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59章 允许你们 自我了断
    在三个黄金级的高手面前,叶天居然说出这种话,这让白凝冰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也对叶天心生好奇:

    叶天的手法虽然很下~流邪恶,却能有效的改善自己的寒冰体质。

    这足以说明叶天并不像自己看到的那样不学无术,一无是处。

    此刻,白凝冰竟有些期待叶天还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其实,刚才白凝冰完全沉浸在叶天给她带来的舒爽体验里,所以她并没有看到叶天一招击退山猫时的画面……

    而山猫、土狼和野狐三人则是面面相觑,旋即哈哈大笑起来。

    野狐咧嘴笑道:“小子,虽然你的身手还不错,但你也只是单枪匹马,你自信能打得过我们兄弟三人吗?”

    “你们是人?”叶天蹙眉,森冷的目光从三人脸上逐一扫过,语气冷漠有如从地狱吹来的风,“土狼真名张良,江州人;山猫真名周山民,彭州人;野狐真名郑冶。

    你们三个,还有花妖,四人都是七星道长的弟子。你们以动物为名,行走江湖,烧杀掳掠,无恶不作。十年前就进了国安局的黑名单,遭遇过多次围追堵截,却始终没能把你们剿灭。这次你们既然落到我手上,我就不会再让你们有活命的机会。

    七星道长与我是故交,我是看在他份上,才允许你们自我了断的。”

    山猫身形一颤,呼吸有些急促,涨红了脸,噶声道:“你……你究竟是谁?”

    “凭你还不够资格知道我的底细!”叶天瞥了一眼山猫,慢条斯理的道,“做了那么多坏事,你们的死期已到!”

    野狐此时也是浑身冷汗,手腕一翻,掌中金光暴涨,一记铺天盖地的向着叶天当头碾压而下。

    “破!”

    叶天舌绽春雷,同样也是一掌向上翻起。

    “砰……”

    万道金光从两人双掌交汇处爆发出来,“轰隆”一声巨响,十米之外,西面的一堵墙,已是轰然坍塌。

    “咔擦咔擦……”道道脆响声沿着野狐的手臂闯入体内。

    顷刻间,无数道血光,从野狐身上透射而出。

    “噗噗噗噗……”鲜血飙射中,野狐一米八的壮硕身躯,像是遭遇到万千利刃同时腰斩而过,他的身躯从头到脚,“噗通噗通”一片一片的砸在地上,一道鲜血从脖颈上蹿起,直冲天花板。

    “嘭”的一声,把五米高的天花板砸出一个窟窿。

    透过窟窿,可以看见漫天星光。

    一分钟后,地面上堆满了一片片野狐的肉片。

    连残肢断臂都没有。

    白凝冰当场剧烈呕吐着。

    山猫和土狼都是双手沾满血腥的人,此时见到这样的场面,也是吓得面如土色,牙关打颤。

    他们从没想过,一个人可以死得这么血腥恐怖。

    空气中飘散着血雾。

    中人欲呕。

    “噗通”

    “噗通!”

    山猫和土狼同时跪倒在地。

    叶天浑身浴血,面无表情的看着脚下的山猫和土狼。

    突然,叶天眉头一皱,像是想起了什么。

    “是谁叫你们劫持颜如雪的?”

    听到叶天的问话,山猫颤声道:“你只要放我一条生路,我就……”

    话音未落,叶天已是五指如钩,扣在山猫的头顶。

    山猫“嗷”的一声惨叫,脑袋在叶天五指下,硬生生爆裂,红白之物,喷溅了一地。

    “跟我讨价还价?”叶天吐出一个烟圈,然后轻声说了一个字,“死!”

    眼睁睁的看着山猫死在自己眼前,土狼脸色惨白,嘶声道:“哪怕是死,也不~泄露雇主的底细,这是我们这行的规矩。”

    说着话,土狼一掌拍在自己额头,打碎脑袋,顿时命丧黄泉。

    叶天露出赞许的目光,点头道:“有点骨气,是条汉子。”

    这时候,白凝冰已经把颜如雪身上的绳索解开,不断呼唤着颜如雪的名字。

    而颜如雪却始终没有苏醒的迹象。

    “先把她带出去吧。”叶天挥了挥手,神色有些萧索的跟白凝冰说。

    也知不知怎的,白凝冰这一刻居然没有半点抵触情绪,背起颜如雪就往外走。

    外面一阵脚步声,如滚滚的惊雷般,眨眼间就到了车间外。

    十五个黑衣保镖,如龙似虎,像泥塑般堵在门口,挡住白凝冰的去路。

    人数虽然不多,但气势如虹,杀气腾腾,给人一种千军万马席卷而至的视觉震撼。

    白凝冰心底一寒,下意识的回头望向叶天。

    这时,叶天正缓缓转身,手指擦着脸上的血痕,又云淡风轻的点燃一根烟,喊在嘴上。

    “让……开……”叶天的语速非常缓慢,似乎每个字都耗尽了他全身的力量。

    眼前这些保镖全都是白金级的实力,年纪都在五十岁开外。

    他们看向叶天的眼神中,带着一种猫戏老鼠的嘲讽。

    没有人回应叶天的话,只有一辆迈巴赫缓缓驶来的低沉咆哮声。

    车子停在道路对面。

    保镖自动分开一条路。

    马龙端着两杯红酒,迈开一条长~腿,俊朗的脸上带着自命不凡的儒雅笑容,向叶天走来。

    名贵的皮鞋落在地面,发出“嗒嗒”的清脆响声,带着奇妙的韵律,宛若鼓点般敲碎了夜色下死一般的宁寂。

    白凝冰捂着口鼻,不敢让自己发出半点声响。

    “我是马龙。做我的敌人,我会让你一辈子生不如死;做我的朋友,我会保你一生荣华富贵。”说着话,马龙把手上的一杯酒递给叶天,“做朋友,还是做敌人,由你选择。”

    叶天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马龙向叶天隔空碰杯,也把杯中酒一饮而尽。

    “恭喜少爷,又添一员虎将!”一个身穿天青色唐装的老者,来到马龙身后,满脸堆笑,恭维道。

    十五个保镖也齐声道:“恭喜少爷,又添一员虎将。”

    在江城有这样的风俗,若有人向你敬酒,你喝了对方的就,这就意味着你的答应了对方的要求,而且还成了对方的朋友。

    白凝冰不知道马龙是谁,但以马龙一出场就摆出这样的阵势来分析,这个人非富即贵,绝非等闲之辈。

    这种人想要跟叶天交朋友,无非就是想利用叶天而已。

    更何况谁知道这杯酒中,有没有下毒?

    白凝冰刚要开口阻止叶天喝酒时,叶天已把酒喝入腹中。

    “你不能贪杯呀?防人之心不可无。”白凝冰忍不住气愤的剜了一眼叶天。

    两人今夜毕竟也算是同生共死了一次,白凝冰不希望看到叶天倒在马龙的毒酒下。

    叶天咧嘴一笑,没心没肺的道:“没关系,美酒当前,就跟美色当前一样,若不享受,那是要遭天谴的。”

    马龙鼓掌称赞道:“说得好。”

    “还有吗?”叶天舔~着嘴唇,望着马龙,意犹未尽的问。“82年的拉菲,在如今的市面上,绝大多数是假冒伪劣的。刚才那一口正宗拉菲,勾起了我的酒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