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老大驾临
    ,精彩小说免费!

    尤大虎趴在地上,脑袋咚咚咚的撞击着地面,给叶天磕头,向叶天表示感谢。

    这时,九零九监狱的铁门扎扎的打开了。

    两个荷枪实弹的警员,率先走了进来。

    其中一个大声命令道:“靠墙倒立,全体都有!”

    所有囚犯,全都跑到墙边,靠着墙壁倒立着。

    只有叶天直接无视狱警的命令。

    另一个狱警走到尸体僵硬打得常老大面前,踢了几脚,见没有反应,冷哼一声,不再过问。

    一阵阴沉森冷的狞笑声,从门外传来。

    靠墙倒立的囚犯们,全都吓得身子哆嗦着,瘦子因为遍体鳞伤,此时再也支撑不住,噗通一声倒在地上,不等狱警靠近他,他又使出吃奶的力气,拼命的让自己倒立在墙上。

    笑声消失,紧跟着朱江走进监狱。

    看到囚犯们服服帖帖的靠墙倒立,他很满意的点点头,目光一转,见到叶天居然还站在原地,感到有些意外,叶天居然还活着,貌似还活得挺滋润的,不由得一阵怒火中烧。

    “你小子还挺横哈。”朱江冷冷一笑,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质地坚硬的皮鞋,随着他的走动,在地面敲击出沉重刺耳的声响。

    叶天咬了一口面包,站在床上,大有君临天下的气势,含糊不清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操!”朱江满脸横肉一颤,“妈的,这是老子的地盘,你小子活腻歪了?这话应该是老子问你。”

    所有囚犯此时的心情十分复杂。

    一方面敬佩叶天的胆色,居然敢跟朱江对着干,平日里他们时常遭遇朱江的压榨欺凌,此时见到朱江吃瘪,他们感到一阵狂喜。

    另一方面则为自己担忧,叶天得罪了朱江,以朱江的脾性,肯定会迁怒于九零九监狱的所有囚犯。

    叶天咽下口中的面包,掏出一根烟点燃,悠然吸了一口,把朱江当成空气。

    “滋滋啦啦……”两个狱警手上的警棍,跳跃着刺目的火花,呵斥道:“老实点儿!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昨夜他们也听到了监狱里叶天暴揍常老大的动静,知道叶天身手不凡,所以此时并不敢对叶天动粗。

    常老大的实力如何,他俩是非常清楚的。

    叶天既然连常老大都能弄死,若要弄死他俩,就更是易如反掌了。

    “我问你话呢!”叶天冲着朱江厉吼一声。

    朱江身子一颤,感到有些发虚,猛吞一口口水,不断暗示自己,这是在自己的地盘,这小子不敢乱来……

    这一刻,朱江竟感觉到自己在叶天面前,好像成了阶下囚……

    “操!你俩还愣着干啥?给我弄死他。”朱江脸色铁青,这是他第一次当着众人的面受到别人的挑衅。

    朱江是二监一把手宋金刚的心腹,两个狱警也不敢轻易得罪。

    两个狱警刚要动作,只觉得眼前一花,叶天如旋风般从他两人中间掠过,直接冲向他们身后的朱江。

    “砰!”

    “嗷!”

    碎裂的脆响声,口中发出的惨叫声,在同一时间响起。

    朱江捂着嘴巴,鲜血从指缝中涌出,跌跌撞撞向后倒退一步,然后一屁股坐倒在地。

    “噗”一声,手掌一拿开,一口鲜血喷落在地,还有八颗门牙也赫然出现在血泊里。

    叶天有些遗憾的叹息道:“你这人吧,就是嘴欠,天生欠抽的命。只可惜你嘴里没有镶嵌金牙,否则的话,我还能发一笔小财。”

    朱江呼呼的喘着粗气,强忍着嘴巴上的剧痛,只觉的脑子里嗡嗡地响着。

    两个狱警倒吸一口凉气,暗道侥幸,对视一眼,向常老大走去,合力把常老大的尸体抬出去,实在犯不着为了讨好叶天,而把自己的小命葬送在叶天手上。

    “昨晚我说过,要把你的脑袋拧下来,现在还不是时候,我暂时把你的脑袋留在你身上,记住:你要给我好好保护你的脑袋,因为它是我的。”叶天敲击着朱江的脑门,面带邪恶冷笑,一字一顿的道。

    每个字钻入朱江的耳中,却仿佛魔鬼发出的音符,带着夺人性命的力量。

    朱江双腿一软,站也站不起来。

    囚犯们见到这一幕,也不顾不得是否会遭到朱江的报复了,全都站直身子,嘻嘻哈哈的大笑起来,甚至还有人往朱江身上吐口水,大骂朱江不是个东西……

    如果不是叶天说了一句“这人不能死”,估计囚犯们会直接把朱江当场打死。

    叶天又施施然回到床边坐下,滋遛滋遛吸着酸奶。

    朱江手足并用,刚爬到门口,一个沉重迅速的脚步声传入九零九监狱的众人耳中。

    “老大,你快救救我。”因为牙齿被打落,朱江说话漏风,声音显得非常别扭。

    朱江此刻像是溺水者,抓到了最后一根稻草,因为他看到了宋金刚正大步流星向这边走来。

    在这股精神力量的支撑下,朱江居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宋金刚的脸色非常难看,比酣畅淋漓的ooxx完后却发现小雨伞居然有漏洞时,还要难看一百倍。

    他没有搭理朱江,甚至连看都没有一眼朱江。

    朱江却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宋金刚身上,声泪俱下的继续开口道:“老大,那小子是个刺头,他杀了常远,打落我的牙齿,还怂恿囚犯们往我身上吐口水,羞辱我,你的给我报仇啊,老大,我对你一向忠心耿耿,鞍前马后的,没有功劳也有苦劳……”

    宋金刚一挥手,“啪”的一个耳光,落在朱江脸上。

    朱江再次被打懵,摔倒在地。

    “老大,你干嘛打我?你要打,也应该是打那小子啊,那小子罪大恶极,该就地枪毙。老大……我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打我?当年要不是我给你提供容身之处,就你干的那些事,枪毙十次都不过分,你哪能有今天的地位?

    还有这些年来,你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我全都一清二楚,你别逼我抖落出你的那些破事。”

    朱江歇斯底里的怒吼着,彻底失去了理智。

    而宋金刚的脸色,却越来越难看,紧咬着牙齿,似乎随时都会把朱江弄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