这种事情的确是很尴尬,她并不擅长处理。

    她很感激乔隽西这些年,从没有让她面对过这种难题。

    至于宗寒,她理解宗寒对乔隽西可能存有某种别样的情愫,但宗寒是个有原则的人,什么该克制,什么该放肆,她相信宗寒心中自有计较。

    否则,一旦失了分寸,宗寒可能会失去现在所拥有的辉煌。

    毕竟作为帝业集团的首席财务官,人生的成本与收益,她应该比任何人都会衡量。

    当然,经历了创业的摸爬滚打之后,赵清妡也不是涉世未深的小姑娘了,没那么好拿捏了。

    她中途离开了一下,去找了一下王之上。

    “舅舅,我刚才似乎看到了一个朋友也在这里吃饭,能不能送她们一道你的拿手菜?”

    “噢,是吗?没问题,哪一桌?”外甥女难得开口相求,王之上当然是有求必应。

    “我没问呢。你查一下,她叫宗寒。”

    王之上让负责预定的服务员查了查,很快就知道了。

    “谢谢舅舅。”

    大约二十分钟后,宗寒和朋友在差不多要结束饭局的时候,又迎来了一份甜点。

    “嗯?是端错了吗?之前确认菜单的时候并没有这一道,而且刚才上汤的时候说是已经上齐了。”

    处于疑惑,宗寒问了一下。

    服务员:“这是我们老板的外甥女送的,她说是您的朋友。特地让我们老板做了这份拿手点心。”

    宗寒更加疑惑了,“请问您老板的外甥女是哪位?”

    服务员:“您不知道吗?赵清妡,赵家七小姐,乔隽西的太太,一加一公司的董事长兼总裁……”服务员对于能够认识赵清妡、乔隽西这一号人,不由自主地在言语之间流露出一种自豪感。

    “噢,我知道了,谢谢。”宗寒的脸色黑了一下,又沉着脸色看了自己朋友一眼。

    她的朋友立刻露出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压低了嗓音道:“这么巧,赵清妡也在这儿吃饭?她什么时候看到你的,我怎么没注意到啊?”她小心翼翼地开口,唯恐隔墙有耳似得。

    宗寒看着那道甜点,脸色始终无法愉悦起来,“谁知道。”

    朋友皱着眉头又问,“那她送甜点是什么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