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1番一:以后别去招惹贝七夕
    每个班里都有好学生,乖学生,每个班里肯定也有成绩相对较差的,爱调皮捣蛋的学生。

    虽然艾艺临走时交代班长维持秩序,但还是有学生悄悄尾随艾艺和贝七夕,想一探究竟。

    爱因斯坦班的这位同学便是佐依藤,也算是班里的外交官了,别的班发生了什么事她一准清楚。

    出去了不久,她兴冲冲地跑了回来,神神秘秘地问班里的同学,“你们知道我看到什么了吗?”

    同学们纷纷摇头。

    尤娅:“我们又没长千里眼,快说吧。”

    佐依藤笑得甚是得意,“你们都没见过捣蛋大王金元哭鼻子吧,刚才他抱着崔老师大腿哭得可惨了。”

    尤娅:“不会吧?向来只有他把别人弄哭的份,还有人能把他弄哭?牛掰掰嘛。”

    佐依藤点头表示附和,“我也是没想到,贝七夕说我肚子疼,会不会死?然后艾老师把贝七夕抱到医务室去以后,金元就哭得稀里哗啦了,一个劲地问崔老师他要不要杀人偿命,说他不想死……”

    佐依藤后面说了什么,贝聿铭没去听,他直接冲出了教室。

    他大可以想象贝七夕肚子疼会哭成什么样。

    她是个特别怕疼的人,被蚊子咬她都能哭着喊疼,有次他好心给她拍蚊子,下手也不是很重,她却哭了个没完没了,最后爷爷还以为他欺负她了,罚他抄写《资治通鉴》,幸好小丫头后来替自己澄清了。

    贝聿铭去医务室的途中恰好路过休息室,看到正在哭哭啼啼的金元。

    “崔老师——”他打了个招呼便走了进去。

    崔老师见到他,眼神竟然恍惚了一下。明明贝聿铭不过是个五岁大的小屁孩,偏偏崔老师仿佛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无与伦比的震慑力。

    她定了定神,方才恢复一个老师该有的仪态,“贝聿铭,有什么事吗?是艾老师让你来找我的吗?”

    贝聿铭也算是皇家幼儿园的风流人物了,几乎全校老师都知道他。

    五岁的年纪,还不懂得收敛锋芒,因而方方面面表现优秀的他,时常都会得到老师的赞赏。甚至他的优秀表现也会成为老师在办公室炫耀的资本。

    比如艾艺就常常会在其他老师面前对他赞不绝口,“我真怀疑贝聿铭是不是带着前世的记忆来的。今天围棋课上,他竟然把《孙子兵法》理论套用得熟能生巧。”

    又比如某次活动课结束后,艾艺又跑去办公室炫耀了一番,“贝聿铭真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孩子了,今天拔河比赛的时候,他竟然把田忌赛马的典故给用上了,成功化解了劣势。”

    所以在艾艺的常年宣传包装下,贝聿铭早就成为整个皇家幼儿园最出类拔萃的小朋友。别的班上的老师常常在训话的时候说,“你们应该向爱因斯坦般上的贝聿铭小朋友多多学习……”

    因而崔老师也知道贝七夕是贝聿铭的妹妹。

    其实他们私下里常常会猜测,贝聿铭到底是皇室那个旁支的亲戚。他们也曾经猜测贝聿铭或许就是贝瓦兰廷里的小王子。不过根据贝瓦兰廷的传统,王子公主一般都会在贝瓦兰廷接受专门的教育。这也是出于对他们的安全考虑。

    “不是。”贝聿铭波澜不惊地说道,显得特别从容。他身上所表现出的气度,实在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该有的,“我想跟金元谈谈。”

    金元原本还在哭哭啼啼,但是强大的自尊心又不允许他在人前表现的这么懦弱,所以他伸手快速地抹了把眼泪,故作强悍地昂起了头,“你想跟我谈什么?”

    然而看到明显比他高出一个头的贝聿铭,金元又颓然心生几分怯意,不由自主地往崔老师身边靠了靠。

    于是,校园小霸王的气势顿时落了下乘。

    “我们谈的事情,最好不要老师在场。”贝聿铭完全是以一个大人的口吻在跟金元对话。

    金元第一次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他喉咙紧了紧,外强中干地问:“你……你要干嘛?”他一向是出于主动攻击型,对于迎战,尤其是贝聿铭向他发出宣战,他没来由地感到胆怯。尤其是在这种他心虚的情况下。

    “放心,我不会出手打你。”贝聿铭虽然这么说,双手却捏在一起搓了搓,给金元的心理上造成了莫大的压力。

    崔老师岿然不动地站着,有点担心这两个小男孩在一起会再生事端,到时候她就必须要承担无法逃脱的罪责。

    但是贝聿铭的一句话竟然鬼使神差地说服了她,她竟然乖乖听从一个五岁男孩的话,把空间留给了两个小男孩自己解决问题。这件事导致她后来一整天都后怕极了,万一真的闹出点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

    贝聿铭说的是,“崔老师,如果我真的想揍他,就算您在这儿也拦不住我。”

    事后,崔老师觉得贝聿铭说这话有点大言不惭,但当时,她完全被贝聿铭的那种霸气给征服了。

    而金元听了贝聿铭的这句话之后,更是浑身瑟瑟发抖。

    他也后悔极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贝七夕。

    现在他不仅有可能要面临杀人偿命的悲惨结局,而且在此之前,他恐怕还要接受贝聿铭的一轮摧残。尽管刚才贝聿铭说不打他,但他觉得贝聿铭会在精神上摧残他。

    他默默地朝崔老师递了个寻求庇佑的目光,结果崔老师却“无情”离开了……

    就在金元为自己深深默哀的时候,贝聿铭先发制人开了口,“你最好祈祷贝七夕安然无恙。”

    金元吃紧地咽了咽口水,“不……不然呢?”

    贝聿铭笑了笑,但是面上,眼睛里却完全没有笑意,让金元感到毛骨悚然。

    “你最好祈祷没有不然的情况发生。还有,我找你是想告诉你,以后不要再去招惹贝七夕,否则你我都会很麻烦。”他可不想因为贝七夕再被爷爷骂,这次的事情他还不知道该怎么跟爷爷交代呢。

    金元吐了吐舌头,“我考虑看看喽。”但心里想的是,就算求他,以后他也不敢再招惹贝七夕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