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4章 番一:搬过来住
    自从爷爷突然离世之后,贝贝似乎也一下子苍老了许多,没以前有活力了。

    每天就跟在贝七夕身旁,贝七夕走到哪儿,它就跟到哪儿,显然是把贝七夕当成它的小主人了。

    “放心吧。爷爷不在了,以后我会照顾你的。只要有我一块肉吃,肉骨头肯定是你的。”花园里,贝七夕一边替它顺毛,一边跟它承诺道。

    贝贝仿佛能听懂似得,每当贝七夕跟它说话,或提起爷爷的时候,贝贝就会抬起脑袋来看她一眼。

    爷爷不在了,爸爸妈妈也搬出贝瓦兰廷了,贝七夕觉得这座瑰丽恢弘的宫殿一下子变得冷清起来,有时候一觉醒来,她都怀疑这还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吗?

    她会觉得这座宫殿很陌生。

    一个星期过去了,她依然很想念爷爷。

    或许是日有所思,爷有所梦,有一天晚上她梦见爷爷被恶魔掳走了,她想去救爷爷,却见白色的幽灵到处游荡,还用阴森可怖的声音同她说话,骷髅随处可见,而她走着走着竟然走到了一片墓地里,随即墓里的死人竟然一个个全都复活了——

    贝七夕直接就被吓醒了,浑身冒冷汗,她“哇”地一声便大哭起来。

    哭声惊醒了睡在屋里的贝贝,它叫了两声试图安慰贝七夕不要害怕。然而贝七夕却哭得很厉害,仿佛是受了严重惊吓,急得贝贝在屋里团团转。

    最后贝贝之间冲出了房间,跑出了西暖阁,把冬暖阁的人全部叫了过来。就连贝聿铭都穿着睡衣过来了。

    “七夕怎么了?是不是做梦了?”贝怀泱柔声道。他也是从小把贝七夕当女儿疼的。

    “七夕别怕,大伯父、大伯母都在呢。”东方无琼搂着贝七夕安抚道。

    贝七夕害怕的情绪这才稍稍有了缓解,“我……我刚才梦到爷爷被魔鬼抓走了,我先去找爷爷,可是到处都是幽灵和骷髅……”贝七夕哭着说道。

    “好了好了,这些都不是真的。我们在贝瓦兰廷,这里有最出色的守卫和卫兵,谁都无法闯进来的。”东方无琼轻轻梳理着她乱糟糟的头发,很是温柔地说道。

    “真的吗?”贝七夕虽然已经从梦魇里挣脱出来了,但是一想起来总归是觉得有点毛骨悚然。“可是我还是有点怕。”贝七夕楚楚可怜地说道,就像是一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

    “当然是真的。”贝怀泱露出一抹慈善的笑意来,“要是七夕怕的话,跟我们住东暖阁去好吗?”

    贝七夕思忖了一下,然后抬起了小脑袋,“可是换了地方我怕睡不着,我认床。”

    “那我把卫兵都叫过来守在西暖阁外面,这样就再也没有谁敢进来了。”贝怀泱重新又想了个方法。

    “算了,还是我搬过来住吧。都这么晚了,就别瞎折腾了。万一有什么情况,能及时有个照应。”贝聿铭见大家都耗着,便把任务给揽了下来。

    “哥哥留下来,可以吗?”贝怀泱征求贝七夕的意见。

    贝七夕眨巴眨巴眼睛瞧了贝聿铭一眼,点了点头,“那好吧。”

    于是贝聿铭便搬到了西暖阁住,住在了贝七夕隔壁的房间。

    “快睡吧。再不睡就要天亮了。我就睡隔壁。”贝聿铭的东西都收拾妥帖之后,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贝七夕依旧抱着枕头赖在他房间里,“可是我一点儿也不困。哥哥,要不然你给我讲故事吧。”以前她也常常赖着爷爷给她讲故事。而且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也都是妈妈讲故事哄她睡觉的。

    贝聿铭叹了口气,忽然有点后悔搬过来了。他不该给自己找麻烦的。“你都几岁了,还要听故事。”

    贝七夕任性的劲儿又上来了,“哥哥,你就随便给我讲一个嘛,不然我睡不着。”

    贝七夕的要求对于贝聿铭来说有点强人所难了,“我不会讲故事。”

    忖了忖,贝聿铭想起了另一个哄她睡觉的办法,“之前我送你的cd机在不在?”

    贝七夕不太明白他的用意,指了指自己房间的方向,“在我房间里呢。”

    贝聿铭点点头,“好,你先过去,我马上过来。”

    贝七夕很好奇,“要做什么呀?”

    贝聿铭:“等会儿你就知道了。”

    于是贝七夕便抱着枕头先离开了。贝贝摇着尾巴慢悠悠地跟着她。

    贝七夕刚把cd机拿出来,贝聿铭便带着一张cd来了。

    “这是……”贝七夕直接从贝聿铭手里把cd拿了过来,“久石让是谁啊?”她对这个名字很陌生。

    贝聿铭拉了张椅子在她床前坐下,温和沉静地开口道:“你不是一直觉得《菊次郎的夏天》、《千与千寻》很好看吗?里面的配乐都是久石让的作品。睡不着的时候不妨听一听这些纯音乐,久石让的音乐鲜明而活泼,大气又不失温情。”贝聿铭更深的用意是想借助久石让优美动听、缥缈浪漫的音乐让贝七夕暂时忘了忧伤。

    “噢,那我也来听听吧。”贝七夕将cd放入了cd机,正要将耳机戴上的时候,贝聿铭却拦住了她。

    “哥哥,怎么了?”

    贝聿铭墨色的眸子凝睇了贝七夕一眼,让贝七夕觉得气氛有点严肃。

    “我知道爷爷的死对你打击很大,你很难过。但是爷爷是我们大家的亲人,我爸我妈,还有二叔、二婶,他们也都很伤心。但是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贝王室的形象需要有人去维护,国不可一日无君,他们都要担当起属于自己的职责。所以他们只能将感情和表情分开表达。”

    贝七夕被贝聿铭说的有点懵,的确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些问题。她明白贝聿铭的意思,她一直沉浸在爷爷去世的痛苦中,给大家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也让大家时刻都笼罩在一种悲伤的情绪里。

    甚至她一度认为大家薄情,爷爷死了,他们竟然都能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各忙各的。现在看来,自私任性的人是她。

    “可是……我就是忍不住……”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