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春天在樱花树上做的事
    ,精彩小说免费!

    不等叶天做出任何反应,颜如雪就自顾自的道:“我妈临终前,带我来的最后一个地方就是这里。每次我来蛇园,总能感觉得到,我妈就在我身边。”

    看着颜如雪一脸忧郁的表情,愈发显得楚楚动人,叶天蹙着眉道:“要不要我把肩膀,免费借给你靠一下?”

    “走吧。”颜如雪又一次跳跃式的思维,令得叶天有些措手不及。“我饿了。”

    听到这话,叶天如闻纶音,一马当先向前走去。

    走出动物园时,老柳迎了上来,满脸堆笑。

    “颜小姐,小叶,希望你们能喜结连理。退休之后,我就要出国,去跟女儿一起生活了。以后我可能再也不会回到江城。”老柳真挚诚恳的道,“我在此提前祝福你们。”

    老柳这话说得颜如雪神色巨变,瞪大眼眸,樱唇微张,羞涩的道:“柳叔,你……你不要乱说。”

    叶天摇头苦笑不吱声,心中暗想,也只有老柳这种人,才会对颜如雪开出这种玩笑,要是换做别人,早被颜如雪冰冷的目光镇得心神俱散了。

    “没想到你们年轻人,比我这老头子还保守啊。”老柳大度的一笑,挥了挥手,骑着电动车,很快汇入远处密集的车流之中,不见了踪影。

    ……

    倾城集团。

    楚茵的办公室。

    风情万种的楚茵,鲜花般娇嫩的脸上,浮现出片片醉人的粉晕,光洁的额头上,沁出一层细密的晶莹香汗。

    丰润柔软的红唇边挂着幸福满足的笑容。

    此时的楚茵,黑白配的职业套装极为凌乱,云鬓散乱。

    “这次你好像比以往时候更强了。弄得人家腿都麻了,骨头也酥了,但是很舒服,嘻嘻嘻……”

    楚茵意犹未尽的低声呢喃着。

    一旁的颜华生,叼着一根烟,面无表情,眼中泛起狰狞的光芒。

    办公室的空气中,萦绕着一种靡靡的气味,显得极为暧-昧,令人肾上腺激素蹭蹭的飙升。

    楚茵柳腰轻摆,面带桃花,来到颜华生面前,一屁股坐在颜华生腿上,手臂勾着颜华生的脖颈,主动热情的吻了一下颜华生的额头。

    “那小子,这回……死定了!”

    颜华生透-射出无尽怨恨之意的声音,回荡在楚茵耳边,吓得楚茵花容失色,曼妙浮凸的娇躯微微一颤。

    摁灭烟头,颜华生的双手又攀上了楚茵的两座高峰。

    楚茵一声嘤咛,心神荡漾,眼眸里波光似水,柔情蜜语,欲拒还迎的想要推开颜华生的撩-拨,娇-躯在颜华生怀中,如灵蛇般扭动起来。

    “刚才不是才……”楚茵纤纤玉指点了一下颜华生的额头,虚假的埋怨着。

    颜华生冷冷一笑,“我要为那小子的死,在你身上召开庆功宴……”

    “你真坏……不过我好喜欢哦……你总是想我身上做……春天在樱花树上做的事……”

    楚茵气-喘吁吁的融化在颜华生怀中。

    ……

    已是晚上八点,九楼外面的街道车水马龙,华灯初上。

    还在办公室的王渊,站在窗前。

    夜风如水,吹拂在他脸上。

    他给自己点燃一根烟,眯着眼,端详着手机上的照片。

    照片是颜华生发给他的。

    照片上的人,是个青年。

    二十三、四岁的模样。

    黑亮的短发,斜飞的剑眉,蕴藏着锐利光芒,犀利如刀锋的细长眼眸,薄纯如削,五官的轮廓异常分明。

    修长却并不粗犷的身材,高大却又不显得魁梧,就像夜幕下翱翔九天的猎鹰。

    手机屏幕上的青年形象,孤冷傲然却不失盛气凌人,截然独立却又露出睥睨苍生的气势。

    “叶……天……”

    短短的两个字,仿佛是从王渊的牙缝中迸射出来,带着无尽的杀气和怨毒。

    昨天晚上,那时他还在医院的病房里,与他一向不合的颜华生,居然主动联系他,言之凿凿的表示,能帮助他找到打残王文龙的凶手。

    王渊和颜华生,虽然各自所处的领域并不相同,一个从政,一个经商,但因为王渊的大哥王天河是天河集团的董事长,与颜华生是商场上的死对头,当年如果不是王天河设下圈套,颜华生也不会深陷牢狱之灾。

    恨屋及乌,王渊自然不会认为颜华生如今的主动示好,只是为了表达善意。

    所以,他毫无犹豫的拒绝了颜华生的帮助……

    他相信以自己手上的权力,肯定能抓到凶手。

    可是从昨天傍晚开始,徐浩东带队一夜奋战搜索凶手的痕迹,直到今天中午,依旧没有半点线索。

    凶手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杳无踪影。

    正当王渊一筹莫展之际,颜华生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这次,颜华生安慰了王渊几句后,直接给王渊发了一张凶手的照片,而且还提供了凶手的姓名,以及住址。

    王渊明知颜华生肯定是别有用心,他不屑于给颜华生当枪使,整整纠结了一个下午。

    终于在快要下班时,做出决定,把徐浩东叫到办公室一番秘密耳语之后,把照片发给徐浩东,命令徐浩东立刻带队出发,埋伏在名苑华府a区九栋附近,凶手一现身,立刻抓捕。

    “叶天,这次我看你往哪儿逃!”

    王渊嗤嗤的冷笑起来,满脸疯狂的表情,如果不是叶天,他唯一的儿子王文龙也不会弄成现在这个不死不活的局面。

    “龙儿,我要为你讨回一个公道。”王渊握紧双拳,狠狠的空气中打出。

    “砰砰”两声闷响,空气被打爆。

    对于自己的身手,王渊还是很满意的。

    早年从军的他,参加过边境战役,立下一等功,退役后回到江城,进入警界,一步步从普通警察,走到如今副局长的位置。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的顶头上司唐绍基三个月后,一退休,他的职务就会被扶正,成为江城警界的一把手。

    在即将扶正的这段时间内,他也想夹着尾巴做人,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但偏偏发生了儿子被打残这事,令得他暴跳如雷……

    “我要一拳、一拳、一拳……打断你的骨头……”

    看着屏幕上桀骜的青年,王渊一字一顿,铿锵有力的道。

    随着他每个字说出口,他办公室的气温,似乎也在异常明显的一度接一度的往下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