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章跳梁小丑,也敢嚣张
    ,精彩小说免费!

    听到叶天的声音,王文龙身子一颤,如遭电击。

    昨天被叶天暴揍的画面,条件反射般浮现在他脑海中。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王文龙噶声道。

    与此同时,他又想到,他妈的,昨天是自己大意了,才吃了叶天的亏。

    今天自己带着二十个小弟,人多势众,所谓双拳难敌四手,叶天再牛逼,也不可能把二十人打趴下,想到这儿,王文龙胆气顿生,高声道:“土鳖,本公子正要找你报仇,没想到你倒是挺自觉哈,主动送上门来。

    今儿本公子不把你打出屎来,本公子就不姓王!兄弟们,把这土鳖摁倒,本公子要亲自动手废了他,让他变太监,哈哈哈……”

    想起昨天自己胯下的剧痛,王文龙更是怒发冲冠,气不打一处来。

    叶天不屑回应王文龙的话题,来到包租婆面前,挥起拳头,“砰砰”两声,两个摁住包租婆的混混被打晕在地。

    伸手将包租婆拉起,叶天声音很平静,“刘姐,你没事吧?”

    包租婆眼中露出一抹感激,揉着被踢中的腰部,嘶嘶喘着粗气,“还死不了。”

    “这里交给我了。”

    包租婆心惊胆战的道:“你行吗?别去送死。”

    在包租婆眼中,叶天就是个混吃等死的无业流民,眉清目秀,单薄瘦弱的身子,哪里像是能打架的人?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叶天诡秘一笑。

    这时,十八个混混挥舞着铁棍,风卷残云般向叶天席卷而来。

    “天哪,这小子简直是找死,装什么英雄啊?”出租屋内,眼镜男一脸不屑的表情,下一秒,他的表情僵硬在脸上……

    叶天的身形像龙卷风似的,从混混群中一闪而过。

    紧跟着就是:

    “啪啪啪……”

    “啊啊啊……”

    “嗷嗷嗷……”

    “咔擦咔擦……”

    “噗通噗通……”

    各种令人神魂聚散的声音此起彼伏。

    眼镜男的眼镜摔落在地,满脸震惊。

    几个花痴女瞠目结舌的望着眼前的场面,呼吸凝滞。

    几个昨天侮辱过叶天的青年们,全身颤抖,牙关打颤,暗道侥幸,幸好当时叶天没有对自己动手,否则这会儿肯定躺在医院里……

    不到三秒,十八个混混全都倒在地上,丧失战斗力。

    那些曾经看不起叶天的租客,此时全都屏气凝神,喉咙干涸,望着叶天,眼神中充满了畏惧、惊恐、景仰、崇拜……

    “操,这还是老娘认识的那个废物青年吗?”

    包租婆心中又惊又喜,神色激动。

    至于秦萱,尽管她昨天就目睹过叶天的实力,但此时见到叶天瞬间团灭二十个混混,还是令她感到无比惊讶。

    院子里,死一般的寂静!

    “踏踏踏……”

    只有叶天举步走向王文龙的脚步声,如惊雷般在众人耳边炸响。

    “噗嗤……”

    王文龙觉得菊花一紧,双腿一颤,霎时屎尿俱下,臭气熏天,米黄的液体从裤裆里渗透出来,滴落在地。

    “噗通”一声,王文龙又羞又怒,恐惧感让他全身痉挛,再也站不直身子,直接跪在了地上。

    王文龙嘴唇哆嗦着,呼吸急促,“求……求你……”

    “嘭……”

    叶天直截了当的一脚,踢在王文龙胯部。

    “昨天那是略施小戒,你却不思悔改,反而变本加厉,其罪当诛!”叶天冷哼道。

    钻心的剧痛,令得王文龙的五官瞬间扭曲,涨得通红,双手下意识的捂着裆部,惨叫声还未发出,叶天又一记鞭腿踢向王文龙的裆部。

    这一次,传来蛋碎的声音,以及王文龙杀猪般的哀嚎声。

    王文龙整个身子都向上高高飞起。

    然后,“砰”的一声,摔在地上。

    一双手掌血肉模糊,显然被叶天踢碎,裆部有鲜血渗透出来。

    脑袋一歪,王文龙晕死过去。

    “跳梁小丑,也敢嚣张?”望着不省人事的王文龙,叶天哼了一声,转身走向满脸泪水的秦萱。

    来到秦萱面前时,叶天又恢复出平静如水的表情,轻声道:“萱儿,没吓着你吧?”

