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9章 番一:情书
    后来上课铃响回教室,贝七夕经过岳瓣座位的时候,岳瓣还拽住她,特地又叮嘱了一遍,“先别把赫嘉拉的信给贝聿铭。”

    贝七夕不知道岳瓣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还是给她打了个“ok”的手势。

    在换位置这件事情上,贝七夕无法遂了岳瓣的心意,所以在这种小事上,贝七夕自然要给她一个成全的。

    下了课之后,岳瓣又第一时间把贝七夕拉出了教室。

    “什么事啊?你怎么搞得神神秘秘的?”贝七夕被岳瓣拉到了学校的小花园,由于距离有点长,跑得她气喘吁吁的。

    岳瓣也是跑得够呛,她环顾四周,确定四下无人,才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蓝色的信封递给了贝七夕。

    一个小时不到,两封信递到她手上,贝七夕有点懵,“什么意思?”

    “麻烦先把我的信给贝聿铭看。”岳瓣微微有点不好意思。

    贝七夕更懵了,“你也给我哥写了封信?”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劲,“你直接给他不就完了?不是,你有什么话直接跟他说就好了,他就坐你后面。”

    “你真傻还是装傻?”岳瓣没想到贝七夕会是这个反应。凭她平时的机灵劲儿,应该一下就猜到了。

    贝七夕不满地反驳,“我聪明着呢。”

    看来贝七夕是真没开窍。这下岳瓣反倒是不觉得不好意思了,她指了指自己写的信,“让我给你科普一下,这就是传说中的情书,包括刚才赫嘉拉给你的那封,也是情书。”

    情书?

    贝七夕地小手哆嗦了一下,然后目光茫茫地盯着岳瓣的信,这就是江湖上能引起共鸣话题的情书?

    她今天终于有幸见到了!

    激动之余,贝七夕问了一句特别没有营养的话,“你给我哥写情书干嘛?”

    岳瓣白了她一眼,“你说干嘛!当然是表白啊。老实跟你说吧,我喜欢上贝聿铭了。我想赫嘉拉的那封信主题一定也是表白,所以我得先下手为强。你一定得记着先把我的信给贝聿铭,赫嘉拉的……明天再给吧。”

    岳瓣的话让贝七夕着实感到惊讶,“你喜欢我哥?什么时候的事啊?”

    虽然谁喜欢谁这样的话题一直都挂在嘴上,但在贝七夕的概念里,这件事离她还是挺遥远的。

    可是现在,这件事竟然发生在了岳瓣身上,让贝七夕着实觉得不可思议。

    “一年前了。”其实暗恋一个人的心情孤独又富足,现在说出来跟贝七夕分享一下,岳瓣觉得没什么。重要的是,她觉得或许贝七夕能助她将暗恋变成相互喜欢。

    她一直伺机而动,如今强敌已经来袭,她只能先发制人。

    “这么久了?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种什么感觉啊?”贝七夕着实好奇。

    她当然明白“喜欢”这个词的含义,她喜欢吃好吃的美食,她喜欢穿漂亮的衣服,她喜欢放假的日子……可是喜欢一个人,感觉好抽象,是喜欢跟他一起玩耍吗?但是哥哥并不喜欢玩啊?

    更确切来说,贝聿铭挺无聊的。

    这么多年,她都没能跟他玩到一起去。

    还是说岳瓣和赫嘉拉都喜欢跟贝聿铭一起学习?

    岳瓣思忖了一下,而后眸含秋水道:“喜欢一个人,就是见到他会心花怒放,见不着他便朝思暮想。”

    贝七夕甩甩手,恍然大悟,“那不就是巧克力、奶糖和蛋糕嘛!”她对巧克力、奶糖和蛋糕也有这种类似的执念。

    岳瓣翻了个白眼,敢情她根本没听懂。岳瓣戳了戳贝七夕的脑门,“你呀,就知道吃。这样吧,如果贝聿铭也喜欢我的话,那我就请你吃巧克力、奶糖和蛋糕。”

    闻言,贝七夕的脸色和眼神同时焕发光彩,“你说的是真的?”

    “请你吃一个星期的零食够不够?”岳瓣尤为大方地说道。

    贝七夕满目欢喜地点头,“花瓣儿,我太喜欢你了!放心吧,我会助你成事的。”

    岳瓣也欢喜地猛点头,“我能不能赶上早恋,就全指望你了。”

    小姐妹达成共识,手牵着手,欢欢喜喜地回了教室。

    “对了,这件事不能告诉别人,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岳瓣特地叮嘱了一句。

    贝七夕完全沉浸在一周零食被岳瓣承包的喜悦里,她一蹦一跳地应下,“好,我一定不告诉别人你要请我吃一个星期零食。”

    岳瓣的脸色垮了垮,她以一种极其诧异的眼色看向贝七夕。

    “你怎么了?”岳瓣忽然停下脚步,让贝七夕有些摸不着头脑。

    岳瓣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她,“你知道你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吗?”

    贝七夕狐疑地看了看自己,茫然又欣喜,“是吗?我有什么魔力?我自己怎么没发现?”

    岳瓣嘴角抽了抽,“你总能准确无误地避开重点。我是说……”岳瓣忽地停住,而后凑到贝七夕耳边道:“我是说我喜欢贝聿铭的事情要保密。”

    贝七夕后知后觉地点了点头。

    这是贝七夕第一次替人递情书,内心还有点小激动呢。

    想着岳瓣承诺给她的巧克力、奶糖和蛋糕,贝七夕便有点迫不及待。一回到座位就把蓝色信封先递给了贝聿铭。

    “这什么?”贝聿铭乍然看到一封信,觉得莫名其妙。

    “情书。”贝七夕附送一个谜之微笑。

    贝聿铭目光呆滞了一秒,继续翻自己的书,没接。

    贝七夕急了,事关她一个星期的口粮呢,此事非同小可。

    “快打开看看呀。”贝七夕拼命将信往贝聿铭手里塞。

    贝聿铭:“不收,不看。”

    贝七夕万万没想到会遭遇这种困境,“你都不知道是谁给你的呢。看看嘛!又耽误不了几分钟,说不定你也觉得她挺可爱、挺讨人喜欢的呢?”

    贝聿铭:“没兴趣。”

    贝七夕不甘心就这样败北,“你都不知道这是谁给你的呢?”

    贝聿铭:“我不想知道。”

    贝七夕见他软硬不吃,便急了,“你要是不看,那我就拆开读给你听了。”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