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88章 番一:哥哥,太可恶了
    贝七夕腆着笑脸,从一棵铁树后面钻了出来,“哥哥,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她还以为自己隐藏得足够好,神不知鬼不觉呢。

    “那个谣言是你散播的吧。”贝聿铭目光直直地盯着她,眼神带着一种威慑力。

    贝七夕心虚不已,眼神躲闪着,“我……我……你凭什么说是我散播的呀。”平时伶牙俐齿的贝七夕,这会儿期期艾艾了。

    “就凭赫嘉拉的情书在你手里。你有空自己还给她吧。”贝聿铭觉得有点焦头烂额,懒得跟她多说。

    贝七夕翻了翻眼珠,任性地回答,“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贝聿铭觉得她这次做的有点过分了,“换位置的事情我跟老师说,还是你自己去说?”

    贝七夕也有点抓狂,“我不换你能拿我怎么着?”

    贝聿铭知道她不会乖乖屈从,直接戳她的致命弱点,“我想你应该不希望学校里的事被爷爷知道吧?”

    贝七夕怒目瞪圆,难以置信,“你要在爷爷面前告我的状?”

    要是闹到爷爷那里,她又要没好日子过了。

    虽然爷爷很宠自己,但是在原则性的问题上,爷爷是不会纵容自己的。这点贝七夕还是清楚的。

    上次哥哥学会了骑自行车,而她却迟迟学不会有点不甘心。

    于是趁着司机叔叔把车暂停的时候,偷偷钻到驾驶座上,准备展示自己开车的本领。结果她稍稍拨了一下档位,车子竟然真的动了,还开进了花园里,撞坏了爷爷很喜欢的一盆花,车头也被撞坏了。爷爷好生把她数落了一顿,还罚她抄写100遍兰亭集序。

    完不成不许吃饭睡觉,饿的她恨不得把墨汁喝掉,把毛笔和宣纸啃掉。

    好不容易抄完已经快12点了,她手酸得连勺子都握不住了。

    一想起爷爷折磨她的事迹,贝七夕便心有余悸,不自觉地要认怂。

    当然,她自己也意识到可能做的有点过分了。

    贝聿铭:“我只是如实向爷爷汇报你在学校的学习情况。”

    贝七夕顿时急了,“你!”

    这时,贝七夕脑子里忽然闪过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于是她赶忙讨巧卖乖,“哥哥,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千万别告诉爷爷,也别跟老师说换位置好不好?从今天起,我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贝聿铭不为所动,“你的话还真没什么可信度。”耍赖的事情贝七夕干得还少么?

    贝七夕赶忙上前拽住了他,“这次是真的!你也知道爷爷每天日理万机,忙得不得了。我们的事情就不要让他操心了。”

    “需要爷爷操心的是你,我可不需要。”贝聿铭言语傲娇地纠正她。

    “是是是,哥哥,你最出类拔萃,你是爷爷的骄傲,我是爷爷的病灶。但现在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我欲痛改前非,哥哥你就给我这个机会吧。”

    “好啊,如果你今天放学前,能平息流言,那我就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贝聿铭一丝不苟地说道。

    贝七夕整张脸都纠结到了一起,“这怎么可能?”对于这种消息,大家都是津津乐道的,现在要她立马做出澄清,谁会相信?

    贝聿铭却表现地没有一丝商榷的余地,“这就是你的事了。我只给你半天时间。你主意不是多得很吗?”

    看着贝聿铭离开的背影,贝七夕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让你耍小聪明,结果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她一下子陷入了困顿,在操场旁边蹲了半节课,也毫无头绪。

    之前她是借口不舒服拉肚子从课堂上溜出来的,所以后来老师派了岳瓣来找她。

    “你怎么在这儿,可把我一顿好找。你肚子没事吧?”

    “没事。”贝七夕有气无力地摆摆手。

    “真的没事?我看你怎么脸色不太好?”岳瓣有点担心她。

    贝七夕蹲的两腿发麻,索性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显得很颓丧,“我何止脸色不太好啊,我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怎么了?”岳瓣很好奇,平常整天嘻嘻哈哈的人,这会儿竟然愁眉苦脸的,还真是反常。

    “我哥知道谣言是我传出去的了,他让我今天之内一定要摆平。不然……我大概就没好日子过了。”贝七夕抓狂地挠了挠头,要是早知道这事儿还得她自己平息,她绝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

    “活该!”提起这件事,岳瓣便来气,凭什么这么大的便宜被赫嘉拉给捡了。

    被贝聿铭喜欢,这传出去多威风,多长脸啊。

    贝七夕苦着一张脸,“你能不能别幸灾乐祸?快替我想想办法怎么解决这件事啊?你总不希望赫嘉拉霸着我哥正牌女友的名号吧?”

    贝七夕算是一句话戳中了岳瓣的痛点。

    “行,我帮你一块想办法。”岳瓣挨着贝七夕蹲了下来。

    两人绞尽脑汁想了许久,都没有一点头绪。贝七夕觉得自己的小脑袋瓜都快炸了。

    这时,贝七夕听到了路过的两个女生的对话。

    a:“你听说了吗?贝聿铭喜欢赫嘉拉,好羡慕赫嘉拉,能被校草级别的人喜欢。”

    b:“其实想想他们两个还挺般配的。成绩都数一数二,可能学霸之间的磁场相互吻合吧。”

    a:“可是还是觉得不甘心啊。要是贝聿铭喜欢的人是我就好了。”

    b:“你可醒醒吧。贝聿铭根本都不认识你。像他那种天才大脑,只会喜欢优秀的人。或许哪天等你考试成绩超过了他,才能成功引起他的注意。”

    b同学的话一下子点醒了贝七夕,让贝七夕找到了一个思路。

    “有了!我想到办法了!”贝七夕兴奋地一蹦三尺高。

    “什么办法啊。”岳瓣很是好奇。

    “马上你就知道了。走,我们先去找佐依藤。”佐依藤现在依旧是贝七夕的同班同学,她现在有了个名号——八卦会长。通过她来散播小道消息,最有效了。

    “佐依藤,我告诉你一件事吧。”贝七夕故意偷偷摸摸地把佐依藤叫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