    说着话,叶天伸手擦拭着秦萱眼角的泪水。

    “哇,叶天好温柔啊。比起废物王文龙,我更崇拜叶天这样的英雄。”

    “小色女,别犯花痴了,人家叶天看不上你的,他眼中只有秦萱。”

    “叶天,我要跟你生猴子……”

    三个花痴女从出租屋里,一脸狂热的跑了出来。

    “完了完了,这回彻底没戏了。叶天那小子不仅能泡上冰山女神,更有着强大的身手,咱们和他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想要把萱儿追到手,无疑是痴人说梦啊。”

    “妈的,为啥我当年就不好好练习武术呢?”

    几个青年霎时面如死灰,心灰意冷。

    秦萱望着叶天,满脸羞红,臻首低垂,柔声道:“我……我……没有……”

    包租婆全身剧烈颤抖,她的手上拿着一张泛黄的照片。

    刚才叶天冲向混混群时,照片从叶天口袋里掉落在包租婆脚边。

    “叶天……这上面的人……”包租婆嘴唇哆嗦,嘶声道。

    叶天神色一愣,看着包租婆失魂落魄,伤心欲绝的面孔,正要开口说话时,一旁的秦萱看到照片,立刻惊讶的道:“哥哥……”

    “没错,他就是秦刚。”叶天长出一口气,尽量让自己复杂的情绪平复下来。

    包租婆抓着叶天的衣领,歇斯底里的咆哮道:“叶天,我儿子呢?他去了哪里?五年了,音讯全无,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告诉我,他在哪里?为什么不回家?”

    此时的包租婆像是疯了似的大声质问着叶天,双目通红,神色激动。

    叶天咬了咬牙,突然跪倒在包租婆面前,“刘姐,以后你就把我当成你的儿子吧。”

    听到这话,包租婆当然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死了!

    “我给你养老送终。”叶天郑重其事的道。

    包租婆一屁股瘫坐在地,大张着嘴巴,目光呆滞无神,没有半点声音发出,整个人宛若雕塑一般。

    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瞠目结舌的望着眼前这一幕。

    一群混混背起王文龙,悄无声息的撤离出白马胡同。

    秦萱妙目含泪,万分悲痛,泪水突然夺眶而出,失声喊道:“妈……”

    十几秒后,包租婆身子一颤,“哇”的一声,大哭出声,泪水很快将照片打湿。

    叶天最不忍见到的就是眼前的画面,邪神佣兵团四大护法,与他情同手足,为了掩护他突围撤退,四大护法以身殉职,叶天宁肯死的是自己,也不愿四大护法中任何一人受到伤害……

    “他的仇,我已报了。”叶天强忍着不让自己的热泪涌出。

    包租婆擦了眼泪,泪眼婆娑的望着叶天,哽咽道:“你租住在我的房子里,就是为了把小刚的死讯告诉我?”

    叶天点头承认。

    “他妈的,你为啥不早些告诉我?”

    包租婆跳了起来,挥手要打叶天,手掌又软绵绵在半空垂落,气急败坏的低吼着,“你他妈为啥要要告诉我这件事?如果你不说,我会一直以为,小刚总有一天会回来,会叫我一声妈。你这混蛋……我……呜呜呜……”

    老泪纵横的包租婆又晕倒在地。

    叶天和秦萱两人,合力将包租婆搀扶回家。

    叶天知道包租婆只是悲伤过度,晕死过去,并无大碍,跟秦萱交代了几句,打算离开。

    秦萱突然叫住他,怯生生的道:“天哥,颜如雪和你……真是……真是夫妻吗?”

    叶天蹙了蹙眉,如实回应,“不是。”

    秦萱松了一口气,如释重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