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1章 番一:能算你妹妹过关吗?
    贝聿铭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这个吃货哪里来的自信!

    “《千字文》有中文版、英文版、法文版、拉丁文版、意大利文版,你要背哪个版本,还是一起背?”贝聿铭面无表情地问道。

    “啊?”贝七夕正要捧起碗喝面汤,听了贝聿铭的这句话,她险些把碗给摔了,“这么多?”她目瞪口呆地问道。

    要是能选择的话,她当然是选择不背啊。

    “我……我也不知道啊。要不我明天问问爷爷。”贝七夕一时拿不定主意。

    倒是贝聿铭分析了一下贝云亨的用意,而后道:“爷爷一向崇尚中国文化,他应该是想让你背中文版的。”

    “噢。”只背中文版的话那还可以接受。贝七夕喝了口汤,给自己压压惊。

    “喏,你今晚先看看吧,解释,读音,这上面都有。”贝聿铭掏出一本笔记本,这是他当时背诵之前做的功课。在理解的基础上进行背诵,会更加容易一些。

    贝七夕无比感恩地接过,“谢谢哥哥。”

    然后她翻了翻笔记本,又再次被吓住了,“这么多!”

    贝聿铭给了她一个“你以为呢?”的眼神,然后用不看好的语气说,“所以我刚才说你干脆放弃明晚的晚饭。”

    贝七夕把笔记本捧在心口里,对贝聿铭的建议嗤之以鼻,“才不呢!我一定会背出来的!”她忽然想起来刚才在厨房看到好几只大螃蟹,她问厨师叔叔明天是不是要吃蒸螃蟹,厨师叔叔说不是,螃蟹是明天晚上拿来做蟹酿橙的。

    贝七夕感觉听名字这就是一道特别美味的菜,她怎么可能错过!

    贝七夕说完,一口气喝光了所有的汤,然后擦擦嘴跳下了椅子,抱起贝聿铭的笔记本,说了句“哥哥晚安,我明天再找你!”便离开了。

    第二天,贝七夕睡了个懒觉。十点多的时候才不慌不忙地跑来找贝聿铭。

    结果可想而知,她还没背几句,便开始思量今天的午饭了。

    脑子里尽是各种菜肴的图片,勾得她心神荡漾,根本无心背书。

    贝聿铭早就料到了她会这个样子,“你还背不背?不背的话我自己看书去了。”

    “背啊背啊。”贝七夕的心思稍稍回来了一会儿。“果珍李柰,菜重芥姜是说水果很珍贵,菜很重要吗?”

    贝聿铭分分钟都想走人不搭理她了,当初他觉得这句话很好理解,所以并未加以任何注解,没想到贝七夕会这么理解。

    “这句话的意思是:水果里最珍贵的是李子和柰子,蔬菜中最重要的是芥菜和生姜。”贝聿铭将整句话的准确意思告诉了贝七夕,却换来了贝七夕的一脸嫌弃。

    “写这个文的人一定没吃过什么好东西吧。生姜一点都不好吃,想必芥菜也不会好吃。还有李子,酸酸的,还没芒果好吃嘞,怎么就珍贵了?估计柰子也不好吃。”贝七夕叹了口气。

    贝聿铭真不想理她了。这个吃货!三句话不离吃。

    “你算说对了,虽然中国地大物博,物产富饶,但很多水果蔬菜都是在历史的进程中慢慢引进的。比如你刚才说的芒果,普遍认可的说法是大唐玄奘高僧从印度带到中国的。所以身为南朝梁人,周兴嗣当然没吃过芒果。”

    贝七夕没想到水果蔬菜都有不为人知的历史,她为古人的不幸感叹了一把,同时也为自己能生活在这样一个美好时代而庆幸,毕竟现在美食多得她都尝不过来呢。

    贝七夕的注意力不知道又跑哪儿去了,贝聿铭已经懒得管她,拿了本书自顾自地看了起来。

    可能是觉得时间充裕,贝七夕没什么紧迫感,中午吃完饭竟然还打了个盹儿,一下午的效率也不是很高,东拉西扯。

    直到晚饭前一个小时,贝七夕才恍然有了紧迫感。

    “哎呀,只有一小时了,我才背了不到四分之一,哥哥,你怎么也不提醒我呀。”贝七夕赶忙捧了笔记本开始啃。

    贝聿铭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样子,嘴角斜勾了一下,她又不是替他背书,倒是怨起他来了。

    他倒是要看看,这丫头怎么在不到一小时的时间里,将剩余的内容全部背出。

    这时,贝怀泱来找贝聿铭,要带他外出一趟。

    一小时后回来的时候刚好赶上晚饭。大家都已经到了餐厅。爷爷正准备检查贝七夕的背诵情况,只见贝七夕站得直直的,胸有成竹的样子。

    贝聿铭有点意外,这丫头都背出来了?

    如果真是那样,他倒真是要对这个幼稚鬼刮目相看。

    他承认贝七夕是有点小聪明,但背书这件事光有小聪明是不够的,还得有悟性,还需要专注力,并且记忆也是需要技巧的。他不相信贝七夕在短短一小时内就掌握了快速记忆的全部技能。

    “背出来了吗?”贝云亨看着自信满满的贝七夕问道。

    贝七夕似是犹豫了一下,而后脆脆地回答:“嗯,背出来了。”

    贝云亨幽深的眸底闪过一丝诧异,而后他甚是期待地道:“那开始吧。”

    于是贝七夕便开始了背诵:“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昃,辰宿列张……果珍李柰,菜重芥姜,额……菜重芥姜……”

    贝七夕前面背得还算流畅,但显然卡在这里了。

    她咬了咬唇,然后小心翼翼地伸出小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

    “噢,海咸河淡,鳞潜羽翔,龙师火帝,鸟官人皇……坐朝问道,垂拱平章……垂拱平章……”贝七夕再次卡顿。

    贝聿铭本以为贝七夕会向他发出求救信号呢,结果他看到贝七夕又擦了把额头上的汗,竟然又继续背下去了。

    后来贝七夕更是频频擦汗,贝聿铭便觉得她手心里一定藏着猫腻。

    当然,他都能看出来的破绽,爷爷不可能看不出来。

    但爷爷看破却不说破,他也就没吱声。

    只是没想到贝七夕支离破碎地背完之后,爷爷却忽然扭头看向了他,“聿铭,你觉得七夕背得怎么样?算过关吗?”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