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打断金牙换酒喝
    ,精彩小说免费!

    王渊火急火燎来到巴黎餐厅时,并没有见到赵飞扬。

    白少群已经带人封锁了餐厅。

    餐厅老板瘫坐在地,一副神智错乱的模样,喃喃自语,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些什么。

    几个警员面色苍白,如果不是职责在身,他们肯定当场呕吐起来了。

    在餐厅正中央的地面上,躺着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

    尸体上千疮百孔,全是拇指粗细的血窟窿,像筛子似的,令人感到头皮发麻。

    空气中飘散着浓郁刺鼻的血腥味。

    餐厅里安静如死。

    “王局,要不要通知法医过来做现场勘验?”看了一下愣在原地的王渊,白少群小声询问道。

    当他半路上接到王渊的电话时,他就知道今晚的事不能以常规手段来处理。

    王渊不是因为见到尸体的惨状,被吓得六神无主。

    而是因为赵飞扬不在这里,不接受他的道歉。

    一想起在电话里,自己对赵飞扬的那番藐视,王渊就恨不得再次狠抽自己的耳光。

    这一刻,王渊如坠冰窟,只觉得遍体生寒。

    听到白少群的问话,王渊深吸一口气,挥了挥手,“把尸体带走,其他的,不用你管。”

    ……

    叶天刚走到九栋别墅门口,“呼啦”一声,十几个警员从各个角落站了起来,枪口对准了叶天身上的致命部位。

    “举起手来!”

    “不许动!”

    “双手抱头!”

    ……

    十几个警员厉吼着,同时向叶天靠近,缩小包围圈。

    叶天凶狠毒辣的手段,把王文龙打得半死不活。

    对于这样的人,徐浩东已把叶天当成了暴力分子对待,不敢掉以轻心。

    这些警员谁也没想到,叶天居然很配合,非常老实的样子,双手抱头,站在原地,纹丝不动,只是神色间显得非常平静,似乎他早就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

    当徐浩东掏出手铐想把叶天拷上时,叶天瞪了一眼徐浩东。

    徐浩东只觉得一股凉气从心头升起,似乎被择人而噬的魔鬼给盯上了,尴尬一笑,只好讪讪的收回手铐。

    在徐浩东看来,叶天没有做出任何抵抗,已是自己最大的幸运了。

    凭叶天的手段,要是想反抗,凭自己带领的这些手下,谁也没办法把他制服。

    “请跟我们走一趟。”徐浩东人老成精,自然不会像刚出道的新人那样执拗犯傻,很客气的对叶天道。

    一群警员簇拥着叶天,生怕叶天突然逃走了似的。

    就在这时,颜如雪跑了过来。

    她实在不放心,无视顾嫣然的劝阻,离开了顾嫣然家,向九栋别墅跑来,想要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

    “你们干嘛?给我把人放了。”

    颜如雪神色一凛,沉声问。

    作为江城的城市名片,这些警员绝大多数都知道眼前的冰山美女是谁。

    徐浩东咳嗽一声,义正言辞的道:“颜小姐,还请通融一下,别妨碍警方执行公务。”

    颜如雪没有搭理颜如雪,而是来到叶天面前。

    “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天淡淡一笑,郑重其事的凝视着颜如雪略显慌乱的俏脸,“小事一桩,我很快就会回来。你乖乖在家里等着我,相信我。”

    “我给你找最好的律师。”颜如雪不甘心的道。

    叶天心头流过一丝暖意,他没想到颜如雪居然这么关心自己,沉声呵斥道:“胡闹。你不要乱来。”

    颜如雪一番好意,遭到叶天的拒绝,这让她气不打一处来,红了眼,瞪着叶天,“你去死吧。我不管你了。”

    叶天无奈一笑,冲着徐浩东冷声道,“走吧,你愣在这里干嘛?”

