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8章 番一:青春与爱,一起到来
    年少的时光里,嬉笑怒骂,皆是无忧无虑。

    但时光会引领我们成长,而越长大,便越会懂得。

    懂得了,便会有所羁绊。

    然而任何人,却又无法拒绝成长。

    谁不是一边忧伤,一边成长。

    哪怕欢脱如贝七夕,也无法抵御成长过程中疼痛的力量。

    十岁,六年级。

    贝七夕已经不再是那个懵懂无知的小女孩了。

    她和别的女孩一样,开始追求自己的个性,也有了固定的女生小团体。

    虽然她在年龄上要比班上的其他女生小,但是长期跟她们混迹,贝七夕的心理状态已经提前跟随她们进入了青春期。

    或许青春期带给我们最宝贵的就是那种情窦初开、怦然心动的感觉。

    贝七夕课余时间接触到的最多的话题已经从吃,动画片,变成了某某明星,谁喜欢谁。

    当然每次谈论到谁喜欢谁这种悄咪咪的话题时,其他的话题都要为之让位的。

    那日,岳瓣第一千零一次对贝七夕施以人世间最温柔的诱惑——巧克力蛋糕。

    岳瓣:“现在都六年级了,你就把座位还给我,让我再跟贝聿铭当一段时间同桌嘛!不然可能就没机会了。”

    自从贝聿铭和贝七夕获得了最佳同桌之后,岳瓣就十分后悔自己当初竟然受了贝七夕的蛊惑跟她换了座位。

    否则去迪士尼乐园的就是她了。虽然她去过很多次,但是意义不同。

    那时候岳瓣就觉得自己把一个“风水宝地”拱手让人了,懊悔了许久,也和贝七夕软磨硬泡了许久,但贝七夕却始终不答应换位置。

    贝七夕当然是不愿意的,跟贝聿铭当同桌,她可以天天混日子,上课发呆开小差,课后作业抄抄抄。临近考试的时候,让贝聿铭帮忙划个重点,总是考得不会太差的。贝七夕早就已经习惯在贝聿铭的庇荫下的这种学习模式了,轻松不费力。

    岳瓣看贝七夕那么坚持,后来她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直到五年级,岳瓣因为急性盲肠炎做手术,贝聿铭作为班长被老师选中与老师一起去医院探望岳瓣。

    那日,刚刚做完手术不久的岳瓣,因为麻醉的效果渐渐散去,她正躺在病床上痛得死去活来,哭得泪眼婆娑。

    就在她觉得痛不欲生的时候,病房里忽然想起了一道极为好听的声音,“岳瓣,祝你早日康复!”明明很官方、很套路的一句话,岳瓣却有一种耳朵醉了的感觉。

    抬头一看,说话的人竟是贝聿铭!

    贝聿铭穿着白衬衫,袖口卷起,露出了有力的手臂。十二岁,贝聿铭已经渐渐长开了,脸上少了几分稚气,多了几分优雅和高贵。

    贝聿铭的五官很立体,眸子深邃锐利,不经意间闪耀几分精光。黑亮垂直的头发,高挺的鼻梁,极美的唇形,让他看起来那么卓尔不群。

    贝聿铭穿了一件白衬衫,显得干净利索,周身自带一种孤傲的气场,宛若一个矜贵的王子。

    贝聿铭慢慢地走到床前,“岳瓣同学,你好些了吧。”

    看着他一步步走近,看着他的模样在视线里越发清晰,岳瓣忽然有种心思迷乱的感觉,仿佛贝聿铭自带一种麻醉功能,她身上的疼痛感都大大缓解了。

    后来她意识到,这种感觉就叫喜欢。

    贝聿铭让在她身体里沉睡已久的情根得到了觉醒。

    所以她想跟贝聿铭当同桌的念头死灰复燃,她再次提出要和贝七夕换座位,好近水楼台先得月,然而贝七夕还是不愿意。

    后来岳瓣便争取机会换到了贝聿铭前桌,然而贝聿铭对她始终冷冰冰的。

    那种不理不睬的态度,让岳瓣觉得很挠心。

    她希望自己对于贝聿铭来说是特别的,所以她又开始觊觎起贝七夕的座位来。

    “你为什么想跟我哥当同桌?你成绩那么好又聪明,平常也挺认真勤奋的,难道也想偷懒抄我哥的作业吗?”贝七夕想不明白。

    岳瓣白了她一眼,“你真是暴殄天物,说句更俗的话,你就是占着茅坑不拉屎。”

    贝七夕小脸蛋一变,有点生气地开口,“你说我哥是茅坑?”

    岳瓣意识到自己言语失当,“我不是这个意思,贝聿铭怎么会是……其实……唉……我老实告诉你吧,我喜欢……”

    岳瓣的话还没说完,忽然有个面生的女同学走到了二人面前,甜美可人的长相,贝七夕不由得多看了她一眼。而后听得她开口道:“你就是贝聿铭的妹妹贝七夕吧?”

    贝七夕一头雾水地点了点头,“是啊,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麻烦你把这个交给贝聿铭,谢谢。”女生面含微笑,又带了一丝赧然。

    贝七夕狐疑地从她手里接过一个粉色的信封,“这什么呀?”

    “你交给贝聿铭就好了,她看了就会明白的。”女生说完就脸红着走了。

    贝七夕拿着信封来回翻了翻,并没有瞧出什么名堂来,正要拿去给贝聿铭,却听岳瓣在那碎碎叨念,“完了!完了……”

    “怎么了?”贝七夕见她一副特别丧的样子,很是诧异。岳瓣性情爽直,是个乐天派,还没见她这么沮丧过。

    “你知道刚才那个女生是谁吗?”那女生都已经走出好远了,岳瓣还不死心地盯着那抹若有若无的背影,表情甚是复杂。

    “谁啊?”贝七夕没想起来。

    “五班的赫-嘉-拉。”岳瓣一字一顿地叫出她的名字。

    “噢,是她啊。”经岳瓣这么一提醒,贝七夕倒是记起这个人来了。

    赫嘉拉,五班班长,人称“小赫本”,他们班很多男生都惦记着她呢。

    贝七夕刚才倒没怎么注意,现在回想起来,那标致模样的确有点余味无穷的意思。

    “你跟她有过节啊?怎么觉得你对她充满怨念?”贝七夕举着信封,很好奇里面的内容。

    岳瓣板着脸,朝着贝七夕手里的粉色信封瞄了一眼,“以前没有,现在有了。”

    “啊?什么意思?”贝七夕越发听不明白了。

    “你等我一下,先别把这封信交给贝聿铭!”岳瓣忽然又像打了一针鸡血,疯狂地奔回教室。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