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1章 番一:我不喜欢你
    贝聿铭:“……”

    他一下子瞠目结舌,难以置信地打量了一眼贝七夕。

    而后深澈的目光仔细地审视着贝七夕——这个看上去依旧稚气未脱的女孩。

    贝七夕才10岁。

    贝聿铭一直觉得,她的世界里只有无尽地吃和疯玩。

    喜欢和被喜欢这种复杂的人生问题好像还离她很遥远,可是看到贝七夕脸红的样子,他又觉得贝七夕应该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所以害羞了。

    有这种茫然不知所措的反应,应该也是正常的吧。

    半晌之后,贝聿铭稍稍替她理清了头绪,才语焉平静地问她:“那你怎么想?”

    贝七夕期期艾艾地继续胡编乱造:“我……我当然不喜欢他了。”

    贝聿铭如释重负,“那很简单,不理他好了。”

    如果贝七夕也喜欢那个人的话,那事情就要复杂了。

    在贝聿铭看来,贝七夕的身份特殊。而他跟贝七夕的身份在学校是个秘密。如果贝七夕跟别人走得太近,容易暴露身份。而且她年纪尚小,如果这个时候就深陷情感,很可能会对她以后的恋爱观和婚姻观造成一定的不良影响。

    好在,他的担心是多余的。

    “可是万一不把话说清楚的话,他以后还纠缠我怎么办?哥哥,要不然你去帮我跟他说清楚吧。”贝七夕一步步“诱敌深入”。

    贝聿铭犹豫了几秒,“他是谁?”

    贝七夕有些仓皇,眼神飘忽了一下,“我哪知道他是谁?大家长得都差不多。况且我对他又不感兴趣。”贝七夕振振有词地说道。

    不过有了前面的铺垫,贝七夕的这番话可信度还挺高的。

    贝聿铭稍做思考,便点点头,“我知道了。一会儿放学后你先去车上等我。”

    贝聿铭这算是答应了贝七夕请求。

    贝七夕目的达成,高兴地眉飞色舞,“哥哥,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谢谢你啊。”

    “认真听课。”贝聿铭以说教的口吻道。

    贝七夕暗中给岳瓣发送了一个“ok”的信号,她的心思才回到了课堂上。

    放学后,贝七夕目送着贝聿铭上楼梯之后便欢欢喜喜地拆了一颗棒棒糖先撤了。

    贝聿铭带着一颗替贝七夕消灾解难的心走上了天台,满心以为会见到一个幼稚且不自量力搞不清状况的男生,结果映入视线的人,却是岳瓣,“怎么是你?”

    贝聿铭呆愣片刻后,已然回过味儿来!

    这个麻烦精,越来越会搞事了。

    贝聿铭的脸色瞬时变得阴沉起来,贝七夕真是越活越胆大了,竟敢算计他!

    看来,他今天不是要给贝七夕解决麻烦,而是要给他自己解决麻烦。

    “贝聿铭,我有话要同你讲。”岳瓣鼓足了勇气,对着贝聿铭说道。

    这样的开场,聪明如贝聿铭,已经猜到了后续。他表现地尤为淡定,“今天让贝七夕传情书的人就是你吧。”

    显然,事态的发展有点超出岳瓣的预想了。节奏被打乱,岳瓣的脸更红了,“你……怎么知道的?”

    贝聿铭本想说推断出来的,但话到嘴边,想起贝七夕给了他这样一个算计,他又临时改口道:“贝七夕都跟我说了。”

    这么一听,岳瓣的脸色又变了变。

    她几经交代贝七夕要保密,她倒好,提前给她泄密了。

    不过再一想,她又生出几分窃喜来,既然贝聿铭都知道自己喊他来的目的了,那是不是表示他对自己也有喜欢的情愫?

    否则,他完全没必要赴约。

    于是,岳瓣的心里骤然多了几分底气,她直接递上自己的情书,满怀诚意地告白,“正如你知道的那样,贝聿铭,我喜欢你,请你跟我在一起。如果你愿意的话,就请收下我的情书。”

    岳瓣自信满满地说道。

    然而等了数秒,却听到了贝聿铭面无表情地拒绝,“对不起,我不喜欢你。希望你能以学业为重。”

    贝聿铭的回答出乎意料,岳瓣脑子里“哐当”一声,全是希望破裂的声音。

    “你……”岳瓣预想过被贝聿铭拒绝之后的场景,但是这样大起大落的过程,岳瓣始料未及,以至于此刻她面临着超乎想象的窘迫之境。

    一下子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最后在尴尬地怔忪几秒后,她仓皇地选择了逃之夭夭。

    而贝七夕,含着棒棒糖口齿不清地哼着最火热的流行歌曲,心情很是愉悦。

    她还是很佩服岳瓣的。她觉得岳瓣很酷。

    作为朋友,她也希望岳瓣能够达成所愿。

    当然,她也惦记憧憬着一个星期巧克力、奶糖和蛋糕相伴的美妙生活。

    一根棒棒糖吃完的时候,车门刚好被拉开,继而贝聿铭坐了进来。

    “哥哥,怎么样啊?”贝七夕迫不及待地问道。

    贝聿铭沉声开口,”开车。“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贝七夕以为贝聿铭没听到自己的问题,于是又笑眯眯地问了一遍,”哥哥,怎么样啊?你答应花瓣儿了吗?”

    贝聿铭冷睨了她一眼,“贝七夕,你长本事了。”

    贝聿铭语气不善,语气阴森森的,听得贝七夕一阵胆寒,心虚地解释,“我……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嘛!”

    看贝聿铭的反应,贝七夕意识到岳瓣的表白行动似乎失败了,她苦唧唧地仰着脸蛋,“你该不是拒绝岳瓣了吧?”

    贝聿铭没理她,只道:“明天我会跟老师申请换座位,你最好有个心理准备。”

    什么!这个消息对贝七夕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不要吧?”贝七夕面如土色,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这个消息。“你是开玩笑的,对吧,哥哥?”贝七夕腆着脸,苦哈哈地问道。

    “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贝聿铭这次是下定决心要让贝七夕吃点教训,否则她要越发无法无天了。今天她竟然能够编出那么荒唐的理由,那改天她岂不是要撒下弥天大谎?

    贝七夕彻底慌了,她赶忙拽住贝聿铭的手腕,可怜巴巴地乞求,“别啊,哥哥。你如果不跟我当同桌,那我的日子就难过了。”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