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16章 番一:要算账,找我哥
    贝聿铭的预言没错。贝七夕很快就沉浸在了饲养电子宠物的乐趣中。

    她养的是一只狗,取了个名字叫小贝。

    虽然是每天周而复始地给宠物喂食、铲屎,陪它玩,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也满足了消遣的需求。

    没过多久,电子宠物便在市场上风靡一时,很多同学都买了这样的小玩具。

    贝七夕作为资深玩家,当然在同学中颇有话语权。

    不过有一次因为在课上突然“滴滴”响了起来,结果被秋千海给没收了。

    贝七夕当然不愿意自己精心喂养了那么久的小宠物就这么被没收了,所以一下课,她就追着秋千海进了办公室。

    “秋老师,你把小贝还给我吧。我养了它很久了,它一直都很乖的,它不是有意要破坏您的上课节奏的。”贝七夕想秋千海恳求道。

    秋千海丝毫不为所动,直接将贝七夕的那只电子宠物扔进了办公桌的抽屉,还当着贝七夕的面在抽屉上上了锁。

    贝七夕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把锁,恨不得用眼神把那把锁给撬开,“别呀,秋老师。我求你了,你还我吧。我保证,以后不带学校来了。我好不容易一把屎一把尿含辛茹苦把小贝养到了现在,您要是把它锁里面了,它会死的。您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不能见死不救啊。”

    秋千海吹胡子瞪眼冷哼了一声,“你一套一套地胡说八道什么!我不过是没收了你一个玩具,怎么就成了见死不救了。”

    上了一节课,现在又要在这里跟伶牙俐齿的贝七夕掰扯,秋千海着实感到心累。他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一大口,有点感慨万千,“你呀,本来以为你分到我班上,我捡了个宝。可是这三年来,你可真是让我操碎了心。让你好好学习,参加竞赛,你说没兴趣。考试成绩忽上忽下,害得每次考试出成绩前,我都得先吃一颗保心丸。”

    秋千海又叹了口气,“你说现在那么关键的时刻,马上就要中考了,你还在不务正业,一门心思想着玩,这怎么能行呢。所以,为了你的成绩着想,你想把这玩具要回去是不可能了。另外你一会儿回班上跟同学们通告一声,以后类似的小玩具一律不准带进教室,看到一个我没收一个,看到两个我没收一双。等你们毕业考结束了,不,等你们考上大学了,拿着大学录取通知书回来跟我换。”

    贝七夕听得目瞪口呆,”啊?不至于吧?这就是一个小玩具,没那么大的杀伤力。您何必把它当成洪水猛兽。等我们上大学,这玩意儿估计都得报废了,那多浪费呀。”要是因为她,大家都没得玩了,那她可就成了罪人了。

    秋千海却仿佛已经打定了主意,他甩甩手,“你别再这儿跟我浪费时间了。赶紧回教室上课去。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你少在这里插科打诨糊弄我。”

    好歹也当了贝七夕三年的班主任,对于贝七夕的套路,秋千海还是很熟悉的。

    贝七夕赶忙奉上一副谄媚的脸色,狗腿地道:“那哪能啊。我怎么敢糊弄您老人家。只不过这电子宠物不是我的,是我哥的。我就瞧着好玩,所以借过来玩玩。这才第一天,就因为业务不熟悉被您给没收了。你说我等会儿放了学之后怎么跟我哥交代?”

    秋千海疑惑地眯了眯眼,打量着贝七夕,“你是说,这小玩具是贝聿铭的?”

    “嗯嗯嗯。”贝七夕赶忙小鸡啄米似得点头。

    秋千海冷下脸来,“我怎么那么不信呢?你真当我老头子好骗呢!我听一班的班主任辛然老师说,贝聿铭私下里看的课外书都是《论法的精神》、《国富论》、《资本论》,他的书目里,大部分书我都没读过,他会玩电子宠物这么小儿科的东西?”

    贝七夕忽略了贝聿铭在学校的知名度,要知道他可是所有老师的研究对象,他就是学神的标准。只可惜,他一直被模仿,却从未被超越。

    不过贝七夕觉得今天会发生这一幕,都是因为贝聿铭买了电子宠物送给她,贝聿铭应该为今天的事情负上一点责任。所以她便理直气壮地将事情都退给了贝聿铭。

    “真的。我不骗您。”

    “那好。如果真的是贝聿铭同学的,那你让他来跟我说明情况,到时候我再做定夺。”眼下是准备毕业考的关键时刻,秋千海不能再纵着贝七夕胡来。

    贝七夕笑眯眯地讨好道:“何必这么麻烦呢!我自己一会儿拿去还给他不就完了吗?”

    秋千海一脸严肃,“反正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他语气强硬,完全是不给一点商量的余地。贝七夕只得灰溜溜地先撤了。

    贝七夕哪还有心情回去上课,她可担心着小贝的死活呢!

    所以她出了办公室便直接去了一班找贝聿铭。

    那时候已经是上课时间了。

    贝七夕紧张兮兮地打断了辛然老师的讲课,“辛老师,我有点急事想找贝聿铭。”

    看她的样子,好像真发生了什么事,辛然便答应让贝聿铭出了教室。

    “什么事?”就连贝聿铭都以为贝七夕这个时候找他一定事出紧急。

    结果听贝七夕说完,他冷哼了一声,二话不说,扭头便走。

    贝七夕见他这副架势,赶忙拽住了他,“哥,你先别急着走。你会帮我去跟小老头说的,对不对?”

    贝聿铭垂眸看了看被她拽得皱皱的衣角,不由得皱了皱眉,“你觉着呢?”

    贝七夕赶忙送上一张笑脸,“我觉得你会的。你一定不忍心看着小贝死的,对不对?好歹我也曾经让你帮忙喂过小贝,你对它也算是有一饭之恩。”

    贝聿铭:“……’’他有点后悔送贝七夕这个礼物了。

    怎么感觉每次送她礼物都是在给自己找麻烦。

    “哥,你可一定要帮我救救小贝。小贝是生是死,可就全指着你了。”

    贝聿铭了解贝七夕,若是他不答应,估计她会一直软磨硬泡,直到他答应为之,所以贝聿铭只得勉为其难答应下来。花式撩妻,总裁的求婚蜜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