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贴身的那种哦
    ,精彩小说免费!

    叶天回头望了一下颜如雪,振振有词的道:“我是她的保镖。”

    颜如雪悬到嗓子眼儿的心终于落了地,这混蛋总算还有点良心。

    “她给你多少报酬?”赵铁铮疑惑的道。

    他绝不认为当保镖的薪水,会超过黄旗的天价授课费。

    叶天摇了摇头,“一文钱没有!你们肯定想不到,我是无偿护花!”

    “啊??”

    所有人都是一脸震惊。

    海久章喃喃道:“装逼的玩意儿,装什么清高啊。操!”

    颜如雪还没从欣慰中回过神来,听到叶天这话,恨不得将叶天给生吞活剥了,这混蛋太过分了,三百万年薪不是钱吗?

    她真想把跟叶天的合约甩出来,让这些纯洁得跟白莲花似的家伙们看看,叶天是怎样欺骗他们的。

    “贴身保镖。”叶天冲着颜如雪挤眉弄眼的一笑,又对众人意味深长的道,“贴身的那种,都是男人,你们都的啦。”

    颜如雪满脸黑线,又羞又怒,但为了保持优雅形象,只能强行挤出一丝平静的表情。

    黄旗干笑两声,却并不甘心,以叶天那样的医术,如果能传授给医学院的学生,所产生的价值,绝对是无法估量的,但叶天偏偏宁可为了美色而视金钱如粪土。

    “或许高人都他妈是这个德行吧。”黄旗暗暗为自己开导。

    叶天叹息一声,“老人家,其实你也不用灰心,我又没说不去,毕竟我跟金钱又没有不共戴天的恩怨。”

    反转的剧情,令得黄旗哭笑不得。

    赵铁铮发出爽朗的小声,抚掌道:“好好好,真不愧是我看中的孙女婿,左右逢源,如鱼得水,不拘一格,蓓蓓啊,这样的绝世好男人,你要是不珍惜,你会后悔一辈子的。

    你们学校的那些男老师,哪个该接近你,我打断他的三条腿。”

    众人一阵无语,赵铁铮俨然是把叶天当成了他的孙女婿。

    叶天苦笑,心中暗道,这老头还真是霸气得可爱。

    海久章欲哭无泪,从地上爬起,来到赵铁铮面前,脸上带着谄媚的笑容,神态恭敬的道:“爷爷,我是久章啊,海家的,我爹海大富,去年您生日时,我还去给您拜寿呢。”

    赵铁铮怫然不悦,只是不动声色的“嗯”了一声,根本没把海久章放在眼中。

    海久章又把注意力放在黄旗身上,满脸堆笑,跟黄旗打了个招呼,向黄旗伸出手,“黄老师,您好,您的大名,如雷贯耳,今日总算是见到您本人了。”

    黄旗却是不咸不淡的冷哼一声。

    几天前,他就接到海大富的电话,海大富言辞恳切的希望他能当海久章的导师,当时他只是给了海大富一个模棱两可的回复……

    海久章面色无光,讪讪的缩回伸出去的手,一颗心正在往下沉,倘若能成为黄旗的学生,赵家或多或少也会给黄旗几分面子,而对自己网开一面,从现在黄旗的反应来看,黄旗对自己的死活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去你妈的。”赵飞扬一脚把海久章踢翻在地,“麻痹的,你还有脸站在这里?我要是听信了你的诊断,我爷爷肯定没命了,你个混蛋,是谁派你来暗害我爷爷的?我还真不相信,你他妈一个京城医科大学毕业的高材生,会连肺穿孔这样的症状都看不出来?

    你小子肯定是别有用心,老实交代,是谁派你来的。”

    十几个权威医生眼观鼻鼻观心,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心中一阵暗笑,赵家的大公子简直就是个无赖,京城医科大学毕业又怎么样?说不定海久章是走后门进去的,也有可能专业不对口,无法诊断赵铁铮的病状,也是很正常的……

    尽管这些医生心知肚明,却每一人愿意站出来为海久章说几句公道话。

    “砰砰砰砰……”

    赵飞扬铮明瓦亮的尖头鳄鱼皮鞋,每一下都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无异议铁锤般砸在海久章身上,把海久章踢得惨叫连连,满地打滚,不断的哀求着。

    而赵铁铮却一言不发的端详着孙子的暴行,时不时的点头赞许。

    这让众人感到一股凉气从心头蹿起,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爷孙俩都是一个德行。

    赵蓓一把拉住赵飞扬,想要劝阻赵飞扬。

    不拉还好,这一拉,反倒激起了赵飞扬的凶性。

    赵飞扬抓起一个实木凳子,照着海久章身上,“啪啪啪”一阵猛拍。

    此时的海久章已是满脸鲜血,气喘吁吁,口吐血沫,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实木凳子最终“啪”的一声散架了。

    怒火攻心的赵飞扬又是一脚落在海久章胸膛,海久章一声惨叫,口喷鲜血,气若游丝。

    眼看赵飞扬的脚,又要落在海久章身上,叶天连忙喝止,“住手!”

    因为叶天救了赵铁铮一面,所以赵飞扬对叶天有着发自肺腑的尊重。

    叶天这话一出口,赵飞扬立刻放下脚,一口浓痰吐在海久章脸上,“妈的,待会儿老子再收拾你丫的。”

    现在的海久章已被打的不成人形。

    “谢……谢……”海久章望着叶天,艰难的说出两个字。

    叶天却没有搭理他,一字一顿的道:“老爷子的肺穿孔并不是突发症状,而是多年来练功留下的后遗症,是自身的原因。我用吸管将老爷子肺部的气压排除体外时,肺穿孔的毛病基本得到控制。可是,肺部收缩的病状,却是来自外部原因……”

    “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当我的呼吸通畅时,我突然闻到一阵毛发烧焦的气味,然后我就感到呼吸极度苦难,肺部好像被一双大手捻搓着。”赵铁铮若有所思的回应着刚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情况,喃喃道,“外部原因……外部原因……孙女婿,你的意思是有人想置我于死地?”

    赵铁铮的最后一句话,令得所有人心神俱寒,忐忑不安,下意识的缩了缩身子。

    只要是餐厅里的人,都不能排除这个嫌疑。

    赵飞扬冲到门口,将餐厅的卷帘门关闭,大吼道:“真相未明之前,谁都不许走。”

    一时间,人人自危,感到头皮发麻,双股战战,胆子小的食客已经被吓得瘫坐在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