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5章 番一:失而复得
    她逢人就问,“你看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守卫说:“呀,小七夕又长高了。”

    贝七夕噘了噘嘴:“我都不知道我自己长高了,你知道?一点都不善于观察。”

    守卫:“……”

    贝七夕又问花匠:“你看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花匠说:“小七夕是不是偷吃巧克力蛋糕了?小心等会儿王妃骂哦。”

    贝七夕捂了捂嘴:“你怎么知道?”

    花匠指了指她的牙齿。

    贝七夕拼命地舔着大门牙,然后气哼哼地“哼”了一声,“就你看得仔细!”

    花匠:“……”

    女佣走来,贝七夕又问女佣:“你看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女佣说:“嗯,我们小七夕越来越美了。”

    贝七夕翻了翻白眼:“这是公认的事实,还用你说。”

    女佣:“……”

    她甚至跑到厨房问厨师,“你们看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

    大厨拿了一块果仁蜜饼给她,“小七夕乖,马上就要开饭了,你去找别人玩儿好吗?”

    问了一圈,似乎都没有人能一下子发现她头上的笑脸徽章,贝七夕微微有点失落。她啃着果仁蜜饼离开厨房,正好遇到了刚刚回到贝瓦兰廷的老国王。

    “爷爷。”贝七夕隔着老远特别热情地喊道,然后一溜小跑到了老国王跟前。

    贝云亨笑得像个弥勒佛,满脸慈爱和宠溺,“哟,又去厨房骗东西吃啦?小心一会儿晚饭吃不下了。”

    贝七夕努力将自己的头顶往前凑了凑,以引起老国王的注意,她笑眯眯、满含期待地问:“爷爷你看我今天有什么不一样吗?”

    贝云亨身在其位,当然早已练就了明察秋毫的本事。看到贝七夕浑身都充满了想表现的劲儿,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哟,我们七夕今天头上戴了个笑脸,哪来的?”

    贝云亨说出了贝七夕想要答案,她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赶忙开始炫耀自己的成绩,“今天我们进行数学考试了,我考了95分呢,全班第八名,这是我们艾老师奖励我的小勋章。”贝七夕用她那稚嫩的嗓音说道。

    贝云亨有点意外,前段时间这丫头还说数学课太无聊了,上课什么也听不懂,每次做数学题都是使心憋气,闷闷不乐的样子。他还以为这丫头在大班呆不了多久呢。没想到这次考试竟然得了95分。

    “我们七夕真厉害,真聪明。”贝云亨夸奖道。

    得到夸奖的贝七夕,便更高兴了。

    吃饭的时候,她又进行了一波宣传炫耀,直到所有人都把褒奖给到了她,贝七夕才终于心满意足了。

    然而吃完饭贝七夕准备跟爸爸妈妈回西暖阁的时候,她却忽然发现头上的笑脸徽章不见了。她把自己去过的地方全都找了一遍,都没找到。

    “会不会是刚才掉了,然后被贝贝叼走了?”贝哲泱分析着各种可能性。

    贝贝是贝云亨养的一条拉布拉多,自从妻子去世之后,贝云亨便养了贝贝,已经十多年了。

    平时贝七夕跟贝贝也玩得很好,但是此时此刻,贝七夕愤怒极了,用尽了全力叫唤:“贝贝,你给我过来!”

    听到贝七夕的呼唤,贝贝果真跑了来,乖顺地在贝七夕面前蹲下了。他面目平和地望着贝七夕,似乎是在问贝七夕唤她有什么事。

    贝七夕指着它问:“我的笑脸别针是不是你给弄走了?弄哪儿去了,快给我找回来!”贝七夕急得跳脚。这可是她上学一个月一来第一次拿到笑脸徽章,她准备要好好珍藏起来的。

    然而贝贝根本无法听懂她的话,它只是看着贝七夕烦躁的样子,垂了垂脑袋,试图能够安抚贝七夕的情绪。

    贝七夕鼓着腮帮子,急的眼睛都红了,“你快说呀,到底给我弄哪儿去了。”

    贝贝还是听不懂贝七夕的话,它摇摇头,似乎在说抱歉。

    “哎呀!你真是太讨厌了!”贝七夕都要抓狂了。

    贝贝无辜地盯着贝七夕,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贝七夕越想越伤心,最后竟然嚎啕大哭起来。不过就一顿饭的功夫,她的笑脸徽章就没了,这可是她好不容易才挣得的荣誉。

    一看她哭了,一干人等都开始变着法地哄她。

    贝云亨:“七夕不哭噢。我们七夕最乖了,我立马打电话给校长,让你们老师明天给你补发一个,好不好?”

    贝七夕哭着摇头,“那不一样。”

    叶贤英:“好了宝贝儿,不哭了,妈妈知道你这次表现很好,明天妈妈给你买最喜欢的奶糖和巧克力蛋糕好不好?”

    贝七夕止住了嚎啕大哭,但依旧啜泣不止,“真的吗?大人说话要算话哦。可是我的笑脸徽章不见了,我还是很难过。”

    这时,消失了好一会儿的贝聿铭忽然又出现了。他稚嫩却沉稳的声音一下子吸引了贝七夕的注意力,“我找到笑脸徽章了,你看看。”

    贝七夕抬起小手抹了把眼泪,视线继而变得清晰起来。她从贝聿铭手里接过笑脸徽章,骤然间破涕为笑,“对的。就是这个!哥哥,你是哪里找到的?”

    贝聿铭瞥了眼窗外,“噢,就在门口,脚不小心被什么硬物给膈了一下,捡起来一看,竟然是笑脸徽章。”

    贝七夕宝贝似得紧紧将笑脸徽章攥在手里,唯恐自己会把它再次弄丢。她瓮声瓮气地道了声:“谢谢哥哥。”

    “收好了,再弄丢的话,就不一定能找到了。”贝聿铭拍拍她的小肩膀,不冷不热地提醒了一句。

    贝七夕深以为然,狠狠点头,“我一定会藏好的!”

    笑脸徽章失而复得,贝七夕这才平复了难过的心情,跟着爸爸妈妈回西暖阁了。

    几分钟后,贝聿铭回到了东暖阁自己的房间。他发现自己刚才一时心急,没把抽屉给关好。

    他更没有想到,自己一直视为无用的一抽屉笑脸徽章,有一天竟然还能够派上用场。

    唉,贝七夕真是个幼稚鬼。为了一枚小勋章,就能哭成那样。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