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5章 番一:有关哥哥的谣言是我散播出去的
    岳瓣昨天才被贝聿铭残忍无情地拒绝了表白,她那颗受伤的心还热乎着,如今听说贝聿铭心有所属,这无异于在她的伤口上又添了一把火,“谁?他喜欢谁?”岳瓣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自己的情敌究竟是何方神圣。

    “据说是五班班长赫嘉拉。哎呀,赫嘉拉真是让人羡慕啊。不过也难怪,顶着小赫本的头衔,才艺出众,成绩俱佳,那些男生都把她奉为女神呢。贝聿铭对她情有独钟倒是无可厚非。”

    岳瓣越听越觉得刺耳,她随意找了个借口,便把贝七夕拉到了无人之境。

    “哎呀,你拽我干什么,轻点儿!”贝七夕一路嚎叫着。岳瓣看着瘦瘦弱弱的,没想到劲儿那么大,都把她给拽疼了。

    “我问你,你把赫嘉拉的情书给贝聿铭了?”岳瓣很不服气,明明她都已经先下手为强了,却还是没能捷足先登,反倒是被赫嘉拉后来者居上了。早知道她应该让贝七夕偷偷把赫嘉拉的情书藏起来。说不定没看到赫嘉拉的情书,贝聿铭也不会对赫嘉拉动那份心思。

    “没呢,还在这儿呢。”贝七夕从口袋里摸了半天,又将赫嘉拉的那封粉色情书给掏了出来,只不过经过她的一番摧残和蹂躏,那情书已经皱得不成样子了。

    岳瓣仔细瞧了一眼,没错,这封信正是昨天赫嘉拉亲自交到贝七夕手上的。

    “那贝聿铭怎么突然就承认喜欢赫嘉拉了?难不成我昨天向他表白让他受刺激了?他为了自证清白和忠贞,故意放出消息,好让别的女生都对他敬而远之?”岳瓣酸溜溜地说道,也有点后悔自己昨天的鲁莽。

    听岳瓣这么说,贝七夕突然就捂着嘴“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见她笑得这么欢,岳瓣更来气了,捶了贝七夕一下,“你是不是要气死我,这个节骨眼还幸灾乐祸。”

    贝七夕一边止不住地捧腹大笑,一边摇头,笑了许久,才能正常说话,“我刚才不是说帮你报仇的吗?”

    岳瓣回忆了一下,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可是这两件事能扯上什么关系?“你什么意思?”岳瓣心里乱成了一团乱麻。

    贝七夕煞有其事地逡巡了一圈,见四下无人才踮着脚尖凑到岳瓣的耳边,小心翼翼地耳语,“告诉你吧,这个消息是我传出去的。我哥其实并不喜欢赫嘉拉。”

    说完,贝七夕便洋洋得意地看着岳瓣,满心欢喜地等待岳瓣的“嘉奖”。

    结果却换来岳瓣地一阵数落,“什么!这件事是你编排出来的!”

    贝七夕见她反应那么大,也吓得跳脚,“你小点声,被人听到了。万一被我哥知道是我造的谣,那我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

    岳瓣这才压下了自己的声音,可是对贝七夕的所为所为,她气得五脏六腑都疼了,“你还真是个猪队友。那你怎么不对外说贝聿铭喜欢的人是我呢?”虽然昨天她的表白被拒绝了,但是如果赚得个贝聿铭绯闻女友的名声还是很不错的。

    这得气死多少小婊砸,想想就觉得暗爽啊。

    毕竟每个人都或多或少存着几分虚荣心。

    可是偏偏,贝七夕这个小脑袋瓜关键时刻给她掉链子,这么好的机会白白便宜了赫嘉拉。

    岳瓣的心情有如再次被贝聿铭抛弃了一次。

    “我当然不能把你拖下水。你想啊,现在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了,马上就会传到老师们的嘴里。到时候我哥和赫嘉拉都会被老师请到办公室喝白开水,难道你想去老师办公室喝白开水?”

    岳瓣摇了摇头,“我最讨厌喝白开水了。”

    贝七夕再次为自己的计策自豪了一把,“就是嘛!我可都是为了你着想。走,我请你喝可乐。”

    岳瓣的心情雨过天晴,“我最喜欢喝可乐了。”

    贝聿铭这会儿正在看书,突然就有人莫名其妙地对他说:“贝聿铭,快看,五班的人去操场上体育课了。”

    贝聿铭下意识地抬头朝窗外瞄了一眼,然后就听到班里的同学一阵起哄。

    包括教室外路过的五班同学,也纷纷看向他,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表情。

    贝聿铭觉得莫名其妙。

    不过他并没当回事,正欲继续看书,一个男同学冲到了他面前,神神叨叨地说:“贝聿铭,虽然论成绩,我比不上你,但没想到我们的审美眼光差不多。谢谢你啊,一下子就把我的审美格局提升到了那样一个高度。”

    贝聿铭:“……”

    这时又有另外一个男同学跑过来,“虽然我早就知道喜欢她的人很多,但如果输给你的话,我心服口服。”

    贝聿铭愈发茫然,“你们在说什么?”他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

    这时许多同学都一窝蜂回到了教室,“班主任来了!班主任来了!”

    “什么!下节课不是她的课呀?”

    大家一边发出质疑,一边纷纷快速回到座位,争当乖学生。

    不一会儿,便听到班主任踩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

    当班主任跨步走入教室的时候,班上的所有同学都正襟危坐。

    班主任的视线在偌大的教室扫荡了一圈,最后落在了贝聿铭身上,“贝聿铭,你跟我到办公室来一下。”

    所有人的目光几乎“刷”地一下全都看向了贝聿铭——

    贝聿铭乖乖应了下来,“是的,老师。”然后便在全班同学的目送中跟着班主任离开了。

    “坐下吧。”进了办公室,班主任说话时的脸色有点黑,与平常的和蔼可亲、慈眉善目完全不是一个态度。

    “老师,您找我什么事?”贝聿铭有点不得要领。

    班主任沉吟片刻,又叹了口气,“老师一直以为你是个聪明懂事并且有远见的学生,也希望你能够为班上、甚至为全校的其他同学做出一个表率,但是没想到你……也糊涂了。“班主任有点痛心疾首地说道,她再三思忖过后,还是用了一种比较温和委婉的劝说方式。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