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75番一:抄作业
    然而贝聿铭却不为所动,而且贝七夕整天挂在嘴里也让贝聿铭不胜其烦。

    最后他直接向贝七夕下通牒,“你再啰嗦,我直接弃权。”

    贝七夕这才乖乖闭上了嘴。

    虽然贝七夕一开始跟贝聿铭当同桌极不习惯,毕竟她掏心掏肺地想跟他分享一

    切,他却把自己当空气。

    不过后来在适应了几天之后,她发现跟贝聿铭当同桌还是有好处的。

    虽然上课的内容对于贝聿铭来说简直是小儿科,贝聿铭常常在课上看一些连书

    本名字贝七夕都无法理解透彻的课外书,但是每一次老师提问贝七夕,贝七夕答不

    上来的时候,只要她稍稍扯一扯贝聿铭的胳膊,贝聿铭总能解救她,告诉她正确答案。

    也有时候,老师提问贝七夕是因为她上课开小差,比如她的注意力忽然被窗外

    飞过的一只鸟儿吸引过去了。

    这个时候,贝七夕若是答不上来,那肯定要面临罚站的局面。

    但有了贝聿铭暗中相助,贝七夕每一次都能化险为夷。

    再比如,贝七夕常常会因为贪玩而耽误完成作业。

    这时候,最快捷的办法当然就是借鉴贝聿铭的作业。

    以至于贝七夕无论是课堂表现还是课后作业都完成地非常出色,各科任课老师

    都把贝七夕当成了好苗子。

    就这样,贝七夕靠着贝聿铭的智商混到了期末。

    还有两个星期就将迎来起期末考试。

    贝七夕期待很久的迪士尼乐园门票也将在半个月后兑现。

    只是不知道究竟花落谁家。

    当然,贝七夕还是卯足了劲儿要争取门票的。

    所以这段时日她更加“肆无忌惮”地讨好贝聿铭,只希望贝聿铭在考试的时候能

    把卷子往她这一侧斜一点,她相信凭借自己5.2的视力,能把所有的答案都搜索到。

    “哥哥,你渴吗?我带了果汁,你要喝吗?”贝七夕一脸殷勤地问道。

    她的那点小心思全都写在了脸上。

    贝聿铭翻着书,语气平平地道:“你还是抓紧时间复习吧。这么多门课呢,时

    间还是很紧的。期末考试作弊的事你就想都别想了。”

    自己的想法被无情地拆穿,贝七夕的小脸蛋顿时涨得红彤彤的。她小声嘟囔着

    否认,“我……我什么时候说期末考试要作弊了?”

    贝聿铭:“没有这种想法最好。期末考试的监考是很严格的,若是被抓到,得

    吃处分记录档案。”

    贝七夕瘪了瘪嘴,“我……都说了没想作弊来着。”

    贝聿铭将书页翻到新的一页,“就算你想作弊也没人会帮你,到时候你周围坐

    的都是不认识的人。”

    闻言,贝七夕心里一凉,她错愕地盯着贝聿铭,“我旁边坐的不是你吗?”

    “到时候位子是整个年级打乱了坐的。”

    贝七夕越发听得心慌,“你怎么知道的?消息确切吗?我怎么没听说?那谁会

    坐在我旁边?”

    噩耗啊!这绝对是噩耗!

    贝七夕浑身的细胞都在发憷。要知道她这一个学期基本就靠一个“混”字,如果

    期末考试没有“高人”相助,那考到班级平均分以上可就悬了。贝七夕可没有这个自信。

    “求人不如求己。”贝聿铭直接送给她一句“六字箴言”。

    贝七夕顿时变成了哭丧脸,“那我只能自求多福了呀。”

    “你还想不想考试结束后去迪士尼了?”贝聿铭神色淡淡地问道。

    “当然想啊。”贝七夕猛点头,要不她在这儿着急呢。就她自己而言,她才不在

    乎考多少分数呢。分数又不能拿来当饭吃。

    “这上面的题都做会了,考进前十没问题。”忽地,贝聿铭甩来一本练习册。

    贝七夕惊呼一声:“这么厚!”

    “那你扔垃圾桶好了。趁早收了去迪士尼的心思。”贝聿铭满不在乎地说道。

    一听到“迪士尼”三个字,贝七夕就跟打了鸡血似得,赶忙翻开习题册,开始啃

    题目。

    做了一页,贝七夕感觉自己的脑细胞大量死亡,她赶忙剥了一块糖扔进嘴里,

    好让自己放松一下。

    “哥哥,你之前不是说对于去迪士尼不感兴趣的吗?那你为什么要帮我准备习

    题册呀?”

    贝聿铭怔愣片刻。随后淡淡道:“我不想你考得太差,被老师发现平常都是抄

    我的作业。”

    贝七夕噘了噘嘴,微微有点失望,“哦。”她还以为贝聿铭忽然想去迪士尼了

    呢。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一起做攻略了。

    贝七夕的确是个可造之才,只要她稍微收一收玩的心思,花点时间在学习上,

    那些让她混沌的知识点一下子就会在脑子里变得通透起来。

    在考试之前,老师已经公布了几对最佳同桌的候选,并表示期末考试成绩最好

    的一对同桌将会得到最佳同桌的称号以及相应的奖励。

    显然贝聿铭和贝七夕也是在入选名单之列的。

    这一个学期,贝聿铭一下子拿下了数学、中文、音乐三项竞赛的一等奖,为班

    级乃至学校赢得了荣誉。

    在老师心理,当然是想把最后的奖励给贝聿铭的。

    然而,在考试前的最后一天,老师忽然把贝七夕和贝聿铭都叫到了办公室。

    贝七夕一路蹦蹦跳跳地,还以为老师打算提前把他们确定为最佳同桌。她特别

    兴奋,唧唧呱呱说个不停。

    然而贝聿铭一盆冷水泼了下来,“别高兴得太早。你没看见刚才老师的脸色不

    太好吗?”

    贝七夕的兴奋劲儿一下子被晾在了半空,“有……吗?”老师喊他们去办公室难道

    不是好事而是……坏事?

    这下贝七夕也不确定了,小心翼翼地、特别安分地跟在贝聿铭身旁,一起走进

    了老师的办公室。

    见到他们,老师的目光在他们身上各自打量了一遍,而后不阴不阳地问道:

    “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们俩叫来吗?”

    贝七夕坦率地摇摇头,“不知道啊。老师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

    贝七夕的话成功地让自己成了老师注视的焦点,“听说你这一学期的作业都是

    抄袭贝聿铭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