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68番一:我要听你说
    ,精彩小说免费!

    贝七夕似乎很难理解贝聿铭减肥的这种想法,不过片刻后她还是点了点头,“噢,本来还想偷偷给你送饭的,现在看来不必了。”

    听她这么简单天真地说出这样的话,贝聿铭差点气到吐血。他嘴皮微微一翘,“本来有件事要跟你说一下,现在看来不必了。”

    语毕,贝聿铭便擦身从贝七夕身旁离开了。

    贝七夕两秒后才反应过来,对着贝聿铭的背影喊道:“什么事啊?”

    贝聿铭举起手臂挥了挥,“不重要了。”

    贝七夕原本以为这件事就此告一段落了。她可以高枕无忧地愉快地玩耍了。

    然而这天晚饭过后,爷爷却把她叫到了书房。

    贝七夕以为是三言两语的事情,然而进了书房爷爷却只是让她在一旁坐着。

    这种事情是从来没发生过的。爷爷一向都认为小孩子睡眠很重要。吃完晚饭都会让她早点回西暖阁睡觉。

    但是今天,爷爷的行为却很反常。

    “爷爷,你找我什么事啊?”贝七夕有点坐不住了,从椅子上跳下来走到了贝云亨面前,抬着婴儿肥的脑袋,天真无邪地问道。

    爷爷似乎这才注意到她,笑眯眯地看了她一眼,“你说呢?”然后便又埋头伏案工作了。

    贝七夕心头一紧,她总觉得爷爷刚才笑得很诡异,有点皮笑肉不笑的意思。

    “我不知道啊。”贝七夕睁大了茫然又无辜的眼神,她不过是个四岁的孩子,哪里能猜到大人的弯弯绕绕。

    “那就好好想想。想想你有什么事情应该告诉我。”爷爷依旧是慈眉善目的口吻。

    贝七夕聪明的小脑袋瓜一转,陡然心虚了一下。

    她瞒着爷爷的也就是她偷偷碰了雪茄的事情,可是这件事爷爷不是已经认定是哥哥做的了吗?那应该没她什么事了吧。

    于是贝七夕捏着手指,闪烁其词,“爷爷,我没有什么事要告诉你呀。”

    贝云亨点了点头,又给了她一个和善的笑容,“没关系,接着想,一定会想到的。”

    见状,鬼灵精怪地贝七夕打了个哈欠,“爷爷,我困了,能不能明天再想啊。”

    贝云亨摇摇头,“不行。今天的事情,得今天解决。困得话,你就先眯半小时,等会儿我再叫醒你。”

    贝七夕:“……”她万万没想到爷爷还有这么一招。只是一向对她和蔼可亲的爷爷,今天她怎么觉得有点老谋深算的味道?

    贝七夕放弃了装瞌睡的主意,她打起了十二分地精神,将撒娇卖萌用到了极致,“爷爷,那你能不能给点提示啊。”

    贝云亨轻描淡写地说道:“就今天发生的事情。”

    贝七夕的神经瑟缩了一下,怯生生地再次开口,“能不能再具体一点啊,今天发生的事情可多了呢?”

    贝云亨依旧云淡风轻,“吃过午饭发生的事情。”

    贝七夕的牙齿咬到了嘴唇,疼得她叫了一声,她一脸愧疚地问,“爷爷,您都知道了啊?”

    贝云亨这才又抬起头来,“这件事,爷爷要听你说。”

    贝七夕默默地垂下了脑袋,歉疚地道:“其实……雪茄不是哥哥弄的,是我碰的。但是我不是故意要烧掉文件的。我怕爷爷骂我,所以……所以才……”贝七夕偷偷抬眼望了望贝云亨,有点被他的气势震慑到。

    “下午的时候,你就在书房门口,为什么不进来主动承认错误?爷爷有没有告诉过你,一定要有担当。这是作为王室成员最基本的准则。”听到贝七夕终于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贝云亨的表情里闪过一丝欣慰。

    贝七夕黑色的眼仁瞬时放大,她诧异地问:“爷爷,你怎么知道下午我在门口?”她瞪大了乌黑透亮的眸子,目光里满是叹服和崇拜,“爷爷,你太神通广大了!你好厉害啊!”

    贝云亨嗔视她一眼,这小丫头小小年纪,倒尽是会说好听话。

    贝七夕抿了抿唇,紧张地咽了几口口水,才怯生生地问:“爷爷,你怎么知道雪茄是我碰的?”

    贝云亨冷“哼”了一声,“聿铭的秉性我还是了解的。之前我问他的时候,他非常镇定地告诉我不是他做的。所以这件事一定不是他做的。况且,这种调皮捣蛋的事情也只有你干得出来。我的椅子上还留着你的小脚印呢,说明你来过我的书房。但是发现自己闯祸了,又悄悄溜走了,是吧?”

    贝七夕满是不可思议,“爷爷,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啊。你太了不起了!”

    贝云亨看着她那夸张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

    “爷爷,那你为什么还要罚哥哥一天不能吃饭啊?”贝七夕问完,忽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很蠢地问题,忙后悔不迭地那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自己这么问,岂不是提醒了爷爷要惩罚自己?她的眸光一下子被沮丧填满,她可不想一天不能吃东西啊。这对于她来说简直就是酷刑了。

    “这个么,你以后会懂的。不过看到聿铭这么护着你,我还是很欣慰的。你年纪小,做错点事无妨。但是……”贝云亨停顿了一下,向贝七夕招了招手,“丫头,过来。”

    贝七夕犹豫了一下,怕爷爷会责罚她。

    “过来……”贝云亨稍稍放柔了自己的语气。

    贝七夕这才晃荡着小身板,走到了贝云亨身旁。

    贝云亨俯下身看着她,“小七夕,你要记住,做错了事,不能一味地逃避责任,更不能把责任推给别人,让别人承担你所犯下的错。等你以后长大了,没有人会让着你,而哥哥,也不能永远护着你,他有他的使命和职责……”这一晚,爷爷跟她讲了很多。有的,贝七夕听懂了,有的她听得懵懵懂懂。

    听着听着,她便有些困乏了。几秒之内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

    “你的认错态度还算不错,但既然做错了事,还是要受罚的。”贝云亨在连篇累牍地讲了一番道理之后,忽然来了这么一句,一下子又把贝七夕的睡意赶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