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找抽
    ,精彩小说免费!

    朱江瘦得没有二两肉的脸上,浮现出猥琐贪婪的笑容,一条腿抖啊抖的,像是中风似的,伸出食中二指,在叶天面前搓捻着,意味深长的打量着叶天。

    “干嘛?”

    “钱。”朱江不耐烦的回应着,心中暗道,这小子太没眼力劲了,待会儿可得好好收拾他。

    叶天很干脆的道:“没有。”

    怒气从朱江心头蹿起,但他还是语重心长的解释的道:“银行卡也可以,到了这个地方,也同样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钱到位了,啥都好使。”

    尽管明知宋金刚已对叶天动了杀心,但朱江还是想对叶天威逼胁迫一番,从叶天身上榨取一点生活费。

    “也没有。”叶天当然知道朱江的用意。

    “你他妈找死是吧?”朱江不在遮掩怒气,狞笑着气急败坏道。“老子好心给你指点一条明路,你却不知好歹,别怪老子不讲人情。”

    叶天呵呵一笑,根本没有把朱江这种跳梁小丑放在眼中。

    走出几步后,朱江又停下脚步,嘶声道:“你抽烟不?”

    “抽啊。”

    朱江喜上眉梢,每次他带新人时,多多少少都要从对方身上拿点好处,这次也不例外,“你身上带着没?”

    叶天眼中露出一丝戏谑,“有啊。”

    “愣着干啥,还不拿来给我抽?不长眼的玩意儿。”朱江鄙夷的嘲笑道。

    “我这就给你抽。”叶天伸手作势向口袋探去。

    “啪”一道脆响声骤起,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回荡着。

    朱江“嗷”的一声惨叫,条件反射般捂着火辣辣剧痛的脸颊,眼前金星乱冒,只觉得脑子里嗡嗡作响,一下子被抽懵了。

    叶天笑吟吟的道:“味道好不好?”

    短暂的失神后,朱江回过神来,看着叶天人畜无害的笑容,感到一阵后怕,嘴角哆嗦着,不再说话。

    “我问你话呢?”叶天膝盖上扬,“砰”的一声,膝盖骨重重顶撞在朱江的腹部。

    朱江又是一声惨叫,佝偻着身子,像是煮熟的虾米,脸孔胀得通红如血,气喘吁吁,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有钱没?”叶天轻声问。

    朱江想哭都哭不出来,一直以来都是他压榨新人,从未想过这次居然被新人给揍了,而且还被新人压榨,“没!”

    “有烟没?”

    朱江心惊胆战的连连点头。

    叶天一挥手,又是一巴掌落在朱江的另一边脸颊上。

    此时,朱江的两边脸颊都高高肿起,形如猪头。

    “还不给老子点上?”叶天冷哼道,“你这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吗?”

    朱江欲哭无泪,忐忑不安的掏出烟,像伺候大爷般给叶天把烟点上。

    叶天扫了一眼朱江,心中明白,向朱江这种走狗,给他三分颜色,他就恬不知耻的要开染料房,若是直接把他暴揍一顿,他会像绵羊一样温顺,典型的欺软怕硬。

    “你还不走?”说着话,叶天抓着朱江的肩膀,膝盖头再次“砰砰砰”的顶撞在朱江的腹部,“妈的,敢耽误老子睡觉,你找死啊。”

    朱江哭丧着脸,暗骂宋金刚真是混蛋,居然给自己安排了这趟苦差事。

    “大哥,您贵姓?”

    叶天看了一眼朱江,冷哼道:“你还不够资格知道,上前带路。”

    像叶天这样的煞星刺头,朱江在二监工作了七年时间,却还是第一次碰上。

    遭到叶天的暴打和嘲讽,这让朱江恶从心头起,心中暗想,老子一人干不过你,莫非你能干得过九零九那些基佬不成?

