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风情万种,艳丽无双
    ,精彩小说免费!

    叶天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苏心怡拍拍胸膛,让自己慌乱的心神平复下来,“叶天,你明明一开始就能出手对付那些坏蛋,为什么直到最后关头才现身?”

    “杀死他们,我需要一个充足的理由!”叶天微微蹙眉,故作神秘的回应道,他当然不会跟苏心怡和盘托出那缕神秘气息的实情。

    苏心怡似懂非懂的“嗯”了一声,心中有些怨气,叶天这不是明摆着要看自己的笑话嘛……

    话到嘴边,苏心怡终归却是没有说出口,但她对叶天的好奇心反倒是越发的强烈了。

    “最近一段时间,尽量不要单独外出,那个家伙说马王爷要对付你,我相信他说的话是真的,毕竟人之将死,其言也真。”叶天想起黑脸青年临死前说的那些话,意有所指的对苏心怡道,“你要多加小心。”

    叶天受雇于颜如雪,保护颜如雪是他的首要任务,至于苏心怡的安危,他自知无法兼顾,只能稍加提醒,毕竟他跟苏心怡也是同事,苏心怡还是个不可多得的美女,他也不希望苏心怡这样的美人,落入暴徒之手,香消玉殒。

    苏心怡“嗯嗯”两声,回应着叶天,黛眉紧锁,满面愁云。

    “那个马王爷会不会继续找我麻烦?”苏心怡小声问。

    叶天略一沉吟,只说了一个字,“会。”

    苏心怡也乱了心神,忐忑不安的道:“那我该怎么办?”

    “我刚才已经说过。”这话说完,叶天不再开口,专心致志的开车,直奔倾城大厦而去。

    ……

    江城,红花区。

    华兴大厦。

    地下七层。

    赌场。

    vip包房内。

    剃着光头,留着两撇花白胡子,已经年过五十的马王爷,穿着裁剪合-体的上等苏绣青花瓷唐装。

    整座七十二层楼的华兴大厦都是他名下的产业,每年的纯利润上亿,而他真正赚钱的渠道则是隐藏在地下底层的赌场。

    马王爷跺跺脚,就能震颤黑白二道。

    江城声名昭著的大人物之一。

    只是此时,呼风唤雨的马王爷,他的手足四肢却被人捆绑得像粽子一样的结实密匝,狗一样的趴在地上,嘴上还塞着一只臭袜子。

    包房内的地面,还有八个保镖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马王爷是唯一一个头脑清醒的人。

    他的专属包房,除了随身保护的保镖外,若无他的许可,任何人不得擅入一步。

    几分钟后,一个保镖低吟一声,迷迷糊糊的坐起,看到马王爷被缚,立刻手足并用向马王爷爬了过来,给马王爷解开身上的绳索。

    “操。”马王爷扯掉袜子,一个耳光扇在保镖脸上,气急败坏的骂道,“妈的,老子养了你们这一群废物,你们连个女人都干不过,要你们何用?”

    马王爷的咒骂声,惊动了其余几个保镖。

    另外七个保镖也纷纷苏醒,全是一副战战兢兢的神态,跪在地上,等待着马王爷的发落。

    “给老子立刻联系黑脸,妈的。”马王爷端起茶杯,砸在地上,沉声道。

    保镖依言拨打电话,得到的回应却是手机里的电子提示音,“您拨打的电话无人接听……”

    “王爷,黑脸恐怕是出事了。”保镖声若蚊蚋。

    马王爷一拍桌子,冷哼道:“给老子立刻追查黑脸的下落,还有……两个小时之内,老子要见到那个臭女人,老子要扒了她的衣服,折磨得她生不如死,方能消我心头之怒。”

    四个保镖立刻应声称是,分头行动而去。

    另外四个保镖则依旧笔挺的分站在马王爷两侧,寸步不离的保护马王爷的安危。

    ……

    幽深的巷子,宽不足一米。

    两侧墙内有高大的梧桐树枝丫,斜斜的向外生长出来,茂盛的翠绿树叶遮住了巷子上方的天空,把巷子渲染得更加的阴暗幽森。

    一道冷风从巷子深处,席卷而来。

    “哗哗哗……”

    上方的梧桐树叶像是被一双大手猛烈的摇晃着枝干似的,簌簌的往下飘落。

    一个身穿苏绣青花瓷唐装的老人,从树叶飘零中,闪电般电射而至,由远及近,所到之处,树干晃动,树叶纷扬,像一条绿色长龙翻滚盘旋,蔚为壮观。

    这老人赫然就是马王爷,片刻后,他脱下唐装,露出苗条玲珑的性感身材,再伸手往头上一抹,一层薄膜扔在地上,一张成熟娇艳如水蜜桃的芙蓉玉脸,出现在空气中,秋水般的双眸,长长的卷曲睫毛,挺直的瑶鼻,樱唇丰润如带着露珠的玫瑰花瓣,艳丽无双,风情万种。

    这女人穿着天青色的无袖旗袍,一双修长手臂泛起白玉般的光泽,高开叉的旗袍设计,隐约能看见她洁白无暇的大-腿,在旗袍的衬托下,愈发勾勒出她前凸后翘的动人身姿。

    “臭小子,你的死期快要到了。”女人冷哼着,腰身一旋,化作一道清风,消失在空气中。

    而地上的唐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朽烂,化作齑粉。

    ……

    回到倾城大厦,叶天一见到颜如雪,颜如雪就主动开口道:“你没事?”

    “好得很!”叶天站在原地,转了个圈,嬉皮笑脸的回应道。“苏美人在隔壁,你要不要见见她?”

    颜如雪轻轻摇头。

    直到这一刻,她忐忑不安的心神,才稳定下来。

    “赵飞扬打电话给我,询问你的下落……”颜如雪把早上赵飞扬打电话给她的事,跟叶天说了一遍。

    叶天很难得的听到颜如雪一次性将这么长的话。

    “有人想让我进监狱。”叶天沉声道。

    “是颜华生。”

    “不对!”叶天摇头,“是王渊。”

    颜如雪黛眉蹙起,“王渊是王文龙的父亲,你昨天殴打王文龙,所以王渊要置你于死地。”

    叶天蹭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一拍双手,听到这话,他顿时恍然大悟,也只有颜如雪的说法,才能解释王渊的动机。

    “你昨天不该那样的冲动。”颜如雪抿着唇,神色冰冷,轻声道。“如果冷静一下,其实是可以有其他方法来解决的。王文龙该死,但不应该死在你的手上。你打残他,只会给自己招来无尽的麻烦……”

    叶天呆呆的望着颜如雪,这一刻,他发现眼前的颜如雪很陌生,陌生得仿佛第一次见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