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3章 番一:真希望这只是一个噩梦
    她总是会想起爷爷在世时的种种。

    爷爷总能慧眼如炬地看穿她的小把戏,但是几乎每次都会心软地随了她的心意。

    爷爷也常常会罚她,可是现在,她忽然发现在爷爷的惩罚下,她不仅会被“三字经、千字文”,还学会了写行书、柳体。

    还有小时候爷爷给她讲故事的场景,爷爷抱着她跟宫务大臣们开会的场景,都历历在目,变得异常清晰。

    可爷爷就这么突然离开了,一句话也没有交代,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跟她说便离开了。

    贝七夕寸步不离地守在棺木旁,贝贝就蹲在她的身旁,亦是悲伤无望地守着他主人的遗体。

    “你去休息一下吧,爷爷不想看到你这样的。”贝聿铭没想到贝七夕真的一天一夜都没合眼,就那么倔强地一直守着爷爷。

    “我不睡,我睡不着。爷爷一定是有话要跟我讲的。说不定爷爷只是累了,他只是在睡觉而已,等他睡够了,就会醒来找我的。”贝七夕始终都不愿意接受爷爷离开的事实。

    她那一张透着灵气的脸蛋此刻变得很憔悴,因为不断地哭,声音也变得哑哑的,听得贝聿铭有点心疼。

    她一直都像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可现在她好像在一夕之间长大了。

    她的悲伤似乎很平静,就那么静静地守候着。有时候看着她,贝聿铭真的以为爷爷只是在睡觉而已。直到爷爷要出殡火化的时候,贝七夕死死拦着不给,“不要!不要!爷爷只是睡着了。你们这么做,爷爷醒来会生气的。”

    “爷爷,你快醒过来呀!你快看看七夕呀!”

    “爸爸妈妈,大伯父,大伯母求你们不要把爷爷送走!”

    贝七夕声嘶力竭地哭喊着,贝聿铭从没见她哭得这么伤心过。

    以前她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都有使诈的成分在。但是这一次,她真的要哭岔气了。

    在场的大人们看着她,都十分心疼。

    “七夕,乖,爷爷虽然已经走了,但是他会在天上看着你的,他会一直保佑你的。”母亲俯身抱住她安慰道。

    贝七夕还是拼命地摇头,“妈妈,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爷爷没有死对不对?他是跟我们开玩笑的是吗?”

    叶贤英看着女儿这样也着实不忍心,“宝贝儿,爷爷真的离开我们了。你坚强一点好不好?爷爷也希望我们七夕是个勇敢的小姑娘……”

    最后还是贝聿铭阻止了她,他把她拦了下来。

    于是贝七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爷爷的灵柩被抬走。

    “哥哥,你为什么要拉住我?我要去看爷爷!”贝七夕哭着吵嚷道。

    “贝七夕,你闹够了没有!难道你想让爷爷不能安息吗?”贝聿铭怒吼道。

    他说话从来没有这么大声过,一下子就把贝七夕给唬住了。

    贝七夕木然地看着空荡荡的灵堂,似乎这才接受了爷爷离世的事实。

    她“哇”地一声,埋入贝聿铭的怀里呜呜痛苦起来。

    贝聿铭眼看着她涕泪交垂地扑过来,本能地想要推开她的。

    但是贝七夕紧紧抱着他哭得很伤心,贝聿铭也只能强忍着衣裳被她弄脏的不适,轻拍着她的背,任由她将内心的悲伤全部都发泄出来。

    也不知道她究竟哭了有多久,好像最后哭得实在没力气了,竟然就在贝聿铭地怀里睡着了。

    终于睡着了。贝聿铭的心总算尘埃落定。

    原本爱吃爱睡的小丫头,这两天愣是没合眼,也没吃多少东西。整个人都瘦了一圈了。眼睛哭得肿肿的,脸色惨白惨白的,就连睡觉的时候,也在小声地抽抽泣泣。

    贝聿铭小心翼翼地将她抱回了房间,本来是想让她睡得舒适一些睡个好觉的,但是一沾床,贝七夕便迷迷糊糊睁开了眼。

    她掀开眼皮黑眼珠转了一圈,意识到这是自己的房间,贝七夕似乎松了口气。

    她沙哑地呢喃道:”哥哥,你怎么在这里?我刚刚做了个噩梦,好可怕呀。我梦见……”大概意识到这个噩梦不吉利,贝七夕赶忙戛然而止,然后她旁敲侧击地问:“你知道爷爷现在在哪儿吗?”

    贝聿铭诧异了一下,或者说他被贝七夕的反应给吓着了,他有点紧张地看着贝七夕,“你……没事吧?”

    贝七夕的脸色明显变了一下,但还是强撑起笑脸,“哥哥,你什么意思啊。”

    “你不是做噩梦,爷爷真的离开了我们。你必须要面对这个现实。”贝聿铭清冷而沉重地说道。

    贝七夕一下子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原来不是梦,原来都是真的……

    她环抱住自己,坐在床头,再一次呜咽起来。

    明明三十多度的气温,贝七夕却觉得这个季节好冷好冷。

    贝云亨的葬礼过后,贝瓦兰廷就又开始忙着贝怀泱加冕的事情了。

    毕竟国不可一日无君。

    而按照惯例,贝怀泱登基之后,贝哲泱一家就要搬出贝瓦兰廷了。

    所以大人们都很是忙碌。

    而贝七夕似乎久久都走不出爷爷离世的悲伤,这让叶贤英和贝哲泱很是担心。所以想着赶紧搬出贝瓦兰廷,给贝七夕换个环境生活也好,免得她每天都要触景生情。

    可是贝七夕却怎么也不愿意。

    “爸爸妈妈,你们就让我留下来嘛!我能感觉到爷爷还在的。求你们了,别让我离开。”这些天,她每天都会把自己关在爷爷的书房里,在这里,她能想起跟爷爷之间的许多趣事。

    “就让七夕留下来住一段时间吧。你们都忙,也没空顾着她。我会看着她的。”贝聿铭主动把这个活给揽下来了。

    “聿铭你不是要去参加夏令营吗?”贝哲泱问他。

    “我不去了。反正以后还有机会。”贝聿铭放弃了这次的活动。

    “这样也好。有你看着七夕,我们也都能放心。”

    就这样,贝七夕在贝瓦兰廷留了下来。

    她还是住在自己的房间。

    白天的时候要不就在贝元亨的书房里看看书,翻翻贝元亨的手记,要不就跟贝贝在花园里晒晒太阳。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