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万艳丛生,风华绝代
    ,精彩小说免费!

    叶天顺势把方媛抱在怀中。

    这样的女人,绝对是妖精。

    对叶天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方媛像一条美女蛇似的,缠-绕着叶天的身子,主动的献上香-吻。

    叶天打趣道:“越是漂亮的女人,就越会说谎话骗男人,我不相信你说的话。”

    “那你想怎么办?”贝齿咬着红唇的方媛,愈发毫无遮掩的绽放出她这个年纪的女人,应有的风情,声音娇柔如江南三月的小雨,纤细清软,撩人心魄。

    叶天哈哈大笑,双手抓着方媛的短裙向下一扯,“当然是眼见为实啦……”

    方媛故作慌乱的一声轻呼,欲拒还迎的推搡着叶天,却被叶天霸道粗-野地摁倒在沙发上。

    一声低吟响起,整个办公室的空气开始迅速升温……

    一个小时后,鸣金收兵,偃旗息鼓。

    方媛的脸上,染着两朵漂亮的红晕,更加显得娇美艳丽。

    “还是你这种当领导的好啊,关起门来,找个心爱的男人,就能度过一段愉快的下午时光。”叶天有些嫉妒的感慨道,眯眼欣赏着方媛身上那宛如瓷器般精美白润的肌肤。

    方媛拍打着叶天的胸膛,像个小女孩似的,咯咯笑道:“瞧你这话说的,不知情的人,会把我当成不守妇道的坏女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由于我的体质,我对男人的质量要求是非常高的。

    像你这么能干的男人,对我来说,真是可遇而不可求。想跟我上-床的人,单是这倾城大厦之内,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但也只有你能入得了我的法眼。”

    “不是法眼,是妹妹眼吧。”叶天忍不住要纠正方媛的措辞。

    方媛展颜笑道:“对对对,想不到你这小没良心的,还有几分文采。”

    叶天挺着胸膛,得意洋洋的道:“那是当然,我这人非常能‘干’的,特别是在某种事情上,天赋异禀,无师自通,不敢说是开宗立派的大宗师,却也敢拍着胸脯说,我认第二,没人敢当第一。”

    一个“干”字,从叶天口中说出时,故意加重的语调,也就变得意味深长了。

    以方媛的阅历和见识,她自然是听得懂叶天这话的。

    “咯咯咯……要不是亲身体验过,我还真以为你是在吹牛呢。”方媛满脸笑容,如春花般灿烂迷人。

    叶天笑了笑,“说吧,你肯定不只是想我这么简单,你叫我过来,还有什么事?”

    方媛春葱般的纤纤玉指,点了一下叶天的额头,发出如银铃般的娇笑声,“我想带你回家。”

    “回家?”叶天一愣,旋即道,“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成为第三者。”

    方媛的神色,突然黯淡下来,眉宇间笼罩着一层忧伤,“我想让女儿见见你,她现在已经三岁了,我一直跟她说爸爸在出差,很快就会回家看望她,她的年纪逐渐增长,而这个谎言也越来越苍白无力,我希望你能帮我。”

    方媛已经有女儿了。

    这是叶天根本没想到的事。

    方媛如今才二十八岁,而女儿却已经三岁。

    叶天有些错愕。

    “真是看不出来,你的女儿都那么大了。”叶天的手指掠过方媛的脸颊,感慨道。“从你那里,也感受不到你居然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方媛拍了一下叶天的脑袋,故作生气的道:“坏小子,你到底答应不答应?”

    “可是我年纪这么小,这合适吗?”

    “没关系,小孩子那么敏锐的观察力。”

    叶天一想到即将有个小孩子叫自己爸爸,就觉得怪怪的。

    “过两天再说吧,今天实在不行。”叶天很认真地回应道。

    方媛虽然有些小小的不高兴,但还是点头轻声道:“那就这么定了。”

    叶天亲了一下方媛的脸颊,两人又肆无忌惮的聊了一些床笫间的事,叶天这才兴高采烈的离开。

    与方媛这种成熟-女人在一起,叶天感受不到丝毫的压力,反而觉得十分的惬意,可以很随意的跟她开玩笑,甚至方媛讲的段子,比他还污。

    从方媛身上得到的体验,是在秦萱那种少女身上感受不大的。

    站在电梯里的叶天,突然想起秦萱,出了电梯后,翻出秦萱的手机号,打算给秦萱打个电话,问问她那边的情况。

    ……

    秦萱的手机被老娘没收了。

    老娘不让她打电话给叶天。

    甚至不让她离开家门半步。

    尽管她知道叶天就在江城,但她却不知如何联系叶天。

    她很想把警方追捕叶天的事,巨细无遗的告知叶天,让叶天尽快离开江城这个是非之地。

    叶天之所以会被警方追捕,也完全是因为自己,为了给自己摆脱王文龙的纠缠……

    “妈,我真的很担心天哥。”秦萱咬着嘴唇,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是第几次说这句话了,“求你让我给他打个电话吧。”

    老娘吃着香蕉,抽着烟,好一阵吞云吐雾后,神色悠然的道:“萱儿,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爱上那小子了?”

    “不是!”秦萱立刻下意识的摇头道。

    老娘却不相信,“实话实说。”

    秦萱还是那句话,“真的没有,我跟他只是朋友。”

    老娘随时一扔,香蕉皮仿佛长了眼睛般,精准的落入她身后五米之外的垃圾桶里。

    “我暂且相信你。”老娘长出一口气,意味深长的道,“那小子的身份不简单,我只希望你好好念书,毕业后找个男人嫁了,普普通通过一辈子。我不希望你跟那小子夹缠不清,他会害得你一生痛苦,无法自拔的。”

    秦萱神色一愣,“妈,你知道他的事?”

    老娘苦涩一笑,黯然道:“能跟你哥牵扯到一起的人,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关于我哥,他当年为什么要出走?”秦萱眼前一亮,她跟哥哥秦刚兄妹情深,哥哥一走就是三年,生死不明,直到前些天才从叶天那里得知,哥哥已经殉职了的消息。

    老娘叹息道:“你不要再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话音刚落,她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果然是那小子。”老娘掏出手机一看,显得极为无奈,把手机扔给秦萱,然后她走了出去,“他还有几分的情意。唉,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

    听到叶天的声音,秦萱的泪水差点夺眶而出,所有的担惊受怕,惶恐不安都在这一刻化作剧烈的心跳。

    “天哥……”秦萱哽咽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