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不分场合的作死
    ,精彩小说免费!

    餐厅的员工全都很紧张的来到老人面前,把老人围得水泄不通。

    惊魂未定的老板,听到前面的尖叫声,不敢耽误,再次跑了出来,挤进人群,看见昏迷不醒的老人,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尼玛的,今天真他妈倒霉。

    先是发生了打架斗殴事件,现在又有老人昏迷……

    这时候女子颤抖着手指,拨通了医院的急救电话。

    颜如雪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过去。

    叶天蹙眉小声道:“好像是肺部出了毛病……”

    海久章惊慌失措的放下酒杯,长身而起,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飞扬,蓓蓓,老爷子这是心脏病发作的症状,不要担心,送到医院输点液就好了。”

    青年名叫赵飞扬,是赵家的长子长孙,地位超然。

    听到海久章的声音,他不由得神色一愣,抬起头来,看见正在快步走近的海久章,不由得没好气的道:“我擦,我去你妈的,你不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嘛,赶紧给老爷子看看,先把病情稳定下来。医院离这里十多公里,不是说到就能到的。赶紧的,别他妈废话。”

    海久章趴在老人身边,又是翻看眼皮,又是探听呼吸,忙得不亦乐乎。

    “老爷子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他妈饶不了你。”青年面露杀气,厉声嘶吼道。

    女子摇晃着青年的手臂,垂泪劝解道:“哥,冷静一下,救护车很快就会到了。”

    海久章满头大汗,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

    他事先得知赵蓓今天会和爷爷、哥哥,一起来这家西餐厅。

    于是提前带着龙福生过来。

    本想趁着赵家爷孙三人其乐融融时,假装成偶遇,出现在赵蓓面前,当着老爷子的面,向赵蓓表露心迹。

    却不料,先是发生了龙福生装逼不成反被打脸事件。

    现在老爷子又晕倒在地。

    打乱了他的所有计划。

    更令他感到欲哭无泪的是赵飞扬的这番警告。

    海久章丝毫不会怀疑,以赵飞扬言出必行,彪悍冷血的作风,会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

    杀人,对于赵飞扬这种人来说,比捏死只蚂蚁还要简单。

    因为他的背后是赵家!

    华夏天字号四大家族的……

    赵家!

    海久章是京城医科大学的毕业生,但心血管疾病的治疗,并不是他擅长的领域。

    他能做的只是一些常规的外观检查。

    冷汗瞬间浸湿了海久章的衣服。

    他暗骂自己真是头蠢猪,不该冒冒失失的站出来。

    “一失足成千古恨啊。”他心中暗忖,现在只能祈祷救护车尽快赶来。

    当叶天看见海久章跑向昏迷的老人时,他心中灵光一闪,隐约明白了海久章没有跟龙福生一起离开的原因。

    此时,赵蓓已经跑到餐厅外等待救护车。

    叶天摇了摇头,放下酒杯,站了起来。

    “都让开,全都给我让开,确保空气流通。”

    叶天大声说了一句,吓得颜如雪神色一愣。

    当颜如雪回过神时,叶天已经来到密集的人群外。

    “我是医生,你们应该听我的。”叶天扬声咆哮,神色激动。

    目睹过叶天暴虐龙福生的食客,都不由得面面相觑。

    这个出手无情的青年,什么时候变成医生了?

    不仅是食客们,就连颜如雪也紧紧的蹙着眉。

    “这混蛋,真是作死也不分场合……”颜如雪喃喃埋怨着。

    在她看来,叶天纯粹是为了出风头才说出这么荒诞的话。

    围观的人群,不明就里,一听叶天自我标榜为医生,就立刻让出一条道,纷纷向后散开。

    海久章此时正把老人放在自己的大腿上,伏着身子侧耳倾听着老人的心跳声。

    叶天粗暴的一脚飞起,将海久章踢翻在地,毫不客气的骂道:“你他妈会治病吗?呼吸都困难了,你还不把人放平在地?”

    “你谁啊?”神色慌张的赵飞扬,面露警觉,冷声道。

    叶天头也不抬的回应道:“老爷子并不是心脏病变,而是肺叶穿孔。”

    海久章虽然被叶天踢了一脚,却反而暗暗长出一口气,从老人的症状来看,分明就是心脏供血不足引起的昏迷,不过,他现在倒是觉得很欣慰,终于把老人这个烫手山芋扔出去了。

    不管老人是死是活,有叶天这个装逼犯出来顶缸,都跟自己没关系了,但样子还是要做一下的。

    “小子,你知道老人家是谁吗?他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小子吃不了兜着走……”海久章话音未落,叶天一巴掌落在海久章脸上,“噗”的一声,海久章吐出一口鲜血,几颗门牙也被打断,吐在地上。

    叶天非常专业的道:“老爷子的肺部,随着空气的排除,气压逐步增强,但因为肺部穿孔,所以他不论怎么呼吸,肺部都不能恢复到原来的大小。

    以老人家现在的症状来看,救护车抵达这里,至少需要十五分钟的时间,可是他根本撑不到那个时候。一旦肺部被空气撑爆,后果不堪设想,救还是不救,你是家属,由你来做决定。”

    说着话,叶天站起身,沉痛的目光望向面色铁青的赵飞扬。

    没有人比赵飞扬更清楚,老人在家族,在整个国家的地位有多重要。

    一旦老人倒下了,那么整个家族都会发生动荡,牵一发而动全身,甚至影响到国家的命脉。

    叶天的话,并不长,却给他一种铿锵有力的感觉,让他觉得这个青年是可以信任的。

    赵飞扬点了下头。

    叶天露出一个欣慰的微笑,一转身看到另外一张餐桌上,一个三、四岁的小男孩正吸溜吸溜的用吸管吸着杯中的珍珠奶茶。

    “小朋友,可不可以把你的吸管送给叔叔?叔叔给你表演个吸管救人的魔术。”叶天笑吟吟的跟小男孩商量着。

    小男孩面露为难之色,奶声奶气的道:“我已经含过了,妈妈说不卫生的。”

    “没关系。”不等小男孩同意,叶天抽出吸管,反身来到老人面前。

    小拇指粗细的吸管,一端是平口,而另一端则是斜口,叶天看也不看,一挥手,吸管的斜口闪电般,刺入老人的胸膛。

    “啊……”

    “天啊……”

    “杀人啊……”

    看到这一幕的所有人都发出了惊叫声,谁都没想到一根极为普通的吸管,竟然能穿透皮肤,刺入体内。

    其中一些胆子小的食客吓得死死捂着眼睛,不敢再看。

    这个场面,太血腥了!

    赵飞扬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咆哮道:“小子,你这是杀人?”

    海久章眼底深处掠过掩饰不住的笑意,一见到叶天居然把一根还粘着口水的吸管,插进老人的胸膛,他就知道叶天这小子真是脑子秀逗了。

    且不说叶天采取的措施是否可行,单是没有经过任何消毒处理的吸管,不知覆盖了多少细菌,这些细菌一旦进入人体,或多或少都会给人带来不利的影响。

    “我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分析,你小子的行为,简直就是谋杀。”海久章大义凛然的瞪着叶天,与赵飞扬同仇敌忾,厉声嘶吼道,“说!是谁派你来的?你真是活得不耐了。下半辈子,你就等着在监狱里度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