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我是债主
    ,精彩小说免费!

    眼前的江秋月绝美清丽的脸上,画着淡妆,眼睛红红的,显然是刚哭过的样子。

    叶天收起旖旎的心思,蹙着眉,正色道:“又是谁欺负了你?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江秋月泫然欲泣的凝望着叶天,身上有阵阵淡雅的幽兰香味,直扑叶天的鼻端。

    “叶天,你帮帮我。”江秋月突然一把抓起叶天的手,神色激动的哀求道,“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一见江秋月这副梨花带雨的模样,叶天一阵心软,柔声问,“发生了什么事?”

    江秋月哽咽着道:“颜华生叫我去收账,如果收不回来,就要把我辞退。”

    “又是这个老狐狸在搞鬼。”叶天冷哼一声,和颜悦色的看着江秋月,轻声问,“具体的情况是什么?”

    在江秋月的解释下,叶天总算是明白了这件事的前因后果。

    颜涛在一次酒会上,看中了大洋公司的老板穆子阳的老婆欧阳青。

    于是,在半年前给金豹子支付了一百万的报酬,请金豹子出手,以江湖手段把穆子阳干掉,从而霸占欧阳青。

    得到报酬的金豹子,不仅没有出手对付穆子阳,反而携款潜逃,踪影全无。

    几天前,颜华生得到金豹子盘踞在天都山的消息。

    于是,就在昨天命令江秋月,务必要从金豹子手上收回那一百万的账,否则就滚蛋……

    听完江秋月的讲述,叶天面色铁青,拳头狠狠的砸在空气中。

    “你要我帮你去要债?”叶天打量着神色慌乱的江秋月。

    江秋月满脸惭愧,点了下头,哽咽道,“我真的走投无路了。如果我失去这份工作,我爸就会因为续不上手术费,而死在病床上。”

    叶天有些动容,“你爸生了什么病?”

    “肺癌晚期。”江秋月的泪珠,又扑簌簌的落了下来。“我和爸爸,相依为命,我上大学时,他就已经查出了肺癌,因为不想我担心,所以一直瞒着我,直到三个月前,病症发作,昏倒在家,送到医院检查时,医生才跟我说起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叶天长出一口气,他没想到乖巧温柔,娇弱怯懦的江秋月,内心居然承受着这么悲惨的境遇。

    江秋月耷拉着脑袋,嘶声道:“我没有朋友,我能想到的人,就只有你。如果你不帮我,我也不会怪你,毕竟我们只是普通同事,昨天才接触的同事。”

    “你知道我昨天在卫生间里,跟颜涛那个人渣说了什么吗?”叶天饶有兴致的问。

    “不知道。”江秋月疑惑的道。

    “我警告他,江秋月是我的女人,决不允许他对你有任何非分之想。”

    叶天的手指掠过江秋月鬓边的乱发,神色温和的解释道。

    听到这话的江秋月,顿时面红耳赤,一脸羞涩不安的表情,不知何如回答叶天。

    叶天嘿嘿一笑,手指落在江秋月尖尖的下颌,轻轻摩挲着,语气中带着一丝挑逗的意味,“你答应做我的女人吗?”

    “我……”江秋月为之语塞。

    “我等着你的回答。”叶天嘴角浮现出邪恶的弧度,“行或者不行。”

    下颌被叶天微微捏着,羞愧难当的江秋月无法低下头,掩饰窘境,一颗芳心宛若鹿撞,砰砰乱跳。

    江秋月心中念头百转,想起病床上的父亲,又思索着叶天这话,刚要做出反应时,叶天却哈哈大笑起来,松开了她的下颌。

    “好不容易能扮演债主的角色,我可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叶天拍拍江秋月的香肩,意气风发的道:“走吧,我逗你玩呢。”

    这话说完,叶天大步流星向前走去。

    愣在原地的江秋月,张了张嘴,眼底掠过一丝期待和遗憾。

    如果刚才叶天不开口,她会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

    江秋月快步跟上叶天的步伐,心头流过一道暖意。

    “所谓的一见钟情,无非是见-色起意。你千万不要爱上我哦,我这个人对女人是很挑剔的,而且我也知道自己的魅力非常大。只要是女人,就没有不被我吸引住的。”走到电梯门口时,叶天一本正经的望着江秋月,轻声道。

    叶天那深情款款的眼神,令得江秋月一阵心乱如麻,难以自制,慌忙将目光投注到其他地方去,不敢跟叶天的眼神对峙。

    “他居然看穿了我的心事?”江秋月心中暗想。

    自从昨日看见叶天嚣张霸道的教训颜涛时,那一刻,她的心神就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很想对这个男人敞开心扉,把自己心事说给他听……

    ……

    天都山。

    位于江城西北,地处偏远,山高林密,是亡命之徒藏身的首选之地。

    半山腰,一片地势开阔的平坦地带。

    建立起一排排简易的房屋。

    房屋前的空地上。

    五十多个混混,正三五成群的蹲在那里喝酒聊天,眉飞色舞的说着荤段子。

    身穿白色t恤,灰色短裤,踩着人字拖的金豹子,豹头环眼,一米七的身高,枯瘦如柴,身上没有二两肉,似乎一阵风就能把他给吹倒。

    贼兮兮的三角小眼睛里,闪烁着冷酷阴沉的光芒,满脸的煞气,负手从最大的一间房屋里出来,轻咳一声。

    空地上的所有混混全都安静了下来,纷纷站起身,崇拜景仰的目光,齐刷刷向他投射过来。

    一个白毛混混,低头哈腰,满脸恭敬的走到他面前,给他递了一支烟。

    金豹子一脚将白毛踢倒在地,冷哼道:“废物,少他妈献殷勤。”

    白毛不但不生气,脸上反而堆满谄媚的笑容。

    “兄弟们,都他妈给我打起精神来。”金豹子凌厉的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混混们都只觉得背脊发凉,牙关格格打战。

    金豹子哼了一声,“再过一会儿,就会有人上山。记住:男的给老子往死里打,打死之后,尸体剁碎了喂狗。把女人留下,咱们以后也不会寂寞了,兄弟们每天都能轮流着上。”

    一听有女人,这些混混全都精神百倍,满脸兴奋。

    “那个女人很漂亮,你们都他妈别太用力给弄死了。”金豹子嘴角浮现出一抹银邪的笑容。“咱们得留着慢慢玩,把她养起来,喏,就像宠物一样的养着,知道不?”

    “知道了,豹哥!”

    众人齐声回应道,声浪如潮,气势浩大,宛如山呼海啸般。

    跟着金豹子啸聚天都山的混混,都是亡命之徒,杀人放火,没有他们不敢干的,其中还有一些是通缉犯。

    两个混混将一把虎皮交椅抬到空地的正中央,请金豹子坐下。

    金豹子眯着眼,抽着烟,一脸惬意的表情。

    所有混混都开始行动起来,很快,每个混混手上都提着砍刀、铁棍、钢管、菜刀之类的凶器,杀气腾腾的站在金豹子前面,严阵以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