    想到这儿,朱江暗暗感到得意。

    九零九,是二监,其中一个监狱的代号。

    关押在里面的囚犯,无一不是穷凶极恶的死囚。

    只进不出,连放风的待遇都没有。

    这些死囚终日困在监牢内,心里极度变态扭曲,几乎是与世隔绝,等待着上刑场那一天的到来。

    宋金刚曾经把一个不听话的职业拳击手,送进九零九,两个小时后,拳击手被折磨致死,菊花残破得惨不忍睹,身上全是靡靡的液体……

    在二监,九零九,代表着绝望、恐怖、血腥和死亡。

    一想到叶天即将被九零九的变态基佬们弄死,朱江就顿时兴奋不已。

    穿过长长的阴冷走廊,片刻后,朱江带着叶天来到九零九监牢。

    黑色的铁门外,垂手肃立着四个荷枪实弹的狱警。

    “我送新人过来。”朱江谄媚的笑着,跟面色严肃的狱警打了个招呼。

    铁门扎扎开启一条缝隙。

    朱江转身对叶天眯着眼道,“小子,在里面好好享受吧,但愿你还能见到明早的太阳。”

    “到那时,我会拧下你的脑袋。”叶天微笑着走入铁门。

    铁门又扎扎的关上了。

    ……

    徐浩东回到警局,亲自面见王渊,把缉拿叶天的整个过程,向王渊巨细无遗的说了一遍。

    王渊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从抽屉里摸出一个厚厚的信封,扔给徐浩东,“拿去给兄弟们买烟抽。”

    徐浩东心知肚明,虚情假意的婉拒了一番,但还是把信封塞进了口袋。

    “明年的今夜,就是那小子的祭日,进了九零九,会让他比死还难受。”徐浩东沉吟道。

    王渊沉声说:“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我不希望有其他人知道。”

    徐浩东双腿一并,郑重其事的道:“明白。没事的话,我先出去了。”

    离开王渊的办公室后,见到左右无人,掏出信封,捏了捏,嘿嘿笑道:“他还真是下了血本,少说也有一万大洋……”

    说着话,徐浩东抽出二十几张百元纸币,装入另一个口袋,这才把信封赛会原来的口袋,然后大步流星向办公室走去。

    徐浩东满脸笑容,想起颜如雪那张倾城绝色的俏脸,不由得一阵心猿意马,喉结滚动着,心中暗道,“妈的,倾城集团的美女总裁真人比电视上好看多了,真他娘的水灵,要是能让老子睡一晚,少活十年也愿意啊。

    叶天那小子虽然只是她的保镖,但每天出双入对的,也是艳福不浅,令人羡慕呀。

    我抓了叶天,美女总裁应该会很伤心吧,嗯,让美人伤心,我还真是有些心疼呢……”

    ……

    “打死你个混蛋!”

    “我打死你!”

    “我那么好心的想要帮你,你却不领情!”

    “打死你!打死你!”

    “混蛋!!!”

    ……

    颜如雪满脸气愤的神色,坐在沙发上,一个天蓝色的小熊维尼靠枕放膝盖上,一双粉拳左右开弓,不断的砸落在靠枕上,显然是把靠枕当成了叶天。

    发泄一通后,她含着一支棒棒糖,整个人瞬间冷静下来,黛眉微蹙。

    耳边回荡着叶天临走前的说的话。

    叶天叫她不要乱来,也就是不希望她做出任何营救他的举动。

    “这该死的混蛋,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想了半天,颜如雪想不通叶天究竟想干么,不由得嗔怒道。

    看着空荡荡的大厅里,颜如雪感到一阵恐慌,下意识蜷缩着娇躯。

    昨夜有蒙面人如实刺杀,叶天出现把蒙面人打退,今晚叶天被抓,她不知道今夜还会面临什么危机。

    她突然感觉到,叶天那家伙虽然有些混蛋,还有些下流无耻,但只要叶天在自己的身边,就能给自己带来安全感。

    “天哪,我在想什么啊,不能再胡思乱想了……”颜如雪双手捂着耳朵,只觉得脸颊有些发烫,芳心里微微荡漾着,犹如被风吹皱的一池春风。

    这时,门铃声很突兀的响了起来,吓得颜如雪有如受惊的猫,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神色慌张,下意识的把目光向门口的方向投注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