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7【妡有灵西】心里的邪念
    宗寒忖了忖,而后反倒是坦然了,“大概刚才在洗手间我们说的那些话她都已经知道了。”

    朋友忽然感到一阵恶寒,她往自己身后瞧了瞧,而后颇为隐忧,说话变得更加小心谨慎,“不会吧。”虽然她有胆量怂恿宗寒,那是因为她希望宗寒有机会上位之后,她作为朋友能够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但这并不表示她有胆量得罪赵清妡啊。万一赵清妡再跟乔隽西吹一吹耳边风,那她在s市恐怕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不管她是出于打招呼也好,或是出于警示也好,反正我是没胃口再吃点心了。你要吃吗?”

    朋友下意识地点点头,而后又一脸惶恐地摇摇头。

    “那打包吧。别浪费粮食。”宗寒一脸深沉地说道。

    朋友有点猜不透她在想什么,只得谨小慎微地跟着她离开“王的盛宴”,生怕会撞上赵清妡。

    当然,这件事,赵清妡没跟乔隽西提起。她只当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来,她信得过乔隽西的为人,没必要平白无故地生事。二来,她想宗寒是聪明人,应该知道她那盘甜点是什么意思。

    这两天,乔隽西都在为出差忙碌。

    “这次的出差很重要?”在乔隽西连续打了两个电话重新部署了工作,调整了工作内容上的细节之后,赵清妡似是不经意地问了一句。

    乔隽西收起手机,有点疑惑地看向赵清妡,“怎么了?”以前,赵清妡很少会过问他工作上的事情。每一回都是他主动交代的。而这次,他还没来得及报备,赵清妡倒是先问了。

    其实这个问题赵清妡问得有点多余了。

    他出差自然是事关上千万乃至上亿的项目,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赵清妡也意识到自己问了个傻问题,一时间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话。

    “没事。”赵清妡摇了摇头。

    乔隽西觉得她有点反常,“真的没事?”

    赵清妡想了想,这件事没必要矫情,于是便跟乔隽西说:“能不能取消,或者推迟行程?”

    “看来是有事?”乔隽西有点好奇赵清妡的动机了。

    “嗯……可以不说吗?”赵清妡在短短的时间里,做了很多小表情,似是有点为难。

    乔隽西也就没有刨根问底,“我看看时间能不能允许。”乔隽西特别体贴地说道。

    其实这次出差的时间早就安排好了,相关的工作行程也早就定下了,若是临时更改会增加许多工作量。虽然乔隽西作为甲方有更多的话语权,但是毕竟这是跟对方再三确认过的时间,贸然更改会显得对对方不够尊重,也显得自己公司不严谨。

    但这些对于乔隽西来说,都没有赵清妡重要!

    挣钱很重要,品行价更高,若是为妻子,两者皆可抛。

    也是因为如此,乔隽西才落得个“宠妻无度”的名号。

    “如果为难的话就算了。”赵清妡不想乔隽西难办。“算了,当我没提过。”转瞬间,赵清妡脑子里有了另一个策略。

    “嗯?”乔隽西越发好奇赵清妡在筹谋什么了。她可不是朝令夕改之人。

    今天的赵清妡太不正常了!

    太不正常了!

    乔隽西目光灼灼地打量着她,仿佛要把她的心思看透。

    赵清妡有点忌惮乔隽西如此精深的目光,唯恐会被他看穿心底里的心思。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赵清妡遮遮掩掩地糊弄了过去。

    当天晚上,约莫十二点多的时候,乔隽西的电话忽然响起,是宗寒打来的。

    那时候他跟赵清妡刚躺下不久,两个人都还没有睡着。

    乔隽西也就直接接了电话,没有多余的客套,以他跟宗寒搭档多年的关系,完全不需要客套,“什么事?”乔隽西绝对言简意赅。

    随即电话那头传来了嘈杂的音乐声,乔隽西只听得电话里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你好,这里是末爱酒吧,你的朋友喝醉了,麻烦您来结下账把人带走。”

    宗寒喝醉了?

    这还是第一次听说。

    她向来自律严谨。

    “好的,我知道了。”乔隽西淡淡地应了一声。

    然后他不假思索地打给了杨溪,“宗寒在末爱酒吧喝醉了,你去处理一下,然后把她送回家。”

    这一晚杨溪对顾熠献足了殷勤,本想着能够跟顾熠修成正果了,没想到还是遭到了无情的拒绝。

    乔隽西打电话来的时候,杨溪刚刚被顾熠撵出来,心情正憋屈。而乔隽西又指派给他这么个任务,杨溪简直要欲哭无泪了,“乔总,麻烦下次有什么好事的时候,你能想着我点。”

    其实宗寒并没有喝醉,或者说并没有喝得酩酊大醉。她只是借助酒精给自己撞了撞胆而已。自从上次朋友怂恿宗寒去勾引乔隽西之后,宗寒的心里就种下了一颗邪恶的种子。本来她是想把这份感情一直深埋于心底的,但是朋友却毫不留情地给她挖了出来。再加上赵清妡的警告,宗寒就想豁出去一把。

    如果乔隽西出现,那她就奋不顾身、不知廉耻地为自己的幸福拼一把。如果乔隽西不出现,那她从此便死了这条心,再也不枉生邪念。

    “宗总,你还好吧?”

    等了半小时,一张熟悉的脸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

    然而,却不是她要等的人。

    宗寒的脸色渐渐阴沉下来。

    杨溪麻溜地替她结了账,然后扶起她,“走吧。”

    宗寒也只得半推半就跟着他离开,否则她的那点心机恐怕就要暴露了。

    乔隽西叫了杨溪来,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不管赵清妡有没有向乔隽西透露过那天在“王的盛宴”发生的事,宗寒都要把心底的那一丝邪念斩草除根。

    这是她能够明哲保身的唯一方式。

    一切的情愫,都在今夜终结。

    不过,虽然赵清妡没跟乔隽西提起那天的事,但是乔隽西还是知道了。

    没错,是李加岑说的。

    那是周六在天籁岛过家庭日的时候,李加岑找了个机会跟乔隽西说的。她本就是个藏不住事儿的人,这件事憋在心里几天了,如今见到乔隽西,她自然是不吐不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