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大写的牛逼
    “铿锵……”

    火光四溅而起,震得金豹子手臂发麻,砍刀断作两截。

    “金刚不坏之身?”金豹子和马王爷失声大叫。

    叶天扣住孙长风脖子的一只手,自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此刻好整以暇的解释道:“狗屁金刚不坏之身,真无非是真气护体而已,且看我打爆他的护体真气。”

    “蓬蓬蓬……”

    叶天的另一只手攥成拳头,暴雨点般砸落在孙长风胸口。

    拳风呼啸,拳影如狂!

    每一拳落在孙长风胸口,都发出振聋发聩的钢铁碰撞之声。

    “咳……咳咳……咳咳咳……”

    几分钟后,孙长风大口咳出鲜血,面如淡金。

    “打完,收工!”叶天一松手,孙长风倒在地上,一道白光倏然隐没如孙长风体内。

    孙长风此时已是气若游丝,口吐鲜血,趴在地上,似乎随时都会死去。

    捡起龙头拐杖,叶天淡淡一笑,“这是降龙木吧?”

    “咔擦”一声,拇指粗细的拐杖断作数截。

    马王爷倒吸一口凉气,降龙木的硬度堪比钻石,即便用切割机也根本不能把降龙木切断,而叶天却用手把降龙木折断……

    这力量太逆天了!

    传说中的楚霸王,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力量,恐怕也不能跟叶天相提并论吧?

    大写的牛逼啊!

    “你……用的是……纯粹……肉-身力量……咳咳咳……”孙长风眼中满是恐惧,仿佛见了鬼似的,断断续续的道。

    所谓的纯粹力量,指的就是肉-身之力,也就是天生的力量。

    叶天“嗯”了一声,回答得漫不经心。

    孙长风这一刻,想哭都哭不出来。

    他很清楚,若是叶天此时再打出一拳,以他没有真气护体的状态,他的身体会直接被叶天打爆。

    身体一旦爆了,再深厚的真气都形同虚设。

    “谢谢,咳咳……谢谢你饶我不死。”孙长风诚恳的道,口中鲜血狂喷,身上穿着破破烂烂的衣服,狼狈到了极点,再无之间进入病房时的嚣张气场。

    “滚吧。”叶天不耐烦的挥手道。

    “不可能啊……这怎么可能啊……纯粹力量打破护体真气……我想不通……”孙长风抱着脑袋,一连难以置信的表情,几分钟后又嘶声道:“我能不能……咳……把侄子……带走……”

    孙昌硕虽然不是他的儿子,但却是孙家第三代中的唯一一个男丁,若是孙昌硕有什么不测,孙家诺大的家业,将会后继无人。

    虽然已经步入男女平等的二十一世纪,但在各大家族的观念里,家族基业是传男不传女的。

    孙昌硕在孙家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叶天刚要开口时,外面传来一个洪钟大吕般,充斥着不容置疑的声音。

    “当然不能让你带走,孙昌硕犯了法,强尖未遂,他必须接受法律的制裁。”话音未落,一身制服的唐绍基大步流星走了进来,义正言辞的道,“孙昌硕昨晚在青阳区医院职工休息室做出的可耻行为,整个过程都被监控拍下。

    我看过监控,证据确凿,铁证如山,人证物证俱全,我是来抓他归案的。孙长风,还请你配合警方办案。不然,我就以妨碍警方执行公务罪,把你抓起来!”

    此时的唐绍基哪里还有半点老态龙钟的模样?

    掏出逮捕令,在孙长风眼前一晃,证明自己此次行动的合法性。

    说着话,唐绍基又绕到叶天面前,板着的脸孔,此时也露出少许的温和,语气中带着些许讨好之意,“叶天、韩菲,你们看一下这份材料,如果没什么要补充的话,请在末尾签字。”

    唐绍基一挥手,身后的警员把一份材料奉送到叶天手上。

    叶天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让自己签字无非就是走个过程而已,唐绍基这是摆明了要把孙昌硕往死里整。

    韩菲面露犹豫之色,望向叶天。

    “签字吧。”叶天轻声道。

    如果孙昌硕深陷牢狱,那么对韩菲也算是一种补偿,只是有些便宜了孙昌硕的畜生行为。

    韩菲很听叶天的话,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材料下方。

    两人又摁了手印,这才算是把程序走完。

    叶天故意装作不认识唐绍基,“没什么可补充的,我只希望你们警方能秉公执法,该怎么判就怎么判,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这个没问题。”唐绍基很满意的沉声道。“这是警方的使命!呃,对了,鉴于你昨晚的见义勇为行动,我以个人名义为你争取一个优秀市民的称号。”

    叶天微笑道:“那就多谢唐局长了。”

    “你是我选中的女婿,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的。”唐绍基凑到叶天耳边,眉开眼笑,压低声音道。

    叶天有点尴尬,觉得这老头想女婿想疯了。

    要是让唐果那个暴力女警花知道自己就是青云街守护神,估计以唐果的性子,肯定会对自己抡拳头。

    想到这儿,叶天就觉得一阵头疼……

    唐绍基面无表情的望了一眼地上的孙长风。

    虽然他只是青阳区警局的局长,职务不高,但手握实权,代表着官方的势力,即便是孙家也不敢轻易得罪自己。

    “拷上,带走!”唐绍基挺直腰板,一声令下。

    警员掏出手铐,蹲在昏迷的孙昌硕面前,面露犹豫之色,小声道:“局长,他只有一只手,怎么拷?”

    唐绍基骂道:“愚蠢的东西,拷不了手,就把他双脚拷上,免得路上又生出什么幺蛾子。”

    孙长风只能眼睁睁看着孙昌硕被警方像拖死狗似的带走。

    一方面是他现在身受重伤,另一方面则是他也不敢正面与唐绍基作对。

    在唐绍基出现的整个过程中,自始至终他都没看一眼地上躺着的那些昏迷的西装男,更没有询问在他到来之前病房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似乎他来这里的目的,就只是为了抓捕孙昌硕,其余的一切都跟他毫无干系……

    周扬重新给叶天安排病房,而韩菲也在周扬的开导,叶天的鼓励下,同意继续留在青阳区医院。

    虽然接触时间不长,但周扬却看得出来,叶天这个人不简单,叶天和韩菲关系貌似也不寻常,把韩菲挽留在青阳区医院,做这种顺水人情,他何乐而不为?

    自己又不会损失什么,留下韩菲也是合情合理,符合医院管理制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