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大佬云集
    ,精彩小说免费!

    叶天怒道:“你是来负责搞笑的吗?你是想笑死我,然后好继承我的蚂蚁花杯的吗?你大爷的,你想重点照顾我,我顺从了你的意思。现在又想请我出去,你以为我是提线木偶吗?

    可以任由你摆布!

    我再说一遍:你现在给我滚出去!

    别逼我动手!!”

    宋金刚吓得噤若寒蝉,“砰砰砰”以头撞地。

    他从未想过自己竟会有走投无路的一天。

    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地盘上。

    很快,他的额头上,就露出了一个大大的脓包,面色青一片紫一片的。

    “叶先生,我……”宋金刚才要开口,就被尤大虎打断了话头。

    尤大虎恶狠狠的道:“我大哥的话,不好使?还是你没听见?滚!”

    尤大虎挥着拳头,似乎随时都会落在宋金刚身上。

    “砰砰砰……”

    宋金刚不再说话,而是不断磕头。

    只要宋金刚不再瞎逼逼,叶天也懒得管他。

    一分钟后,正当宋金刚头晕目眩时,身后响起了一个中正平和,却不乏威严肃杀的声音。

    “金刚,你这是在干嘛?”

    听到这话,宋金刚心底一沉,跪在地上,向后转身望去。

    来者居然是市委书记韩修德,还有他的秘书。

    “韩书记……”宋金刚满脸惭愧,弱弱的打了个招呼。

    韩修德穿着裁剪合体的灰色西服,系着领带,梳了个中分,面色白皙,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显得颇为儒雅,身材匀称,有几分风度。

    一个小时前,他在前往工作单位的路上时,接到赵飞扬的电话。

    赵飞扬在电话里告诉他,江城警员抓了“叶先生”,限他两个小时内放人,超过这个时间点,后果自负……

    韩修德虽然贵为江城市委书记,但在赵飞扬那种身份的人面前,还是显得如蝼蚁般弱小,赵飞扬一句话就能让他仕途终结,或者家破人亡。

    他辗转几个部门,终于打听到“叶先生”被关在二监。

    这才长出一口气,毕竟二监的监狱长宋金刚是他的亲信,有些事情,做起来也方便。

    他立刻要求宋金刚放人,然后改变行程,向二监而来……

    韩修德一进九零九监狱,就看见跪在地上磕头谢罪的宋金刚,不由得怒气冲天,但他却隐忍不发,神色平静如水,波澜不惊,目光一转,落在叶天身上。

    他一眼就看得出来,躺在床上的青年,就是赵飞扬口中的“叶先生”。

    “叶先生,我是韩修德,我来请您出去,这一切都是个误会,还请叶先生网开一面,底下的人办事欠妥,我一定会给叶先生一个交代。”韩修德冲着叶天微微欠身,语气恳切的道。

    叶天并不知道韩修德的真实身份。

    其中一些江城当地的囚犯却是知道的,见到这一幕,好半天翘舌不下,自己新上任的老大究竟是何方神圣啊,居然惊动了市委书记,能让市委书记如此低声下气哀求的人,在这世上,恐怕没有几个……

    叶天没有开口。

    他在等幕后主使者现身。

    韩修德沉吟道:“叶先生,昨晚抓你的那些警员,已经被我全部控制起来了,你想怎么处置他们都行。”

    听到这话,叶天立刻翻身坐起。

    以叶天能接触的层面,他连徐浩东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不知道昨晚那些警员,是来自哪个区。

    江城有四个区,青阳区、红花区、南屏区、黄鹤区。

    叶天哼了一声,他对韩修德的回应并不满意。

    “是谁指示那些警员的?”这才是叶天最关注的问题。

    韩修德白皙的脸上掠过一丝铁青色,尽管他已经猜到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青阳区警局局长王渊策划的,但王渊身份特殊,牵一发而动全身,他也不敢在这时候把王渊供出来。

    听不到韩修德的回应,叶天又躺在床上,表明了坚决不离开九零九的态度。

    韩修德一到,自然没有宋金刚说话的份儿。

    “叶先生,请配合一下。”韩修德尴尬的笑了笑。

    叶天缓缓摇头。

    韩修德一颗心正在逐渐往下沉,如果不能把“叶先生”请出去,那么赵飞扬肯定不会对自己善罢甘休。

    一想到自己即将面临的厄运,韩修德的冷汗霎时奔涌而出。

    正当局面陷入僵持时,一个粗犷厚重,带着极强穿透力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震得众人耳膜嗡嗡作响。

    声音里带着惊讶和悲愤!

    “叶神医,我可总算找到你了!”

    叶天翻了个白眼,他当然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

    “赵飞扬!”叶天有些意外。

    下一秒,赵飞扬进入九零九监狱,哈哈大笑着,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叶神医能记得我名字,我深感荣幸啊,快跟我出去吧,待在这里多没意思呀。这件事就是个误会,我已经把相关人等,都给你带来了。”

    说着话,赵飞扬一招手,两个狱警押解着十几个警员走入九零九。

    韩修德身形一颤,他在京城的几次大会上,远远的见过赵飞扬,他更知道赵飞扬的超然身份,但他现在却想不明白赵飞扬为什么会对“叶先生”这么恭敬谦卑。

    在坊间各种流传版本中,赵飞扬那是一个飞扬跋扈的大少,性烈如火,喜怒无常,目无余子的主儿。

    韩修德又想到,能让赵飞扬如此低声下气的“叶先生”,又是什么身份?

    “莫非他是流落民间的太子爷?”这个念头一出现,韩修德身子晃了晃,差点没摔在地上。

    十几个警员耷拉着脑袋,身上都带着或多或少的伤痕。

    他们谁也没想到,昨夜的行动,居然惹出这么大的动静。

    叶天在人群中看见了徐浩东。

    徐浩东脸色苍白,颤颤巍巍的站在那里。

    昨晚圆满完成任务,拿着王渊给的红包,他带着手下的兄弟,在夜市喝酒撸串,然后找了个女郎,开个房睡觉,还在迷迷糊糊中,客房的门就被人砸开,几个黑衣人冲着他一阵拳打脚踢,布袋套住他的头,然后被扔在车上,等他再次见到光明时,却已经来到了二监。

    “叶先生……我们……”

    徐浩东满行惶恐,不知该说什么。

    “你是哪个区的?”叶天问。

    作者蜗牛快跑说:感谢给本书打赏的书友们,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