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38【妡有灵西】不该有的念头
    李加岑故作不经意地溜达到了乔隽西跟前,她还没来得及开口,乔隽西便道:“有话要跟我说?”

    李加岑目瞪口呆,“你怎么知道?”乔隽西莫不是会读心术不成?

    乔隽西波澜不惊,“刚才你跟清妡讲话的时候就一直在瞄我,以前你的视线可是离不开二哥的。现在清妡一离开你就走到了我面前,难道不是有话要跟我说?”

    一点毛病都没有啊!

    李加岑胆寒了一下,这个男人真是太可怕了。自己打什么主意竟然都在他眼皮子底下。

    还是自家赵医生好,往往看破也不说破,还能让她保留几分对于小聪明的自信。

    “那你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吗?”李加岑偷偷摸摸地问道,唯恐被别人听到似的。

    乔隽西戏谑地笑了笑,“我不是神仙,能算出你心里的九曲十八弯。你说吧。”

    李加岑一脸正色,而后神神秘秘地道:“你跟我来。”

    乔隽西觉得她有点怪怪的,但还是跟着李加岑走到了阳台上。

    “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吧?”李加岑把之前拍到的宗寒的照片拿给了乔隽西看。

    乔隽西跟宗寒相识、搭档多年,当然一眼就能认出她,遂点点头,“我们公司的首席财务官。”

    “那她的声音你应该不陌生吧?”李加岑又问道。

    “她怎么了?”乔隽西对宗寒还是很信任的,这么多年,帝业集团能够发展到今天这样的规模,有宗寒的功绩在里面。那些日夜并肩奋战的岁月,乔隽西不会忘记。而且宗寒是特别讲究原则的人,所以乔隽西完全不担心宗寒会出什么幺蛾子。

    毕竟,帝业集团给属下的待遇很少有别的公司能达到。宗寒想要实现的人生价值和想要达到的人生高度,都可以在帝业集团这个平台上完成。

    “喏,你听吧。”然后李加岑便把之前录制到的内容播放给了乔隽西听。

    乔隽西听完,只是眸色沉了沉。至少,李加岑没能看出他有什么表情变化,所以她一时间也猜不透乔隽西在想什么。

    “删了吧。”乔隽西沉默片刻后,便说了这三个字,冷清而干脆。

    他一开始还以为李加岑要说宗寒对公司生了异心,没想到会是这件事。

    宗寒对他存有这样的心思,乔隽西真的一点都没发现。所以乍然听到这段录音,他内心深处还是有点波澜的。

    不过宗寒藏得这么深也表示她很有分寸。

    否则,会弄得大家都很尴尬。

    “什么?”李加岑对乔隽西的反应表示水土不服。

    “这件事清妡知道吗?”乔隽西反问了一句。

    李加岑实诚地垂了垂眸子,“知道啊。那天在王的盛宴吃饭的时候恰好碰上了这位宗小姐。”

    “那天清妡是什么反应?”乔隽西这会儿倒是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赵清妡遇到了这么大的事儿竟然在他面前只字未提。

    嗯……赵清妡还是有反应的,或许她之前让他推迟出差计划就是因为这件事?

    不过赵清妡的表现还是太平淡了一些。

    乔隽西一时间有点百感交集。

    不知道赵清妡的平静是因为充分地信任他,还是因为根本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清妡倒是一副淡定的样子。还说宗寒能成事的话就没她什么事了。最后她还让王叔给宗寒送了一道甜点,也不知道她是打算先礼后兵,还是打算生公说法,顽石点头。”

    原来如此!

    她的妻子竟然就这样不动声色地出手了。

    “我告诉你就是希望你能多多防范别有用心之人,尤其是身边值得信任的那些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她们就会设下陷阱,让你防不胜防,到时候做出令自己后悔莫及的事情来。我不想看到清妡伤心。”李加岑快速地说了一下自己的初衷。然后见自己的目的已经达成,便按照乔隽西的意思删了照片和录音。

    既然当事人都已经知道了,这些不堪的东西就没有必要在留下了。

    然后她便撤了。万一被赵清妡看到她跟乔隽西在一起聊天,以清妡的聪明才智,恐怕很容易就能猜到她的动机了。

    其实乔隽西还是有点懊恼的。

    关于赵清妡不愿意生孩子这件事,只是他不经意的一个小玩笑,却是被宗寒解读成了他跟赵清妡之间有了罅隙,并因此而萌生出了一些不该有念头。

    这算是他的疏忽了。

    那天他去参加一个酒会,而赵清妡在跟一个知名品牌洽谈合作,所以没办法作为乔隽西的女伴出席。于是乔隽西便带上了宗寒,因为他们当时要收购的那家公司老总也会出席,而宗寒是负责那个收购项目的。

    刚好那个老总携家带口地出席酒会,乔隽西便说了一些场面话,“穆总儿女双全,真是羡煞旁人。”

    然后那个穆总笑着说,“谁不知道乔总跟乔太太鹣鲽情深,怕是还没过够二人世界吧。不过以乔总和乔太太的良好基因,若是生了孩子,必然聪明又可爱。”

    于是乔隽西便回了一句,“我倒是挺喜欢孩子,只可惜,清妡她想以事业为重。”

    大概就是这句话吧,也就是一句场面话,宗寒却过了脑子,误读了他的情绪,以为他和清妡意见不合产生了怨气。

    唉……

    乔隽西轻轻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地竟生出这样的事端来。

    乔隽西立即在脑海里做了一番考量。

    让后当天晚上回到颐泓居,乔隽西便对赵清妡说,“下周的出差取消了。”

    “啊?为什么?”赵清妡有点诧异。之前不是说过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项目吗?而且前期的准备工作和出差期间的一切事宜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又临时更改……

    “宗寒带队去考察就可以了,具体谈细则的时候对方过来谈就行。”乔隽西远程操控好就不会出岔子。

    赵清妡惊讶于乔隽西的临时改主意,但也觉得小惊喜。

    毕竟这样一来,她给乔隽西准备生日礼物的时间又充裕并且方便了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