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51番一:我要跟哥哥做同班同学
    这一年,贝七夕3岁,该上幼儿园的年纪了。

    那时候老国王还未辞世,贝七夕一家尚住在贝瓦兰廷。

    贝七夕以明眸皓齿、粉光若腻的容貌,以及天真烂漫的性格深得大家的喜爱。

    幼儿园开学的前一天,老国王特地召集大家进行了聚餐,以庆祝贝七夕即将入学。

    老国王特地交代贝聿铭,“我们七夕刚上幼儿园,聿铭你要好好照顾妹妹。”那

    时候贝聿铭已经在上大班了。

    贝聿铭瞅了一眼正抱着奶瓶喝奶的贝七夕,长长的睫毛掀了掀,酷酷地回了一

    声:“知道了。”

    心里却是极不情愿的,这个跟屁虫,竟然也要上学了,还跟他同一所学校。只

    希望她能在幼儿园多交一些朋友,这样就不会一直缠着他了。

    贝七夕小嘴鼓囊着吸完了最后一滴奶,打了个响亮的饱嗝,忽然奶声奶气地看

    着老国王说,“爷爷,我想跟哥哥在一个班,当同班同学。”

    大家听着,都不约而同地笑了。

    只有贝聿铭,眉头皱得紧紧的,他才不要跟这个幼稚鬼在一个班。他会被她烦

    死的。

    不过再一想,便觉得自己的担忧是多虑了,跟屁虫没上过一天学,怎么可能一

    下子就连跳两级上大班。幼稚鬼就是幼稚鬼,想法都这么幼稚。

    这么一想,贝聿铭便又恢复了淡定。

    而后便听到国王爷爷跟她说,“小七夕,这个恐怕不能够噢。你才上小班,哥

    哥已经上大班了,不能当同班同学喽。不过你们可以当校友。”

    知道贝七夕可能是怕生,所以才黏着贝聿铭,老国王又道:“你明天去了幼儿

    园,能够认识很多新朋友。”

    贝七夕不乐意了,便向老国王撒娇,“不要嘛,爷爷,我就要跟哥哥在一个班

    上。不然我就不去了。”贝七夕撅着嘴,小嘴翘得高高的。

    果然这招屡试不爽,老国王向来宠她,“你真的想好了?”

    贝七夕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老国王觉得这并非原则性的问题,便答应了,“我一会儿给校长打个电话,让

    他重新安排一下。你先去大班听几天课,如果跟不上的话,那咱们就回小班先打基

    础好不好?”

    目的达成,贝七夕脆脆甜甜地回了一句,“嗯!爷爷最牛掰掰了!”

    奶声奶气的声音,惹得老国王喜笑颜开。

    贝聿铭冷笑着腹诽,看你能有多大能耐呆大班。

    皇家幼儿园可不是普通幼儿园,从小就是精英式教学。贝聿铭觉得以贝七夕的

    智商想留在大班,那简直天方夜谭。

    最多不超过三天,贝七夕就得乖乖回小班。

    有了国王爷爷的保驾护航,贝七夕便顺利地拿到了插班到大班的名额。

    第二天,贝聿铭像往常一样准时坐上去皇家幼儿园的专车。

    “可以走了。”贝聿铭爬上车,熟练地系上安全带后便吩咐司机道。

    “小王子,稍等一下,小郡主还没上车。”司机转过身恭恭敬敬地对他说道。

    贝聿铭的小脸蛋立即崩了崩,什么,那小家伙跟自己坐一辆车去学校?

    他往车外看了看,根本就没影儿。于是他索性从书包里拿出了一本书来看。

    过了大约十分钟,贝七夕也没出现。贝聿铭的耐心耗尽,他抬起小手腕,看了

    看手表上的时间,小脸蛋皱得紧紧的,“走吧,不等了。再不走就要迟到了。”

    司机有点为难,“国王说让小王子殿下和小郡主一起上学。”

    “你打电话给爷爷,我来跟他说。”贝聿铭板着一副面孔,他实在不想因为那个

    跟屁虫而耽误上学。

    司机有些为难,正犹豫,便看到一抹身影从远处走来,他欣喜地告诉贝聿铭:

    “小郡主来了。”

    贝聿铭往车窗外瞥了瞥,果然看到一个小不点拨动着小短腿正摇摇晃晃地往这

    儿走来。他头疼地拍了拍脑门。

    一分钟后,贝七夕几乎是连滚带爬上了车。圆鼓鼓的身子,直接滚到了贝聿铭

    脚边。偏偏她还不自知自己的丑态,喜癫癫地跟他打招呼,“哥哥,早安!”

    “快坐好!”贝聿铭嫌弃地瞄了她一眼。

    结果,贝七夕扒拉了两下,都没能站起来。她眨巴眨巴一双大眼眸,奶声奶气

    地道:“哥哥,帮我。”

    贝聿铭叹了口气,但还是解开安全带,俯身将她拉了起来。

    结果发现她的书包塞得鼓鼓的,他伸手掂了掂,重的很。“你书包里都放了些

    什么?”怎么第一天上学,比他书包塞得还满。

    贝七夕很乐意跟他分享自己的私藏,她拉开了书包拉链,将东西一样样拿了出

    来,“我带了布娃娃,拨浪鼓,彩虹圈,还有薯片,面包,牛奶……”

    贝聿铭对她的这些不务正业的东西嗤之以鼻。他有些不耐地道:“快系好安全

    带,车子要开了。”

    “哦。”贝七夕听话地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挪着小屁股做好,两只小手揪到了安

    全带。

    然后她又再次睁着璞玉般的大眼眸,一脸无辜地瞧向了贝聿铭,“哥哥,我不

    会。”平常坐车都是妈妈帮她扣的。

    贝聿铭只得又帮她系好安全带。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校门已经关了。

    贝七夕吃惊地“啊”了一声,“学校倒闭了吗?”

    贝聿铭合上了书,有条不紊地放进书包,语气有点冷,“因为你,我们迟到了。”

    他解开安全带,跳下了车。

    “哥哥,你等等我。”贝七夕好不容易才把从书包里拿出来的东西又一样样塞回

    去,见贝聿铭已经先行一步下车,她赶忙拖着沉沉的小书包跟上去。

    也不知道贝聿铭跟门卫大叔说了什么,便见他昂首挺胸地走进了校园。

    贝七夕背着书包,吃力地跟着贝聿铭的脚步,边走边软软糯糯地在后面喊:

    “哥哥,你等等我。”

    结果因为迟到,贝聿铭被老师罚放学后留下来做值日。

    等贝聿铭进了教室之后坐到了位置上,贝七夕才慢吞吞地走到了教室门口。

    “这位小朋友,你是走错教室了吗?小班在前面一栋楼哦。”老师看着贝七夕,

    以为她是刚入学的小班生,好心地告诉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