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美女总裁,莫要生气
    ,精彩小说免费!

    “大叔,我水土都不服,我就服你,一招就把那个装逼犯干趴下,你太牛叉了。”

    一个穿着露脐装,性感火辣的女孩,纤柔的手臂,勾着叶天的脖子,脸上露出各种搞怪萌蠢的表情,举着手机“卡擦卡擦”一通乱拍,笑嘻嘻的道,“我跟你的合影,发到朋友圈,肯定能引起轰动。”

    几个花痴少女离开之后,叶天一脸财迷模样,把桌上龙福生留下的五张百元纸币塞入口袋,生怕颜如雪会跟他抢似的。

    “呵呵,一不小心就发了笔小小的横财,五百大洋,足够我买好几本女老师的最新作品了。”叶天心满意足的说着。

    颜如雪一阵无语。

    叶天饶有兴致的端详着颜如雪,感叹道:“跟你这样的美女在一起,我总会被一些装逼犯当成公敌,也不知道是该感到幸福,还是感觉得悲伤。

    倘若你真是我的女人,我打打装逼犯,维护一下男人的尊严,倒是合情合理,但是你我只是雇佣关系,我却要每天面临其他男人仇视的目光,我这压力山大啊。

    呃,对了。看在我这么爱岗敬业,对你忠心不二的份儿上,能不能给我增加点儿报酬?我要的也不多,再增加两三百万,我一点都不介意的……”

    颜如雪压根儿就不想搭理叶天,把叶天的调侃置若罔闻,当成耳边风。

    “你看那些美女图片,真有意思吗?”片刻后,颜如雪清冷的目光,望着叶天的手机屏幕。

    叶天长叹一声道:“聊胜于无呗。我现在穷得叮当响,还指望着从你这里赚到钱,然后找个老婆,过几天没羞没臊的生活。没有女人,只能看看美女图片,安慰一下眼睛。”

    颜如雪樱唇微微翘起,有些鄙夷的白了一眼叶天,心中暗道,心怡说的不错,叶天这混蛋,素质堪忧,张口闭口就是女人,没个正经的样子……

    叶天又点开微信上的邪恶漫画,一脸邪恶的笑了起来,更是令得一旁的颜如雪面色铁青,感到很尴尬。

    “这是餐厅,请你注意一下形象。”颜如雪实在忍受不住了,她真恨不得一脚把叶天踹出去。

    这个时候的餐厅,正是客流高峰期,如果还有空位的话,她决定不愿意跟叶天坐在一张桌子上,太没面子了。

    叶天忍俊不禁,哈哈笑道:“这段话挺有意思,我念给你听听,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顺便也让你开心一下。”

    不等颜如雪表态,叶天立刻声情并茂的念道:“世界上啊,有一种鸟。

    他没有脚。

    但他从成熟以后,就开始拼命的干活。

    每次都要干到口吐白沫才肯结束。

    工作环境也非常的艰苦,多数时间都要带着面具作业。

    偶尔还会受到冰冻,以及高温的侵害……

    请问这是什么鸟?”

    颜如雪脸上的红晕,蹭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作为成年人,她当然明白叶天说的是什么。

    “流氓,你比刚才那混蛋还无耻。”颜如雪紧绷着脸,站起来,咬牙切齿的道,“不吃了,回家。”

    偏偏这时候,服务生推车餐车,把颜如雪之前点得美食,端上餐桌。

    叶天嘿嘿笑道:“你先走,这么美味的食物,不能浪费,等我吃完再说。”

    服务生知道眼前这对男女肯定是闹矛盾了,友善的一笑,推着餐车离开。

    为了这一桌晚餐,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现在食物上桌,颜如雪有些犹豫,裹足不前。

    叶天一声轻叹,知道颜如雪的女王脾气又发作了,轻咳一声,给颜如雪个台阶下,“我的美女总裁,你要对我生气,也得先把肚子填饱,化怒气为饭量……”

    颜如雪切了一声,“这一餐饭,是我花的钱,我凭什么要走?该走的人,也应该是你才对!”

    这话说完,颜如雪立刻心安理得的坐了下来,开始举止优雅地享用美食。

    “死要面子活受罪。”叶天小声的吐槽了一句,抿了一口夏布利干白,一脸陶醉的道,“好酒。这酒,我要是敞开了喝,十瓶都不够我塞牙缝的……”

    颜如雪讥讽道:“暴殄天物的流氓。”

    叶天碰了一鼻子灰,觉得自己真是自讨没趣,讪讪的笑了下,丝毫不顾形象的大口吃着东西。

    这时候的餐厅里,走出了一批食客,又迎来一批新的食客。

    刚才那一段小插曲,也逐渐平息,众人又开始聊起了新的谈资。

    叶天心神一凛,感到有些不对劲。

    自到现在,海久章却还没离开,依旧坐在那里优雅从容,甚至显得很是淡定的品着红酒……

    “事出反常必有妖。”叶天心中暗忖。

    颜如雪的酒量并不大,两杯红酒之后,雪白娇艳的俏脸浮现出两朵醉人的红晕,轻咬留一口荞麦可丽饼,微眯起眼,感受着荞麦饼在口中的酥软香甜味道。

    “爷爷……你怎么啦?”

    就在这时,一道尖叫声响起,打破了优雅温馨的环境。

    一个老人,一个青年,一个女子,三人刚刚来到餐桌坐下,老人突然发生意外。

    服务生吓得呆若木鸡,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叶天循声望去,在他斜对面,靠窗位置的一张餐桌前。

    一个老人从椅子上向地面滑落,双手捂住脖子,双目瞪得溜圆,脸色煞白,似乎一口气堵在喉咙中,无法呼吸出来,嘴巴大张着,胸膛剧烈起伏着,就像鼓风机似的。

    坐在老人左边的青年,大约二十六岁的年纪,器宇轩昂,板寸头,双目炯炯有神,顾盼之间,神采飞扬,面色黝黑,高鼻阔口,浓黑的眉峰宛若两道剑锋般斜飞入鬓,显得极为彪悍精干,带着一种久居高位,受人崇拜景仰的强大气场,令人不敢直视。

    这青年穿着爱马仕的秋装,普拉达的墨镜架在额头上,露出几分洒脱与不羁,贵气逼人,眼中掠过一丝慌乱,百忙中一伸手,手臂横在老人的后脑勺,避免了老人脑袋砸在地面的危险。

    老人右侧的女子,二十三、四岁的模样,看样子应该是大学毕业,刚出校门。长得眉清目秀,瓜子脸,肌肤如雪,晶莹如玉,清纯可人,一头缎子般乌光闪烁的秀发,扎成马尾垂在脑后,穿着淡蓝色的针织衫和浅蓝色的七分牛仔裤,露出膝盖以下,脚踝以上的莹润肌肤,脚上则踩着一双白色的运动鞋。

    女子的五官,与青年有几分相似,两人像是兄妹关系。

    刚才的尖叫声,正是女子发出的。

    两人看着不省人事的老人,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

    尖叫声引得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射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