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2章 番一:点名批评
    爷爷这么问,让贝聿铭措手不及。

    显然,按照他的评判标准,贝七夕是不能算过关的。

    但他用余光瞄了眼贝七夕,却见贝七夕正一个劲地给他递眼色。

    贝聿铭想了想,道:“如果七夕能说出这篇文章大概的意思,就算她过关好不好?”贝聿铭另辟蹊径,替自己解了围,也算是再给贝七夕一次机会。毕竟这篇文章的意思,他之前给她解释了不下两遍,她应该能说出个大概出来。

    他只能帮她到这里了。

    显然,贝云亨很欣赏贝聿铭的这个提议,“好,七夕,那你说说这篇文章讲了什么意思?”

    贝七夕朝着贝聿铭瞪了一眼,要是他刚才说过关,现在她都能吃上蟹酿橙了,她都已经能闻到从厨房里飘出来的香味了。

    可现在,她还要讲述《千字文》的思想大意,真是多此一举。

    幸好她这一天的功课没白做,还能大体上记得。

    于是贝七夕稍稍地清理了一下思路,便讲了起来。

    讲得口干舌燥,终于说完了。

    “爷爷,我能不能吃饭了?我都背了一天了,又渴又饿。”贝七夕撒娇着说道。

    贝云亨眯了眯眼,只打量着她,却并不发话。

    贝七夕被盯得有点浑身发毛,“爷爷,你不会真的忍心不给我晚饭吃吧?你看我今天一天为了背书都瘦了呢。”贝七夕说着拍了拍自己的脸蛋,还故意微微噘了噘嘴,好使得脸颊看起来变瘦。

    贝云亨忍不住被她那搞怪的样子给逗乐了。

    “关于文章意思解释得尚可,就准了你今晚的晚饭了。不过你得先告诉我,谁教你作弊的?”贝云亨一脸严肃地问道。

    贝七夕原本呆萌的表情立刻变得僵硬起来,她下意识地将手握成了拳头,背在了身后,“没有啊。我没有作弊。”

    贝云亨冷“哼”了一声,“连爷爷都敢戏弄。摊开手心让我瞧瞧。”

    贝七夕自知躲不过,纠结了片刻便乖乖摊开了手掌心,立刻换上了一种恭维的语气,“爷爷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呀?你真是太英明了,什么事都瞒不过您。以后七夕再也不敢在你面前耍小伎俩了。”贝七夕小小年纪,溜须拍马的一套却炉火纯青。

    虽说贝云亨向来正直严明,但是很多时候对于贝七夕的这一套,他都招架不住。

    贝云亨看到她那迷你小手心里竟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着实感到惊讶,“这些抄了挺长时间吧。”

    贝七夕赶忙趁机卖惨,“是呀,爷爷,写的我手指都酸了呢。而且右手的字我还得用左手写上去,可费劲了。”

    贝云亨冷叱一声,“你还敢说!小小年纪就这么多花样。到底是谁教你这么做的?”

    贝七夕偷偷瞄了眼不远处的女佣,见那女佣一副惊弓之鸟的样子,便道:“哎呀,爷爷,你就别问了嘛。我要是说了,那不是太不仗义了?以后就没人跟我玩了。”

    贝云亨没想到贝七夕会说出这番话来,“那你晚饭还想不想吃了?”

    贝七夕特别期待地点头。

    “想吃晚饭,那你就得告诉爷爷谁教你作弊的?”

    贝七夕感到十分为难,“我能不能不说?”

    贝云亨不吭声了,只一脸沉色看着她。

    贝七夕的表情也沉了下来,十分凝重的样子,小脸耷拉着,垂头丧气,最后她带着哭腔道:“那我不吃晚饭了。”

    她不能为了一顿晚饭害别人丢了工作,那样的话她会良心不安的。

    听她这么说,女佣反倒是不忍心了,她很感激贝七夕小小年纪竟然就懂得维护她,“国王陛下,是我。您罚我吧。”女佣战战兢兢地说道。

    贝七夕叹了口气,“爷爷,你别错怪好人了。其实也不是她告诉我的。是我自己领悟出来的。我就问她,以前考试的时候如果来不及背书要怎么做?她告诉我弄小抄,然后我就明白了。她根本不知道我要作弊的。”

    “你呀!”贝云亨都不知道该说这丫头什么了,骂不忍,罚的话又怕她要耍什么花招。

    最后贝云亨只说了一句“下不为例”,这件事就算是这么过去了。

    ******

    一晃就到了小学开学了。

    大概是因为贝云亨事先有过关照,所以贝七夕和贝聿铭还是被分在了一个班上。

    毕竟,有贝聿铭看着贝七夕,贝云亨会放心一点。

    不然,那个调皮任性的小丫头,指不定要闯出什么祸来。

    小学不比幼儿园,幼儿园里毕竟是一个玩乐的氛围,但小学就不一样了,整个校园里都飘散着一种浓浓的学习氛围。

    贝七夕一进来,就觉得有点压抑了,跟她想象得完全不一样。

    学校的墙壁上每隔几米就会挂着历朝历代、古今中外的名人画像,画像上写着他们最主要的名言,都很励志。

    老师按照身高排了座位,贝七夕是班里最小的,身高当然比不上别人,所以被安排在了第一排。

    她的同桌是个矮个子的男生,贝七夕很友好地跟他打招呼:“你好。我叫贝七夕,以后我们就是同桌啦。以后有好吃的我们一起分享啊。”

    男生叫卜凡,听了贝七夕的介绍他觉得哪里怪怪的,但还是憨憨地点点头,“你好,我叫卜凡。”

    因为贝七夕年纪小,而且刚适应了在幼儿园的那一套生活,一下子有点转变不过来。尤其是现在课时变长了,这对于贝七夕来说是个煎熬。她总是忍不住要在课上吃东西和讲话。

    第一堂课,她和卜凡就被老师点名了。

    “你们两个,连最基本的课堂纪律都不懂吗?站起来。”

    卜凡是个守规矩的孩子,第一次被老师当众罚站他着实有些吓着了,并且深感委屈,“老师,不是我……是贝七夕非要让我吃她的跳跳糖,说是糖会在嘴巴里跳舞,很神奇,老师,我没有吃。”

    “是这样吗?”老师看向贝七夕,语气严厉。

    卜凡也可怜巴巴地看向贝七夕,希望她不要拖自己下水。这才第一天第一堂课,他想当个好学生啊。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