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6章 番一:哥哥当我的教练
    贝七夕总算能接受爷爷离开的现实了。

    当然,也还是有不一样的,比如这一年的生日,为她庆祝的人便少了一个。

    贝七夕难免有点感伤。

    所以在许愿的时候,她便许下了这样的愿望:愿她身边所有的亲人都能平安顺遂,长命百岁。

    贝聿铭送她的礼物是一辆很漂亮的自行车。

    贝七夕有点愤懑,“哥哥,你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我不会骑自行车,你还故意刺激我。”之前贝七夕学过骑自行车,但是学会了一阵不得要领之后,贝七夕便放弃了。

    贝聿铭的这份礼物,对于贝七夕来说,毫无实用性。

    贝聿铭似乎早有考量,“放心吧,在开学之前,我会教会你。”

    这话倒是很中听,贝七夕立马换上了一副卖笑的嘴脸,“真的吗?”她可是盼望骑自行车许久了。

    于是贝七夕便天天央求着贝聿铭教她骑自行车。

    可是贝聿铭却总是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推脱。

    “喂,明天就是假期最后一天了,你说过要在开学前把我教会的。你个大骗子。”贝七夕原本还指望着天天在贝瓦兰廷骑车兜一圈呢,顺便秀一秀车技,没想到贝聿铭竟一拖再拖一直拖到现在也不教她。

    “你是不是要反悔?”贝七夕随手从贝聿铭的书桌上抽出一支笔指着他的脖子威胁道。

    贝聿铭瞅着她那毫无威慑力的威胁之道,特别坦然淡定地道:“不是明天还有一天吗?”

    贝七夕惊讶地开了开口,难以置信地问道:“我一天就能学会?”哥哥对她的能力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评价了!

    贝聿铭以稀松平常地口吻道:“两个小时就够了。明天早上八点戴好头盔护膝护腕之后把车推到广场上之后等我。”

    贝七夕再次目瞪口呆!“两……两个小时?”她能学会?

    “两个小时都学不会,你就放弃吧。估计这辈子也学不会了。”贝聿铭面无表情地扯唇说道。

    “可是我上次学了好几天都没学会。”贝七夕弱弱地小声说道。五岁时学自行车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在那一次失败经历的阴影下,贝七夕实在没把握两个小时就学会。

    “上一次,不是我教的。我教,两小时足够。”贝聿铭眉目沉静,那种与生俱来的从容和自信,让他帅得格外清晰。

    拽拽的,但酷极了!

    贝聿铭胸有成竹的语气给贝七夕平添了几分信心,她点了点头,“嗯,还是哥哥厉害。”贝七夕一脸谄媚地说道,做出一副崇拜的样子。

    贝聿铭看着她狗腿的样子,直接无视她的套路,“没其他事你自己去玩吧。我要看书了。”

    “噢。”贝七夕实在不能理解贝聿铭天天看书有什么好看的。她真怕贝聿铭有一天会变成一个书呆子。虽然她伶牙俐齿,但她自知说不过贝聿铭,所以也就懒得多说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贝七夕忽然想起来,“为什么要戴头盔和护膝护腕啊?”又不是学轮滑。

    贝聿铭语气不咸不淡地道:“你觉得以你的水准,能不摔跤?”

    贝七夕:“……”所以两个小时速成法的代价就是要摔跤?贝七夕心里隐隐产生了几分抗拒。

    第二天,贝七夕在强烈的学骑自行车的驱动力下,起了个大早,并如约准时来到广场。

    不一会儿,贝聿铭便来了。只见贝聿铭穿着一套红色的篮球服,穿着一双黑色的篮球鞋,手里还抱了一只篮球,完全就是来打球的样子。

    “哥哥,你是来打球的吗?别忘了,你要教我骑自行车的。”贝七夕等这一刻已经等很久了,她可不希望临时再变卦。

    “我当然记得。”贝聿铭说着便看了一眼不远处的篮板,然后举起篮球瞄准篮筐,轻轻将球投了出去。

    片刻后,球顺利地落入篮筐中,贝聿铭完成了一个很完美的三分球。

    “准备好的话,现在就开始吧。”贝聿铭无半句废话,正式进入正题。

    贝七夕露出了兴奋的神色,马上她就能骑着自行车撒野驰骋了。按照贝聿铭的教学计划,最多还有2小时,120分钟。

    她麻溜的抬脚跨过自行车,分腿站在自行车两侧,一切准备就绪。

    贝聿铭敛眸望了她一眼,然后指了指她的脚,“跨回来。”

    贝七夕疑惑地“啊”了一声,但还是乖乖照做了。

    然后贝聿铭开始讲解步骤,“双手把着把手,然后左脚踩在脚蹬上,右脚蹬地,并给予车向前的动力。等你能把右脚提起来安全前行五米的时候,就成功一半了。”

    “什么意思啊?没听懂。”贝七夕听得稀里糊涂的,这跟她想象中的方法一点儿也不一样。

    于是贝聿铭给她示范了一遍。

    将车再次还到贝七夕手中时,贝聿铭便告诉她,“你自己练吧。一个小时应该够了。”

    扔下一句话之后,贝聿铭便捡了篮球一个人去打篮球了。

    贝七夕在原地足足愣了一分钟——

    这就是所谓地教她骑自行车?

    未免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哥哥,你不管我啦。”贝七夕生气地朝着贝聿铭吼了一声。

    贝聿铭神色平平地回了一声:“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注意安全,找到平衡杆就离成功不远了。”

    贝七夕有点怀疑贝聿铭是故意整她的。她尝试了几次,自行车都是摇摇晃晃的,她险些摔倒。

    尤其是看着贝聿铭在那淋漓尽致地打球,她就更无心练车了,满心怨气。

    然而越是生气,她越是无法控制住自行车。车头总是往一边偏,完全不按照贝七夕的意志来。

    贝七夕怎么也无法找到平衡点。一不小心,车头一歪,贝七夕连人带车倒地,结结实实摔了一跤,贝七夕“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贝聿铭注意到了这边的动静,赶忙扔下篮球跑了过来。

    他帮着贝七夕把自行车扶了起来,“没事吧?”

    贝七夕扶了扶歪了的头盔,气呼呼地道:“有事!你是来打篮球的,还是来教我骑自行车的?”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