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8章 番一:分别礼物
    贝七夕跳下自行车后,匆匆忙忙就把篮球塞给了贝聿铭,然后横冲直撞就往厨房走。

    贝聿铭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你急什么,我一会儿就让人把火锅冰激凌拿出来。”

    自己的小心思被戳穿,贝七夕微微有些窘迫。

    “你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把手上的伤处理一下。”贝聿铭不紧不慢地提醒了一句。

    贝七夕这才想起自己手上擦伤了,她抬手瞧了瞧,眉头一下皱了起来,”我手受伤了怎么洗澡,沾到水一定疼死了。“

    贝聿铭倒是没想到这个问题,“那找人帮你一下吧。”

    “可是……”从她能自理开始,她就自己洗澡了。让人帮她,好像有点尴尬呢。

    “花姐,小郡主手伤了,替她处理一下伤口,然后替她洗个澡换身衣服。”贝七夕话还没说完,贝聿铭便已经叫来了女佣。

    “是的,王子殿下。”花姐毕恭毕敬地答应了。

    不一会儿,贝聿铭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竟发现贝七夕已经在桌旁杵着了。

    她垂涎望着桌上的冰激凌,目光里再也进不去其他的人和物。

    贝聿铭正要开口问她怎么这么快就处理完伤口了,就见贝七夕伸手在冰激凌上揩了一下,然后又快速地将手指伸到嘴里嘬了一下。

    大概味道极好,贝七夕露出了一种极为享受的表情。

    她四下瞅了一眼,大概是想趁着无人再度下手,贝聿铭的忽然开口吓了她一跳,险些从椅子上栽下来。

    “想偷吃?”贝聿铭开口后才踱着步子走到她面前。

    贝七夕堪堪缩回小手,有种被当场捉住的心虚感,她期期艾艾地诡辩道:“我……我是想帮你尝尝味道。”

    贝聿铭着实佩服她能这般睁眼说瞎话,难道他还要谢谢她不成?

    “哥哥你什么时候来的?”贝七夕故意装傻充愣笑眯眯地问道。

    贝聿铭在她旁边的位置上坐了下来,不带情绪地道:“你刚坐下来的时候。”

    贝七夕的笑意僵了一下,那岂不是她刚才偷吃的时候哥哥就看到了?

    这时贝七夕充分展示出了一种惊而不乱的心理素质,她一本正经地开口:“嗯,刚刚尝过了,味道很不错。”

    纵然对贝七夕的习性了若指掌,但是贝七夕的这波反应,贝聿铭还是不得不服。

    “那真是辛苦你了。”贝聿铭略带讽刺地说道。

    贝七夕甩甩手,虚头巴脑地说了句,“不客气。为王子殿下效劳是我的荣幸。”

    至于冰激凌,当然大多数都进了贝七夕的肚子。

    这一天,也是贝七夕即将搬出贝瓦兰廷的日子。

    原本她一个月前就该跟着父母搬到王府去住的,因为爷爷的死给她造成了不小的打击,所以才在贝瓦兰廷多住了一些日子。

    如今她已经从爷爷离开的阴影中走出来了,而且明天就开学了,贝七夕也该尝试着去适应新的生活了。

    所以下午的时候,贝七夕就开始着手收拾自己的东西了。晚上爸爸妈妈会来接她去王府住。

    她收拾的时候,贝贝就安安静静地蹲在门口看着,不打扰,不吵闹,但是目光里却隐约带有几分不舍,仿佛是知道贝七夕要离开似得。

    贝七夕见了着实感伤,便无心再收拾了。

    她走到门口,俯下身摸了摸贝贝,“贝贝,你怎么了?是不是舍不得我呀?”

    贝贝好像能听懂似得,头朝着贝七夕怀里拱了拱。

    贝七夕险些一下子哭出来,她抱住了贝贝,恋恋不舍地看着这房间里的一切。打从记事起,她就一直住在这个房间里。这个房间的每一样东西都是她摆放到这里来的,承载着她满满的回忆。

    “我也舍不得离开啊。”贝七夕喃喃自语。

    但是规矩就是规矩,王室数百年的规矩不能变,她必须要离开了。

    “放心吧,我会常常回来看你的。”贝七夕拍拍贝贝说道。

    贝贝好似能听懂,脑袋动了动。

    于是贝七夕便给贝贝讲述她许多收藏的来历。

    比如她的水压套圈掌上游戏机,是她偷偷把零花钱给花匠,让他从外面给买的。

    比如那副陆战棋,是她向贝聿铭借的,好多年了,一直都没想起来要还给他。

    比如那个从未还原过的魔方,是爷爷送她的,她跟贝聿铭一人一个。而现在贝聿铭玩四阶魔方已经出神入化了。若是去参加比赛的话,世界排名应该不会太差。

    还有那个拼图,是去年哥哥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有一千块,她拼了10块就放弃了。

    这么细数下来,这屋子里有一半的东西几乎都跟哥哥有关呢。

    “你这是做什么呢?”这时,贝聿铭的声音忽然响起。

    “哥哥,你怎么来了。”贝七夕正头疼要怎么收拾呢。

    “你太吵了。”贝聿铭正在隔壁睡午觉,就听得贝七夕喋喋不休地说个不停。

    贝七夕丝毫没有抱歉的意思,而是将贝聿铭拉进了房间,然后可怜兮兮地举起手看着他,“哥哥,你看我的手受伤了,要不然你帮我收拾吧。”

    贝聿铭垂眸打量她一眼,拒绝了她的套路,“你吃东西的时候手不疼?”

    贝七夕:“……”塑料兄妹情谊,不能愉快地聊天了。

    求人不如求己,贝七夕只能闷头自己干。她把东西一股脑地扔在一个打包袋里。

    贝聿铭看她这样毫无章法地收拾,好心地给了个建议:“你不需要把东西全部带回去的,你可以随时回来住。爸爸妈妈之前说过了,这个房间永远会给你保留的。”

    贝七夕这才想起来,好像是有这回事。前两天大伯父和大伯母说的。

    这就省事儿多了。贝七夕松了口气。

    晚上吃完饭,贝七夕神神秘秘地把贝聿铭叫了出来。

    “什么事啊?”依着贝聿铭对贝七夕的了解,他不指望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贝七夕捧出了一个十分精致的小木盒,“我就要离开贝瓦兰廷了,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贝聿铭挑眉,“礼物?”贝七夕如此贴心周到,他还蛮意外的。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