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4章 番一:他有喜欢的人了
    贝七夕的话题成功引起了贝聿铭的注意,他停下了脚步身子向后转了过来,“你什么意思?脑袋瓜里想什么呢?”

    贝七夕喜颠颠笑着,“我没想什么啊。我就是好奇。”

    贝聿铭一本正经,“只要不是你,谁都可以。”

    贝七夕趁势道:“那就岳瓣吧。让岳瓣跟你当同桌,我跟她换位置。”贝七夕以退为进。这样一来,她也算是帮岳瓣争取到了接近贝聿铭的机会。说不定岳瓣一高兴,还是愿意请她吃零食的。而且她坐到了贝聿铭前面,想要借鉴他的作业还是挺方便的。

    贝聿铭回了她一声“呵呵”冷笑。

    贝七夕气得愤愤跺了跺脚。

    吃过了晚饭,贝七夕还在为这件事耿耿于怀。

    真是太气人了!

    贝聿铭真是太可恶了。

    贝七夕越想越睡不着觉,索性翻身起床,然后穿着睡衣就出了房间。

    “这么晚了,七夕你这是要去做什么?”叶贤英正打算关门休息,却见贝七夕往外走的架势,于是关心地问道。

    贝七夕立马装出一副乖巧的样子,“妈妈,白天老师讲的一道题我实在想不明白,我想向哥哥请教一下解题思路,不然我睡不着。”

    叶贤英甚是感到惊喜,“宝贝你真是好学。那你去吧,早点回来,别打扰哥哥休息知道吗?”

    贝七夕一边点头一边出了西暖阁。

    贝七夕走进贝聿铭房间的时候,恰逢贝聿铭刚洗完澡从卫生间出来,身上只穿了一条内裤。

    这次贝七夕还没出声,贝聿铭倒是先叫了出来,“啊——”

    待看清来人是贝七夕,贝聿铭愤然指责道:“不知道进别人房间要敲门吗?”说着他赶忙从床上扯了睡袍披上,把自己裹了个严严实实。

    贝七夕被吼得莫名其妙,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过了几秒,她才吹眉瞪眼地反击,“我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你能拿我怎么着!”

    贝七夕摆出一副送上脸讨打的蛮横架势。

    贝聿铭懒得理她,冷冰冰地道:“不可理喻。”

    “你才冷酷无情呢。”贝七夕立刻反唇相讥,“贝聿铭,我再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是不是一定要让我换位置!”

    贝聿铭嗤笑一声,看着她穿着带有唐老鸭图案的宽松睡衣,头发蓬松而凌乱着,一副张牙舞爪的样子,着实觉得搞笑。

    “半夜三更跑来你就跟我说这个?感谢你给的机会,但我不需要。”

    看着贝聿铭油盐不进的样子,贝七夕气得头顶、嗓子、浑身都要冒烟了。她踮起脚尖,试图以一种居高临下的气势来给贝聿铭增添压力,结果却发现贝聿铭比她高出一个头。

    她咬着牙,攥紧了拳头,一肚子的怨气都无处发泄。

    最后她瞄准了贝聿铭书桌上的一杯牛奶,冲了过去——

    贝聿铭下意识往后躲了躲,唯恐贝七夕气疯了会拿牛奶泼他。

    结果贝七夕却端着杯子“咕噜咕噜”喝了起来。

    她一口气将一杯牛奶喝得一滴不剩,最后还打了个饱嗝,这才感觉内心的怒火稍稍被克制住了。

    贝聿铭这会儿也已经从震惊恢复到了内心平静。

    他刚准备对贝七夕下逐客令,便听得贝七夕问道:“那你是不是也不愿意和岳瓣当同桌?”

    这是毫无疑问的。今天岳瓣向他表白,如果他还要跟她当同桌,那岂不是会让她产生误会。

    所以贝聿铭斩钉截铁地回答:“没错!”

    贝七夕深吸了一口气,“好,你等着。你会后悔的。”

    她“哼”了一声,气呼呼地离开了贝聿铭的房间。

    贝聿铭眼睁睁地瞧着她闹了一场,又好气又好笑地摇了摇头。

    再看看被掠夺一空的那只牛奶杯,贝聿铭拿起来瞧了瞧,还真是一滴都没浪费。

    第二天课间,贝七夕向岳瓣说明情况。

    “我知道你被我哥拒绝了,没关系,还有机会。说不定哪天他会突然发现你的好。”贝七夕安慰道。这些话都是她在上学途中组织了好久的,她并不擅长安慰别人。

    “你知不知道你昨天搞得我很被动?我不是再三交代你要保密的吗?”

    对于这项指控,贝七夕觉得很无辜,“我没告诉任何人啊。”

    岳瓣的情绪也很低落,“贝聿铭说是你告诉他的。”

    “我……没有。”贝七夕觉得很冤枉,“噢,我明白了。我哥一定是发现我骗了他,所以很恼火,才故意这么说的。他竟然想要挑拨我们俩的关系,简直可恶至极!”

    “没想到贝聿铭还暗藏了一点小心机,真是太帅了!我还担心他会变成一个书呆子呢。”虽然被拒绝了,岳瓣觉得很失落,但是言谈举止之间,岳瓣还是表现出了对贝聿铭的迷恋。

    贝七夕还在气头上,所以说起贝聿铭她没什么好脾气,”我哥怎么可能变成书呆子,他是个有文化的恶人。说起来,我也是够倒霉的,因为你的事,我哥都不愿意给我当同桌了,他觉得我不学无术,整天不务正业,所以他要我马上搬坐位”。

    岳瓣脸上瞬间多了一抹欣喜,“所以你要把你的位子让贤了吗?”岳瓣满目希冀,她可是觊觎贝七夕的位置许久了。

    贝七夕一下子就看出了岳瓣的念头,“你就别想了。你已经上了我哥的黑名单了。昨天我帮你争取了一下,让我哥跟你当同桌,但是他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岳瓣希望破灭,沮丧至极,“你要不要这么残忍,才刚刚给了我一点希望,又一下子给我来一刀,我的小心脏可承受不住啊。”岳瓣垂头丧气地说道。

    贝七夕拍了拍她的肩膀,以一种特别仗义地口吻开口,“别太难过了,我已经给你报仇了。”

    岳瓣有点抓不住要领,“嗯?你做什么了?你可别做什么违法乱纪的事儿啊。”

    “怎么会。我可是每个学期都拿奖状的好学生。”贝七夕趁机宣传了一下自己优异的成绩。

    岳瓣当然知道她的那些奖状是哪儿来的,正欲开口戳穿,忽然有个女同学跑到了二人面前,“你们知道吗?贝聿铭有喜欢的人了。”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