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0章 番一:哥哥,我不嫌弃你
    贝聿铭吃的时候,贝七夕就站在一旁巴巴看着。

    贝聿铭的吃相很有涵养,几乎听不到他嗦面时“呲溜呲溜”的声音,反倒是一旁贝七夕咽口水的声音特别明显。

    贝七夕特别后悔,早知道就让厨师叔叔多做一份了。

    都怪爷爷,刚才跟她聊天聊了那么久,害的她都饿了。不然这会儿,她应该已经躺在床上做着美梦呢。说不定梦里还有各种好吃的。

    贝七夕一边咽口水,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贝聿铭忽然放下了叉子。

    “哥哥,你不吃了吗?”贝七夕仰着小脑袋软软糯糯地问道,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忽闪忽闪的,显得特别有灵气。

    “嗯,不吃了。”她在一旁馋的流口水,完全影响了他的食欲好吗?

    贝七夕的表情变得特别惋惜,“啊?那多浪费啊。还有一半呢!”

    “那你吃吧。”贝聿铭随口说道。

    没想到贝七夕应得特别快,说了句“好呀”,便麻溜地拖了一旁的椅子,把碗拿到自己面前,就着贝聿铭的叉子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

    那一连串的动作,看得贝聿铭叹为观止。他刚才不过就是随口那么一说。

    可是怎么感觉贝七夕早就等着他这么一句了?

    至少也要等他重新拿个叉子去呀。

    “这是我的叉子。”贝聿铭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贝七夕嘴里被面条塞得鼓鼓囊囊,她摇晃着脑袋,口齿不清地道:“没关系,我不嫌弃你,哥哥。”

    贝聿铭:“……”

    他看着她不拘小节的吃相,暗忖着,可是他嫌弃她啊。

    后来,随着饥饿感慢慢被食物冲淡之后,贝七夕才想起了正经事。她道歉也不忘顾着吃,含糊不清地道:“哥哥,对不起啊。我不该让你替我顶罪的。这件事我已经跟爷爷说清楚了,不过还是要谢谢你。”

    贝聿铭语气平平地“嗯”了一声。

    贝聿铭的反应太平淡了,贝七夕“咦”了一声,扭头望向他,“哥哥你都不问我为什么要跟爷爷讲吗?”

    贝聿铭以一种了然于心的语气开口,“因为爷爷早就知道这件事并非我所为,祸是你闯出来的。”

    “你?”贝七夕瞠目结舌,感到不可思议,“你——是怎么知道的!”

    贝聿铭:“你以为爷爷不清楚我们俩的秉性?在爷爷面前耍小聪明只能吃亏。你一个眼神,爷爷就知道你下一步要干嘛。”

    因为贝聿铭的话,贝七夕噎了一下,她没有一丝杂质的眸子里露出几分恐惧,“你把爷爷说的好可怕啊。”

    贝聿铭依旧是很从容的神色,“这不是可怕,这是阅人无数之后的积累。你自以为是的那点小聪明在爷爷看来不过是儿戏罢了,根本不用去在意。”

    “你你你……”贝七夕有点被贝聿铭的言论吓到,她指着贝聿铭,却半天说不出什么内容,最后语无伦次地来了句,“你这么说爷爷,我不喜欢你了。”

    贝聿铭掀了掀眼皮,这个幼稚鬼。谁稀罕她的喜欢。

    “赶紧吃完回去睡觉吧。”已经不早了,贝聿铭不想跟她扯太多。

    这时,贝七夕想起自己的主要目的还没说,放下叉子扭头看向贝聿铭,“哥哥,你得帮我。”

    贝聿铭听她这副语气,便有些头疼,“你又闯什么祸了?”

    他顿时恍然大悟,难怪呢,她大半夜的跑来给自己送吃的,原来是有求于他。

    贝七夕一脸真诚,举着右手发誓,“我不会再让你替我背黑锅了。”而后她呆呆地问:“哥哥,你知道《千字文》是什么吗?”

    贝七夕的话题成功引起了贝聿铭的好奇心,“你什么时候也对中国文化感兴趣了?”

    贝七夕颓丧地摊在了椅子里,意兴阑珊地道:“我才不感兴趣呢。可是爷爷让我背诵《千字文》,而且背不出来,明天就不能吃晚饭了。”

    原来如此。

    “《千字文》是由中国南北朝时期的梁朝散剂侍郎周兴嗣编纂的,由一千个汉字组成的韵文。当时,梁武帝命人从王羲之的书法作品中选1000个不重复的汉字编纂成文……”自小饱腹诗书的贝聿铭对《千字文》的历史娓娓道来。

    然而他还没说两句,就被贝七夕给打断了,她一脸茫然地道:“哥哥,你刚才说的我只听懂了中国这个单词。你能不能帮我在明天晚饭前把这篇《千字文》给背出来?”贝七夕才不关心《千字文》的由来和出处呢,她只关心明天的晚饭有没有着落。

    贝聿铭认真打量了她一眼,然后很实在地回答:“其实,一顿晚饭不吃没什么的。睡一觉,就挺过去了。”他实在不看好贝七夕能在短短一天之内背出《千字文》,倒不是说贝七夕愚钝,而是她的专注力不够。要知道之前在幼儿园的时候,每次老师一说下课,第一个冲出教室的人总是她。甚至在课堂上她也总是开小差。

    听贝聿铭这么说,贝七夕倒是有点犹豫了,“《千字文》这么难吗?哥哥,如果你的话,要多久才能背出来?”贝七夕在想,如果真的太难的话,她索性就放弃好了。免得努力了一天,到最后还是没晚饭吃,那她何必白费那功夫。

    贝聿铭伸出了一根食指。

    贝七夕顿时就不抱希望了,“啊?你也要花一星期啊。那我还是明天一早跟爷爷说不背了。”

    贝聿铭朝她翻了个白眼,“不是。”

    贝七夕“啊”了一下,“不是一星期啊,那是一天时间吗?”

    贝聿铭真的有种要把她赶出房间的冲动了,“一小时,在你这么大的时候,我花一小时背出了《千字文》。”贝聿铭的言下之意是,如果放到现在,他背诵同等难度的内容,时间会大大减少。

    听贝聿铭这么一说,贝七夕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来《千字文》很简单嘛!哥哥只用了一小时时间就背出来了,那爷爷给我一天时间绰绰有余了。”贝七夕一下子转悲为喜,嫩嫩的脸蛋上洋溢着雀跃。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