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4番一:优秀的人才有骄傲的资本
    课堂提问从来没给出过正确答案的贝七夕竟然考了95分?

    艾艺也不认为贝七夕故意隐藏实力,一来她没必要那么做,二来,一个三岁的

    孩子不可能有这么大的城府。

    艾艺怎么也想不明白。

    唐帝看到贝七夕早早地交了卷子倒是很开心。想必贝七夕是因为实在憋不出答

    案了,所以索**卷了事。

    他又偷偷瞄了瞄艾艺老师的表情,见她面色不展,心想贝七夕一定考得很差。

    于是他又垂下脑袋安心开始答题。

    看来,这次考倒数第二名,妥妥的。

    随后,大家陆陆续续地交卷。

    放学前,艾艺便已经把所有的试卷都改完了,并且誊好了分数,排好了名次。

    为了从小培养孩子的竞争意识,排名次也是学校的规定之一。

    并且名次也会写在卷子上,让每个人都清楚自己的成绩在班上的排名情况。

    艾艺让几个学生帮忙把试卷发了下去,“明天上课的时候我们分析错题。考得

    好的同学不要骄傲,再接再厉。考得差的也不要灰心,但要想一想自己这次为什么

    考差了。拿到卷子以后就可以放学了,贝七夕留一下。”

    好奇也好,疑惑也罢,艾艺想和贝七夕谈一谈。

    “噢。”贝七夕有点不乐意,“不要太久哦。”

    然后她又扭头对贝聿铭道:“哥哥,你等我一下下。”

    贝聿铭没应声,只是停止了收拾书包的动作,拿起他最近看的《从一到无穷

    大》,很快进入了的状态。

    唐帝的心情有点复杂。一方面,他几乎坚定不移地认为贝七夕考了最后一名,

    并且成绩惨不忍睹,所以艾艺老师特地交代她留下来。他打内心里有点同情贝七

    夕。毕竟对这种考最后一名的感觉他深有感触。另一方面,他也有点兴奋和激动。

    毕竟他终于能够摆脱最后一名的阴影了。他看着发卷子的同学,迫不及待地想要拿

    到试卷。

    “唐帝,你的!”终于,卷子发到了他手中。

    唐帝睁大了眼睛去看分数,60分,他拍了拍胸口,还好还好,勉强及格。

    紧接着,他满心欢喜地去寻找那个梦寐以求的数字——“29”,他们班一共30个小

    朋友,29名便是倒数第二名。

    然而入目的数字却令他整个人都打了个寒颤。卷子上标注的排名竟然是“30”!

    这便意味着他再一次考了最后一名!

    可是,这怎么可能?唐帝的脑子一片混沌!

    他无法相信贝七夕竟然比他考得还好,打击来得太突然,让唐帝有种晴天霹雳

    的感觉。

    不,一定是哪里搞错了!贝七夕连10以内的加减法都算不明白,怎么可能会比

    他考得好。

    一种强烈的失落感和不甘心促使唐帝立刻想要得到求证?

    唐帝迫不及待地走到了贝七夕的位置上瞄了一眼,随后他就看到了贝七夕桌上

    的那张试卷,上面的“95”这个数字像一道碍眼的光直入他的眼眸,唐帝的喉咙口一

    下子仿佛被堵住了,疼得发苦。

    他揉了揉眼睛,然后去看贝七夕的名次,一个他可望而不可即的数字明晃晃地

    冲入他的视线——“8”,贝七夕竟然考了第八名?

    这怎么可能!

    唐帝一下子“哇”地哭出声来!

    他一直把贝七夕当作自己的同盟,现在他深深感觉自己被背叛了。

    他期待了一个多月,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一直都活在考倒数第二名的幻

    想中,如今幻想訇然破灭,他实在有点难以承受这样残酷的现实。

    贝七夕见他哭了,不明所以地问:“唐帝,你怎么哭了?”

    唐帝红着眼,愤愤道:“贝七夕,你太过分了!”之前他都已经跟妈妈打包票

    了,保证自己这次考试一定能进步。可是现在,他怎么有脸回家告诉妈妈最后一名

    还是被他承包了?

    “我……哪里过分了?”贝七夕甚是委屈地问道。

    “以后我再也不相信你了!”唐帝很伤心,回座位拿了书包便离开了教室。

    贝七夕翘了翘嘴巴,简直莫名其妙嘛!

    艾艺问贝七夕卷子上的题目是怎么做出来的,贝七夕便把贝聿铭交给她的做题

    方法跟艾艺说了。艾艺觉得有点匪夷所思,便当场考了她两道题目,贝七夕竟然又

    快又准地答出来了。

    “那这两道选择题你怎么做错了?”按理说这两道选择题的难度在整张试卷中算

    低的。

    贝七夕瞄了一眼,憨憨地道:“那两个选项的数字比较大。”

    艾艺愕然,所以贝七夕选择的标准是哪个糖果堆数量多选哪个吗?这个吃货!

    “艾老师,还有事吗?”见艾艺久久不说话,贝七夕主动问道。她还赶着回贝瓦

    兰廷呢。

    “噢,没事了。喏,这是老师奖励你取得巨大进步。快回家吧,明天见!”艾艺

    奖给她一个笑脸胸针。

    贝七夕欣喜若狂地接过,脆脆地道:“谢谢老师。老师再见!”

    在车上,贝七夕一直在摆弄这个胸针,这可是只有表现优异的小朋友才能得到

    的奖励。

    贝七夕迫不及待地想要回到贝瓦兰廷炫耀一番。为此,她一直在纠结,到底别

    在哪儿才会比较醒目,她不断地在自己的手臂上、胸前、领口比划着,想要找一个

    绝佳的位置。

    “哥哥,你说我把笑脸徽章别在哪里好呀?”犹豫了许久,贝七夕还是向贝聿铭

    发出求助。

    贝聿铭不太想搭理她,但了解她的性格,若是他不出声,恐怕她会没完没了地

    问。于是他随手一指,“就这儿吧。”

    没想到却换来贝七夕拍手叫好,“哥哥,你真厉害,我怎么没想到别头上呢。

    可是我够不到,哥哥你帮我好不好?”

    随着甜腻软糯的声音落下,贝聿铭的视线里赫然多出了一枚黄色笑脸徽章。

    贝聿铭无奈地叹了口气,真是幼稚。

    但还是结果她手里的笑脸别针,小心翼翼地给她别在了马尾上。

    一下车,贝七夕便蹦蹦跳跳地跑开了,一路上摇头晃脑的,生怕别人看不到她

    头顶上的笑脸徽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