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7章 番一:青春的荷尔蒙气息
    贝聿铭将贝七夕的不满情绪尽收眼底,“学东西,一定要摆正心态。尤其是学自行车,心态摆不正,你就永远掌握不了自行车的平衡。我一直都在看着你练习,你太急躁了。放松心态慢慢来,大胆去尝试,你很快就能够学会的。”

    听了贝聿铭的这番话,贝七夕的心情微微有所好转,但是她对于贝聿铭的教学方式仍存有疑虑,“你不能帮我扶着车吗?我直接坐到车上去,你在后边帮我扶着,我看电视上都是这么学的。”

    贝聿铭的视线落到贝七夕脸上,“你上次就是这么学的,你学会了吗?”

    贝七夕:“……”好吧,她无言以对。

    贝聿铭强调了一句,“既然是我教,那就按照我的方式来。”

    贝七夕没有其他选择,只得乖乖照做。

    事实证明,贝聿铭是正确的。贝七夕在经过了半小时的认真练习之后,便能够一脚踩着脚蹬滑出去很长一段距离,且自行车很稳,完全没有要摔的迹象。

    贝聿铭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然后走过来提醒她,“现在你可以尝试着坐到车上,一开始可能还是掌握不了平衡,但多练习几次,你应该就能找到感觉了。”

    听贝聿铭这么说,贝七夕一下子就变得喜滋滋的,“真的吗?太好了!”她离成功越来越近了。

    她立即就按照贝聿铭说的方法去做,她竟然能够顺利地骑出一段距离。她正沾沾自喜,把手却忽然开始摇晃起来,结果贝七夕便从自行车上摔了下来——

    这一跤摔得有点猛,好在她装备齐全,只是手上擦破了点皮,但还是疼得贝七夕咬紧了牙关。

    她看着自己的伤口,眼睛不由得渐渐湿润起来,有点想哭。

    贝聿铭连忙追上去,“还好吗?”他将贝七夕从地上拉了起来,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见她只是手上蹭破了点儿皮,骤然放心了。

    然后他就听到贝七夕委屈地噘嘴道:“不好……你看我都受伤了!一点儿都不好!你教得一点都不好,你根本就是在敷衍我,我不学了!”

    贝七夕越想越委屈,然后又想起以前她每次受委屈的时候,爷爷都会护着她的,可是现在爷爷也不在了。

    这样一想,她的眼泪便再也克制不住了,一颗颗地滚下来。

    贝聿铭眼看着她突然嚎啕大哭,只觉得莫名其妙,就蹭破一点皮,有这么疼吗?

    “学自行车摔跤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刚才已经提醒过你了,不能操之过急。”贝聿铭认为贝七夕的反应有点大惊小怪了。

    “那你学自行车的时候摔了吗?摔了几次?有摔破皮吗?”贝七夕试图从贝聿铭身上找到一点平衡。

    贝聿铭明显从贝七夕的表情里看出了她随时准备好的“幸灾乐祸”,贝聿铭脸色变了变,薄唇抿成一条直线,清冽的眸子眯了眯,然后唇间溢出了让贝七夕无比失望的两个字,“没有。”

    “你!”贝七夕气急败坏,“哥哥,你是在故意整我吗?”

    贝聿铭着实不想理睬无理取闹的她,“整你我有什么好处?你还要不要学?”

    “我……”贝七夕想说学,但是不知道这样下去还要摔多少次?她看了看自己白嫩的手,擦伤的地方都有血渗出来了。要是等她学会了,该不会两只手都伤痕累累吧。

    这样一想,她就更觉得伤心了,“哼,爷爷不在了你就欺负我……”贝七夕抽抽噎噎地说道。

    贝聿铭:“……”他不是好心教她骑自行车吗?什么时候欺负她了?

    “还剩下半个小时时间,你要是不想学的话我们都不要浪费时间了。反正你也学不会,以后也别再提你要学自行车的事了。毕竟学了两回都没能学会的人,不多。”贝聿铭改用激将法。

    “谁……谁说我学不会了!不是还有半小时吗?两个轮子能难倒我?”

    贝聿铭果然是了解贝七夕的,贝七夕吃这一套。

    “那就快点吧。我让厨师叔叔做了冰激凌火锅,如果你能在两小时内学会的话,那我可以跟你分享。”贝聿铭又向贝七夕抛出了一个巨大的诱惑。

    贝七夕听到冰激凌,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然后瞬间燃起斗志,“我一定能学会的。”

    她似乎一下子就忘了手上的痛,将倒地的自行车扶了起来,然后认认真真地开始练。

    “怎么样才算学会啊。”贝七夕问贝聿铭。

    “绕着篮球场骑一圈就行了。”

    或许是在冰激凌强大的诱惑之下,贝七夕变得很专注。她有条不紊地一步步拉长骑行的距离,然后又慢慢地学会刹车、转弯,终于在还剩5分钟的时候,顺利地完成了在篮球场绕行一圈的任务。

    “哥哥,我学会了!我终于学会了!你看到没有!”贝七夕兴奋地尖叫起来,她忽然发现原来学会骑自行车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贝聿铭对这个结果并不意外,一切都在他的掌控。

    他把篮球扔给了贝七夕,“接着。”

    贝七夕接住地同时踉跄了一下,“啊?我不会打篮球啊。我只会拍皮球。”

    贝聿铭对她的理解能力也是心服口服,“替我拿着,回去了。”

    而后他坐上了自行车,对抱着篮球的贝七夕道:“上车。”

    贝七夕这才后知后觉地跳上了车。

    这还是她第一次坐贝聿铭的自行车,感觉很快、很稳。

    在这炎热的天气里,自然风徐徐而来,空气里弥漫着的是熟悉的柠檬草味道,还夹杂着一种不知名的陌生的气息,混合成一种独有的味道。

    后来贝七夕才知道这种气息来自于刚刚经历了一番运动的贝聿铭,或许这是贝七夕接触到的第一缕青春期的荷尔蒙味道。

    她并没有对这种味道进行过特殊记忆,可是在后来的时光里,贝七夕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想起这种味道,每每想起,都会感觉怦然心动。

    也或许,贝七夕的青春期,就是从这一天,提前开始了……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