    ……

    王渊回到警局,他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脸色煞白,形容枯槁,赵飞扬不愿见他,不接受他的道歉,就意味着他的仕途又多了几分危机,甚至是已走到了终点。

    以赵飞扬的身份地位,随便一句话,就能让他生不如死。

    “啪啪……”王渊又扬起巴掌给了自己两个耳光。

    正当王渊追悔莫及时,徐浩东的电话打了进来,声音里透露着掩饰不住的欢喜。

    “王局,叶天已被我们抓捕。”

    如果没有赵飞扬报警这件事,能把叶天捉拿归案,王渊会觉得这是件令他欢呼雀跃的大喜事,可是现在他却半点欢喜的心思都没有。

    想了想,王渊噶声道:“请老宋重点照顾一下。”

    徐浩东当然明白王渊这话的意思,二监集中了江城所有的暴力分子,打架斗殴,死亡流血事件,时常发生,而当局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几乎是不闻不问,只要不是**,哪怕是里面死了几个人,也不会有人过问。

    王渊又交代了几句后,才挂断电话。

    警车内。

    徐浩东和八个荷枪实弹的警员,围绕在叶天身边,一副如临大敌的阵仗。

    而叶天却神色平静如常,居然睡着了,还发出如雷的鼾声。

    这让警员们一阵无语。

    看着叶天,徐浩东满脸黑线。

    一个小时后,警车停在二监外。

    “到站了没?”叶天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有些倦怠的问。

    几个警员心中暗骂,妈的,你还以为是做公交呢?

    徐浩东咳嗽一声,“下车。”

    说心里话,叶天这么配合自己的工作,徐浩东不仅感到意外,同时还对叶天心生几分感激。

    徐浩东向二监的监狱长宋金刚,转达了王渊的指示。

    宋金刚肤色黝黑,身强体壮,宛若半截铁塔似的,脸上带着凶悍可怖的表情,皮笑肉不笑的嘿嘿道:“没问题,保证重点照顾。请代我向老同学问好。”

    临走前,徐浩东来到叶天面前,面露残酷,“兄弟,你好自为之吧,我也是为了混口饭吃,迫不得已,还请你理解。”

    在徐浩东的印象中,凡是来到二监,得到重点照顾的人,没有一个能活着出去的。

    叶天哈哈一笑,没有搭理徐浩东,而是望着宋金刚,连连打着哈欠,不屑一顾的道:“那啥,天儿这么晚了,赶紧给我找个睡觉的地方。”

    徐浩东无言的苦笑着,心中暗道,真不知叶天是艺高人胆大,还是脑子少了根筋,居然敢跟宋金刚这么说话。

    别人不知道宋金刚的底细,徐浩东却是知道的。

    这人早年在地下世界混得风生水起,双手沾满血腥,杀人放火的勾当可没少干,后来也是走了狗屎运,无意中救了市委书记的夫人,于是得以进入公职队伍的行列,在监狱系统从一个门卫,平步青云,步步高升,一直坐到了如今监狱长的位子。

    徐浩东同情的瞥了一眼叶天,一挥手,带着手下火速离开。

    “嘿嘿嘿……”

    宋金刚阴鸷森冷如毒蛇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叶天,却是一言不发,嘴巴大张着,两颗大金牙在光线晦暗的走廊里,显得极为刺眼。

    叶天像看傻逼似的,打量着宋金刚,蹙着眉,挥了挥手,冷笑道:“你再笑,再笑我打落你的金牙,拿去换钱买酒喝。”

    听到这话,宋金刚下意识紧闭着嘴,满脸横肉乱颤,气急败坏的一拳打在空气中,厉吼道:“朱江,妈的,死哪儿去了,赶紧过来带人。”

    很快,一个瘦高个子的青年满脸谄媚的笑着,从走廊尽头小跑过来,低头哈腰的道:“老大,有新人来了?”

    “重点,重点照顾。”宋金刚面色阴沉,恨不得将叶天生吞活剥了似的,冷哼道,“妈的,不知道这是老子的地盘吗?在老子的地盘上还敢这么嚣张,真是活得不耐烦了。朱江,老子要是明早见到这小子还能活蹦乱跳,老子就把你关进九零九,让那些基佬爆你的菊花。”

    宋金刚一连说了两次重点,这是宋金刚制定的行话,朱江当然听得懂,一次重点是指打断手足四肢,留下一口气,两次重点则是指直接打死。

    朱江激灵灵打了个寒战,腰板挺得笔直,像个小丑似的敬了个礼,“保证让老大满意。”

    宋金刚双手背负在身后,腆着啤酒肚,像个得胜的将军,高昂着脑袋,得意洋洋的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