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7章 番一:贝七夕的智商
    然而,对于贝聿铭的鄙视,贝七夕毫不自知。

    她很大方地又从袋子里掏出一颗举到贝聿铭面前,嘴里含着糖口齿不清地问:“哥哥,你吃吗?”

    说实话,看着贝七夕那吃的津津有味的样子,贝聿铭动摇了一下。但是他还是很有原则地拒绝了,“不吃。”

    贝七夕刚想把糖果收回来,再一想又觉得不对劲。

    爸爸妈妈最不喜欢她吃糖了。如果被妈妈知道她有一袋奶糖,一定会没收的。

    如果哥哥不吃的话,说不定会向长辈们告状,到时候她的奶糖就保不住了。

    细思恐极,贝七夕差点将糖直接咽下去卡在喉咙口。

    她咳嗽了几下才得以缓解。

    然后她便将糖硬塞到了贝聿铭手里,特别有“心机”地诱惑道:“哥哥,这个糖可好吃了。你尝一尝嘛!不吃的话会后悔哟。”

    见贝聿铭不为所动,贝七夕更是殷勤地替他剥了糖纸,费尽地抬起手将糖往贝聿铭嘴里送。

    贝聿铭见她不依不挠的样子,只得吃了这颗糖。

    嗯,还真挺好吃的。

    “好吃吧?”贝七夕特别开心地在座位上扭来扭去。用现在的话来讲,这糖简直好吃到飞起来。

    “还行。”贝聿铭语气平淡地说道。作为王子,作为王室的第二顺位继承人,从小他接受的王室教育便是不能轻易暴露自己的喜好。

    “吃了我的糖,就得替我保守秘密啦。”

    贝聿铭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特别有涵养地吃着糖,从容地问:“什么秘密?你数学课差点睡着的事吗?”

    贝七夕诧异地睁大了青泓般的眸子,“你怎么知道的?”贝七夕以为她上课打瞌睡这件事神不知鬼不觉,因为她已经用尽洪荒之力来抵御睡意了。

    贝聿铭没回答,只是撇撇嘴,因为他将全过程都尽收眼底了。她脑袋跟敲木鱼似的一垂一垂,某个点估计她真是困极了,险些撞到桌子上。甚至某一瞬间,贝聿铭还清晰地听到了她嗍口水的声音。

    贝聿铭不说,贝七夕也没纠缠,她突然一股脑儿将糖果全都倒了出来。她快速地数了数,一共还剩18颗。

    然后她又麻利地一分为二,将九颗糖装进了袋子里,递到了贝聿铭面前,“喏,给你的。”

    贝聿铭瞄了一眼送到面前的奶糖袋,沉声问:“什么意思?”

    贝七夕噘了噘嘴,似是有点不舍,但咬咬牙,还是忍痛割爱,“分你一半,你别告诉我爸爸和妈妈我吃了糖,好不好?”

    贝聿铭不动声色地瞅着那半袋奶糖,这跟屁虫是要贿赂他?

    “不用了。”贝聿铭直接拒绝,他才不是爱告状的人。

    然而贝聿铭的拒绝,让贝七夕觉得特别没有安全感,迟迟不敢收回那半袋奶糖。如果贝聿铭不收的话,那她剩下的9颗糖恐怕都保不住了。

    贝七夕嘟囔着小嘴,显出一脸纠结惆怅的样子。

    片刻后,她从自己的份额里又拿出了一颗糖装进了袋子里,“给你10颗,我8颗,总行了吧。”

    贝聿铭摇了摇头,这小不点脑子里想什么呢?这么小哪里学来的桃李之馈、讨价还价这一套。

    然而,贝聿铭的摇头,让贝七夕再一次误解了他的意思。她以为贝聿铭并不满足这样的分配,于是又纠结了半天,特别沮丧地又从自己的份额里抓了两颗奶糖出来,“再给你2颗总行了吧。我只有6颗了,你现在12颗,比我多了一倍呢。”

    末了,怕贝聿铭再贪得无厌,贝七夕将自己剩下的6颗奶糖小心翼翼地揣进了自己兜里,然后故作霸气地说,“不能再多了啊。”

    贝聿铭有点惊讶,分奶糖的时候,贝七夕竟然能算的这么清楚,连乘法都用上了。这跟她在课堂上的表现简直判若两人。

    “如果我还给你3颗糖,我还剩几颗,你有几颗?”贝聿铭忽然萌生出考考她的想法。

    听闻贝聿铭要还她糖,贝七夕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黑色的瞳仁骨碌碌一转,然后兴致勃勃地说:“那咱们都有9颗糖了。”

    竟然只用了两秒钟,小不点就掰扯清楚了!

    贝聿铭觉得自己有了个重大发现。为了验证这个发现,贝聿铭又问她,“假如我明天给你5颗奶糖,后天给你6颗奶糖,大后天给你8颗奶糖,那你一共得到几颗奶糖?如果你能答对的话,这些糖都归你,我还替你保密。”贝聿铭指了指贝七夕手里的袋子。

    “真哒?”贝七夕顿时高兴地嘴都合不拢了。

    贝聿铭点头,“说话算话。”

    贝七夕眼睛眨了眨,然后眼睛笑成了一弯月牙儿,稚嫩的声音里满是欢快,“那你一共要给我19颗奶糖嘞!”

    竟然完全正确!

    这个小吃货!

    这道题分明就跟艾艺老师考她的第二道题目是一样的,可是数学课上她想了许久都没回答出来。

    “哥哥,我答得对不对?”贝七夕迫不及待地求证答案。

    贝聿铭点头表示肯定。

    “那这些糖就都是我的啦?”贝七夕立马将糖袋子收了回去,宝贝似得护在心口。唯恐慢一拍贝聿铭就会反悔。

    贝聿铭看着她嗜糖如命的样子,嘴角邪佞地勾了勾。

    待确定自己守护奶糖成功之后,贝七夕又斗胆问贝聿铭,“哥哥,你明天、后天、大后天真的要给我糖吃吗?”

    在贝七夕看来,奶糖这么好吃的东西,一定是多多益善。

    贝聿铭掀了掀眼皮,面无表情地说:“我记得我刚才好像说的是——假如?”

    “噢。”贝七夕蔫蔫地小声应了一句,白高兴一场。

    贝聿铭见她心情低落的样子,淡淡开口道:“你可以问唐帝要。”

    贝七夕眸子重新放光,“嗯?”

    贝聿铭语气笃定,“他会愿意的。”

    吃完晚饭,贝七夕偷吃糖果被贝聿铭抓了个正着,贝七夕赶忙扯着贝聿铭的衣袖,小声哀求,“哥哥,别出声。”

    贝聿铭见她如履薄冰,却又偏偏顶风作案,忽地生出一个念头,“那你回答我一个问题。”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