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089番一:争当学霸
    ..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事情得以解决,贝七夕欢欢喜喜地回到了座位上。

    她一副轻松的表情,对着贝聿铭做了个“ok”的手势,“放心吧。事情我已经妥善解决了。”

    贝聿铭对她的办事能力深表怀疑,“是吗?”

    贝七夕胸有成竹,“当然!你等着瞧吧。”

    “你是怎么解决的?”贝聿铭以不看好的口吻问道。他还挺担心贝七夕弄巧成拙。

    “你等着瞧吧。”贝七夕卖关子说道。

    放学的时候,贝聿铭总算从别人的交头接耳中了解到贝七夕是怎么解决的了。

    大家都在传:贝聿铭其实并不喜欢赫嘉拉,是谣言。不过如果这次毕业考,如果有女生的成绩可以超过赫嘉拉成为全校第二,那么贝聿铭会请她吃一顿午饭。如果那个人的成绩不仅超过了赫嘉拉,还超过了贝聿铭,那么贝聿铭还会准备一份礼物送给她。这是贝聿铭的妹妹贝七夕说的,绝对真实有效。

    贝聿铭听了简直气结,“这就是你想到的所谓的解决办法?”贝聿铭上车看到贝七夕的时候,恨不得将她从车上扔下去。

    贝七夕逍遥地含着棒棒糖,依旧沉浸在自己这个英明伟大的办法中,她特别骄傲地点头,“是呀。”然后一脸求夸奖地看向贝聿铭。

    贝聿铭黑着一张脸,硬生生地克制下向她咆哮的冲动,“我什么时候说要跟别人一起吃饭了?还要给人送礼物?”

    贝七夕将棒棒糖从口中拿出来,并砸吧出一记响亮的声音来,“哎呀,这不就是一个噱头嘛!你应该知道,对这些谣言感兴趣的大多数都是女生。你应该知道自己在全校女生的心目中是男神级别的人物吧?所以现在抛出这么大一个诱惑,大家都会蠢蠢欲动。接下来,大家都会沉溺学习,无心八卦。再也不会有人说你喜欢赫嘉拉了,因为她们都要努力成为超越赫嘉拉的那个人。”

    贝七夕振振有词地说道。

    贝七夕觉得校园里马上就会形成一种学而不厌、韦编三绝的学习氛围。

    校长和老师都应该感谢她。

    贝聿铭着实佩服贝七夕的歪门邪道。

    她这一番话乍一听,还真有几分道理。

    但贝聿铭有自己的原则,“我从没承诺过要跟谁一起吃饭。”

    “这点你就放宽心吧。”贝七夕早就知道贝聿铭不会配合自己的方案,所以她只能自食其力,“我会努力学习,毕业考超过赫嘉拉的。”

    贝七夕的这句话成功引起了贝聿铭的注意,他饶有兴趣地抬眼望向她,”就凭你,你哪里来的自信?”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贝七夕好像从没靠进过年级前十。要知道赫嘉拉可是常年霸占年级第二名的。

    “不是有你在吗?我能不能靠进年级前二,就靠你了!”贝七夕完全把自己的希望押宝在了贝聿铭身上。

    贝聿铭直接甩了个冷眼给她,“我可没这么大能耐。”

    贝七夕故作无奈地摊了摊手,“那就没办法了。你只能跟别的女生共进午餐了。”

    “你!”贝聿铭愤怒地指了指她,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贝七夕眼见着化险为夷,又开心地吃起了棒棒糖。

    虽然这个消息传遍了学校之后,为很多同学诟病。老师们也觉得这届的学生太荒唐了。但是不得不承认,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引发了一波学习的热潮。很多老师都反应,学生们的学习积极性显著提高了,上课效率和课堂气氛都有了明显好转。就连大家完成作业的态度都端正了许多。

    于是老师们纷纷感慨,“这个贝聿铭真是不得了啊。”

    “女生们为了能够在他面前挣一波存在感,都卯足了劲下苦工学习。”

    “男生们也有很多不服气的。他们觉得贝聿铭太狂妄了,都想努力一把超越他。”

    “你都不知道,以前每次进教室,我都要提醒一遍纪律。现在有时候课间有事去一趟教室,看他们一个个认真的样子,我都不好意思打扰他们学习。”

    “看来要给贝聿铭颁发一个最具影响力人物了。”

    就连校长知道了以后都在会上开玩笑说:“看来这届的小升初毕业考动员大会是不用开了。”

    最后这个情况甚至都传到了贝云亨耳中。得知自己的孙子孙女误打误撞干了这么一件啼笑皆非的事,贝云亨还挺骄傲自豪。

    这的确是像他们俩能干出来的事。

    有时候做事,不一定非要默守陈规,另辟蹊径往往能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些都是后话了。

    贝七夕通过这么一件事,总算是保住了自己的座位,保住了跟贝聿铭的这份同桌之宜。

    第二天的第一堂课是文学课。

    文学老师走进教室后笑眯眯地道:“昨天跟大家说过了,今天的主题是诗歌朗诵。想必大家都已经准备好自己喜欢的诗歌要跟同学们分享了。下面我们就正式开始吧。”

    贝七夕听得一头雾水,“什么诗歌朗诵,我怎么不知道啊。”她眯着眼,皱着眉头紧张地看向贝聿铭,小声问道。她怎么一点都不记得文学老师布置过这项内容。

    “昨天下课之前布置的。噢,那时候你还没回教室。”贝聿铭忽然想起来。

    贝七夕咬牙:“那你怎么不告诉我?”

    贝聿铭:“我以为你知道啊。”

    大概是两人的动静有点大,吸引了老师的注意。于是老师第一个点名贝七夕,“贝七夕,想必你已经迫不及待要跟大家分享了,那就请你第一个上来为我们朗诵你喜欢的一首诗吧。”

    什么!

    老师的话弄得贝七夕猝不及防,目瞪口呆!

    本来贝七夕还在想自己的学号在后面,暂时还轮不到她,她还有时间临时抱佛脚。

    现在可好,让她第一个上。

    她根本就没准备啊。

    难道让她自创现编吗?她做不到啊。

    她只得看向贝聿铭,用楚楚可怜地眼神向他求救。

    总算贝聿铭还念着兄妹之情、同桌之宜,他递给贝七夕一本诗歌集,”随便翻一篇照着念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